君子银

【厂荡】真相是真 (三)

#不知道为什么距离歌曲本身越来越远了
#如果继续跑偏还是考虑改个名字吧
#ooc我的,bug也是我的

  (三)
  即使过去了好几天,童扬依旧觉得那次见面会就像是一个梦一样。他和明凯拥抱,然后一起完成了各种游戏项目。
  明凯的画工实在是令人无法恭维,但是偏偏童扬总能领悟到明凯想要表达的点。几个人玩了两轮你画我猜,总是明凯和童扬能赢。
  最后主持人都惊呼说:“明凯,你们俩不会串通好了吧?”
  “我选的人,当然是最厉害的了。”明凯笑着回敬。
  这对话主持人和明凯都没放在心上,却偏偏让童扬记下来了。
  回来了之后他从网上搜到了录屏,然后默默的下载下来。
  田野对他在互动时的表现品头论足了一番。通过这番对话童扬才知道,原来那天他们宿舍楼上的这一堆好哥们儿集体翘了课,围着一台电脑看了全场的直播,一边看还一边点评明凯,仿佛是自家闺女要出嫁了,纷纷要给童扬把关。
  “你们下次考试靠自己吧,可别来抄我的了。”童扬无奈的看着田野和金赫奎,“都不想毕业了?”
  这话丝毫没有给田野危机感。他仗着金赫奎在旁边,立志要在被童扬拉黑的边缘疯狂试探:“我们都觉得明凯这个人还不错,童老板有没有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把人收了啊?”
  “人家是大明星,哪能记得我啊。”童扬抱起专业书,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我就当个小透明粉丝就好。”
  “可是那次直播之后你的微博粉丝已经破万了。”田野拽着金赫奎,金赫奎抱着书,当起了童扬的小尾巴,“我觉得你再努努力,让偶像永远记住你不是梦啊,对吧?”
  金赫奎迫于田野的威慑,在一边疯狂点头。
  “那也得有机会啊。”童扬回头看了看田野,无奈的说,“说不定等哪天我就不喜欢明凯了呢?”
  “不可能。”田野肯定的说。
  三个人就这么拉拉扯扯的进了图书馆。今天图书馆的人不多,也就没人在乎他们三个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童扬学习的时候容不得别人打扰,所以田野也先收了要调侃童扬的心思,认认真真的学习。金赫奎和他们不是一个系,于是随便拿了一本经济类的书看了起来。
  等童扬起身去找书的空当,田野拉了拉金赫奎的袖子,小声地说:“我有预感,童老板能上位。”
  金赫奎努力的睁大眼睛来表示自己的疑惑。
  田野看着那即使睁大了也依旧像是一道缝的眼睛,神秘兮兮的把手机给金赫奎看。
  那是一张视频的截图。在童扬走上台的短短几步距离里,明凯的视线有那么一刹那落在了童扬身上。
  图片不甚清晰,无端的带出了一点含情脉脉的味道。
  这能算什么吗?金赫奎有点摸不清田野的心思。就在他准备开口问的时候,瞥见了童扬已经找完了资料准备走回来的动作。
  田野立刻收起手机装出努力学习的样子。金赫奎也装模作样的把书拿起来,目光却偷偷的落向了田野。
  两个人在童扬没注意的情况下完成了一波心电感应。
  “这就是证据啊。”
  坐了一个小时之后田野就拖着金赫奎去买饮料了。以童扬的经验判断,他们两个绝对是一去不复返。
  “帮我带一杯咖啡,少加糖,放在宿舍。”童扬给田野发了一条微信。
  田野回了他一个气哼哼的表情。
  就在童扬打算威逼利诱田野妥协的时候,他的手机振动了几下。
  一个陌生的电话。童扬从脑子里搜寻了一圈,也想不起来这个电话究竟是谁的。
  除了田野和家人,童扬很少能接到电话。
  “喂,你好。”童扬捂着手机,快步走到图书馆门口,“我是童扬。”
  “你好,我是阿布,明凯的经纪人。”阿布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正在光明正大偷听的明凯,“最近有一款新的衣服需要拍效果图,我们觉得你的气质很合适,请问你愿意来试一下吗?”
  童扬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挂掉电话。
  “对不起,你们找错人了吧?”
  “没有啊。”明凯急得接过电话,“上次活动登记的时候那边的服务人员告诉我的,不会错啊。”
  明凯的声音一传过来童扬就愣住了。他最近看了那么多明凯的视频,对于这个声音百分百确定。
  “明明明凯……”
  “你在哪个地方上学?”明凯截住了童扬的话。
  “XX大学。”童扬不假思索。
  “明天中午十一点半我让人到你们大学东门接你,一定要来啊。”明凯一口气说完,猛地把电话挂断,“这不就完了。”
  “你刚刚表现的仿佛是诱拐小朋友的诈骗犯。”阿布拿回自己手机,“不过明凯,你确定要让童扬来试试吗?”
  “你不相信我的眼光啊?”明凯拿起服装的示意图,“我看过这套衣服的设计方案,本来就是要求青涩和温柔的。”
  “咱们公司走温柔风的练习生不少。”阿布反驳道。
  “就他们能达到设计师要求的青涩吗?”明凯摇摇头,“我跟那边的人也说过了,他们也看了童扬的照片,觉得没问题。”
  “那你也没必要让我来打这个电话吧。”
  明凯顿了顿,然后理直气壮的回答阿布:“童扬不是咱们公司的人,你打电话显得比较有诚意。”
  阿布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明凯,最后无奈的摆了摆手。
  “你自己搞的店铺你自己处理好就行,我管不了你这个。不过你也先给我说明白,你最近对于这个叫童扬的人关注的有点多了。”阿布敲了敲桌子,“你现在是个什么想法?”
  明凯收敛了漫不经心的笑容,迟疑了很久。
  阿布看到明凯的手指在衣服上蹭了蹭,指节僵硬的弯曲。 他从明凯出道就开始带着他,对于明凯的小动作都了如指掌。
  这表示明凯正在思考,或者是在做思想斗争。
  “我不知道。”明凯最后决定对阿布坦诚的说,“我觉得我跟他呆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
  阿布搞不懂明凯所谓的舒服是怎样的心灵体验。他皱了皱眉,再次强调了一遍:“你想要让他来拍宣传图我不反对,但是你注意一下分寸,可别乱搞。”
  “你现在的人设很正面,但是不代表没人想找你的茬。”
  明凯平时也听多了阿布的警告或者是劝诫,这一段话在他的脑海里停留了几秒钟就消失了。
  “我不是那种人。”明凯整了整衣服,“哎对,今天晚上要干什么来着。”
  阿布把行程表从一堆杂物中找出来,摆到明凯面前。
  
