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豪锐】丧钟为谁而鸣 下

#庭有枇杷树
#今已亭亭如盖已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战地记者们
#bug与ooc请见谅

  从杨英豪的表情来看,闵锐知道他没有说假话。
  “英豪。”闵锐主动坐到杨英豪身边,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你可以都告诉我。”
  “我不能说。”杨英豪低着头,双手依然在颤抖,“天机不可泄露。”
  “那你可以让我猜猜。”闵锐语气温和,“这个钟声是为我而响的,也就是说,它会在我生命有危险的时候响起来,对吗?”
  杨英豪没有回答。
  “那我听见这个声音,就意味着我快要死了,是吗?”闵锐闭上眼睛,慢慢的回忆着钟声敲响的时刻。
  杨英豪依旧没有回答。他抬起头来看着闵锐,眼睛里剩下满满的痛苦。
  “不要说。”杨英豪的声音里带着恳求,“不要说。”
  闵锐忽然笑了笑。他凑过来,额头抵着杨英豪的额头,让两个人的双眼对视。
  “谢谢你救了我一次。”闵锐的双眼微微弯起,笑容很明快。
  杨英豪主动把脸埋到闵锐的怀里。少年撒娇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大型犬科动物,依赖主人,却又极有分寸。
  “我还会救你的。”杨英豪呼吸着闵锐身上的衬衫的味道,一字一顿的承诺道,“你不要怕。”
  闵锐低头看着杨英豪的脊背,不由自主的捏了捏他的后脖颈。
  我不害怕,你也不要害怕啊。
  夜色降临的时候,杨英豪坚持跟闵锐睡在一张床上。闵锐拧不过他,只能把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让两个人的空间尽可能的大一些。
  虽然说是睡觉,但闵锐一点睡意也没有。要说真的能坦然面对生死,闵锐自问还做不到那个程度。
  他自己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在战场上怎么死都有可能,最幸运的其实是被流弹击中,死的没太大痛苦,而且还能留个全尸。闵锐也算见识过无数的死亡,但他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是充满恐惧。那催命的钟声似乎就高高的悬在他的头顶,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窗外忽然传来了喊叫声,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闵锐看着窗外的火光冲天而起,巨大的恐惧再次席卷了他的内心。
  杨英豪被声音和闵锐的异样惊醒了。他搂着闵锐滚下床,随便拿了件衣服递给闵锐,然后跑到门边,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
  闵锐穿衣服的时候发现杨英豪早就穿的整整齐齐。在睡觉的时候,杨英豪就没有放松过警惕。
  “咱们这边暂时没有波及。”杨英豪摸了摸门板的温度,然后用力的拉开了门。
  一群士兵从走廊上跑过去,看见两个人开了门,急匆匆的跟他们说了句什么。
  “他让我们离开。”闵锐对杨英豪说。
  一处爆炸也就意味着另外的每个地方都有可能爆炸。杨英豪抓住闵锐的手,从楼梯上跑下去,找到一片开阔的空地。 在空地上闵锐能看到发生爆炸的是政府军首领开会的地方。那里本来有一栋最完整的建筑,此刻已经化为乌有。
  随后,会议厅旁边的楼也开始被点燃。火势蔓延的很快,并逐渐向贫民区扩散。杨英豪也不敢冒险留在原地,便干脆和闵锐一起往贫民们聚集的地方靠近。
  政府军已经去组织疏散平民,所以现在那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
  闵锐看到下午还在一起玩耍的孩子们正跟着大人们聚集,脸上满是不安和对于战争的麻木。他仔细打量着人群,看到几个孩子还悄悄的给他挥了挥手。
  “你在找谁?” 杨英豪看到闵锐的表情,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他拽了拽闵锐的手腕,让两个人都窝在人群中央:“你在找那个小女孩吗?”
  “嗯。”闵锐点了点头,目光依旧停留在那群孩子中间,“她没有父母,自己跑出来了吗?”
  杨英豪皱着眉头从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确实没看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我去那边帮你问问。你自己在这里,别乱跑啊。”
  “行。”闵锐知道杨英豪担心自己,也不想再让杨英豪分心,“我在这里等你。”
  杨英豪拨开人群,向着那群孩子跑过去,连说带比划的问着那个小女孩。
  闵锐远远的看着杨英豪笨拙的跟对方交流,表情焦急,还有的孩子气的恼怒。 他感觉自己的心正在被杨英豪软化,然后流成一条温暖的河流。
  要是能回国,他想再去跟杨英豪搭档采访,去乡下采风,或者去看看更美好的事物。
  一抹红色从闵锐的眼角划过。他猛地转头,看见那个红裙子的小女孩正在空地上站着,茫然的看着四周。
  “Here!”闵锐冲出人群,一边跑一边向小女孩呼喊。
  小女孩听见了闵锐的呼喊,非但没有向他跑过来,反而转身向着火海里冲。
  仗着身高腿长,闵锐在小姑娘跑回火海之前,精准的拽住了她的胳膊。
  “Go with me,Ok?”闵锐气喘吁吁的看着小女孩,却看到小女孩惊恐的望着他。
  钟声再次响起,并且越发急促。闵锐还没听到过钟声这么急促的响起,像是催命的咒符一点点逼近。
  闵锐的身后传来杨英豪竭尽全力的喊声:“离开她!她身上有炸弹!”
  一阵风掀起女孩的裙摆,露出了绑在她身上的炸弹。
  闵锐往后退了一步。
  轰。
  炸弹响了。
  杨英豪的动作停住了。他没来得及给闵锐施加上任何一个保护的法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飞扬的尘埃笼住了那个身影。
  他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前两天,他才刚刚经历过熟悉的一切。
  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那一次他救了闵锐。
  这一次,他没赶上。
  
  最后,试图冲过去的杨英豪被那个十四岁的小士兵拦住。小士兵执着的拉着杨英豪往后方撤离,表情固执。
  杨英豪凭蛮力挣不开他,但杨英豪也累的不想再用法术。
  他第一次遇见闵锐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他还是一条受伤的幼犬,被闵锐捡回了家里细心照顾。
  他在那时就知道了闵锐是背负着丧钟之鸣的人。那一世闵锐参军,最后被坑杀在京城的北坡。杨英豪修炼出人身后兴冲冲的回去找闵锐,却只看到满院的荒凉。
  之后的每一世,闵锐都没有善终。丧钟之鸣就是个诅咒,任何与它为伴的人都终生不幸。
  从那之后杨英豪苦练法术,只想找到一个能够破除丧钟之鸣的办法。
  他依旧没有找到。
  回国之后,杨英豪继续开始自己的追寻之旅。他去找了很早之前就认识的陈泽坤,请他帮忙留意关于丧钟之鸣的事情。
  陈泽坤答应了。
  后来陈泽坤离开了那座城市,把自己的房子交给了一个叫郭小舟的人。临走之前陈泽坤把自己能找到的所有资料都给了杨英豪,然后疯狂暗示他,郭小舟绝对是能帮的上忙的人。
  杨英豪又去找了郭小舟,顺便认识了一个叫栾雨的人。 他从郭小舟那里听来了栾雨的故事,忽然再次燃起了对于找到解除丧钟之鸣的方法的希望。
  他不想相信命运。
  后来的后来,那个当年十四岁的男孩给杨英豪发来了一封邮件。那里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所有的生活都开始好转。
  照片里,已经变成青年的男孩站在一颗椰枣树前,笑容开朗。 杨英豪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正是当年他和闵锐吃着椰枣走过的小街。
  那棵椰枣树郁郁葱葱的长着,已经很高很高了。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