  童扬在电话挂断之后就无意识的往宿舍走,到了宿舍门口才意识到自己的书全部忘在了图书馆里。
  反正也没人会拿,干脆等着明天去拿好了。 童扬自我安慰了一下,然后推开宿舍的门。
  田野坐在床上跟金赫奎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两个人凑的很近,几乎要贴着对方的脸。听见推门的声音,田野吓得哆嗦了一下,往后缩了缩头,看到是童扬之后才放松下来。
  桌子上放着学校门口买的冰咖啡,散发出淡淡的咖啡香气。
  童扬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总算是冷静了被激动冲昏的头脑。 他看了看床头上贴的课程表,转头看向再度凑到一起的田野和金赫奎:“明天下午我有点事儿,你帮我请个假吧。”
  “行啊,你干什么去?”田野随口一问。
  “拍个照片。”童扬说的很谨慎。
  “拍什么照片啊。”田野反倒被勾起了兴趣,暂时把自己的目光从手机和金赫奎身上挪开,“不会是什么招新或者是展现学校形象的宣传片吧。”
  “给衣服拍个效果图。”童扬简单的解释。
  “给哪家店拍啊,他们这么有眼光的?”田野被震惊了,“童老板你真的要红了啊。”
  “明凯的经纪人打的电话。”童扬尽力平静的说,但尾音还是带了点雀跃,“大概是他们自己的衣服吧。”
  “卧槽。”田野吓得手机都掉了,“真的啊?”
  “嗯。”童扬点了点头。
  “可以啊。”田野立刻正襟危坐,“苟富贵,勿相忘。”
  童扬内心里依旧萦绕着听到明凯声音那一刻的粉红泡泡。而且这个泡泡越来越大,最后在他的心里炸开,像是在汽水里炸开的气泡一样,带着甜蜜。
  如果明凯已经给他打电话了,那么是不是说明,他们的关系真的可以不止是明星和粉丝?
  要是能再靠近一点就好了。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