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豪锐】浮云生死

#江湖故事完结篇
#ooc怪我
#我爱小奶狗

  闵锐从很小就知道,自己不太受家里人待见。他家里很穷,所以每次吃饭闵锐都是最后一个吃,当然吃得也最少。
  最后家里还是揭不开锅了,于是随手把闵锐送给了过路的一个神神叨叨的道士。
  走的那天闵锐没有哭,自己打了个小包袱,老老实实的跟父母道了别,牵着道士的手走了。
  老道士虽然不怎么靠谱,但对闵锐却是一等一的好。两个人相依为命了大半年,最后停在了一个大山庄前。
  闵锐懵懵懂懂的进了山庄,听着老道士跟山庄的主人嘀嘀咕咕半天,最后找了间空屋子住下了。
  “闵锐啊,你好好学本事,学好了本事再来找我啊。”老道士在临走前递给了闵锐一个铁盒子,然后又神神叨叨的走了,还哼着不知名的调子。
  闵锐回屋去之后打开盒子看了看,发现是一把小金锁,上面刻着闵锐的名字。
  盒子底下还压着一张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若是有一天闵锐遇见了一个有着同样的小锁的人,那就是老道士给他找的贵人。
  闵锐没明白这是什么个意思,但是看着这小金锁应该还挺贵的,于是把小金锁放回到盒子里,藏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
  这山庄里的人不多,若说学本事的也只有闵锐一个人。山庄的主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对闵锐挺好,但是在学习上却很严厉,闵锐稍有懈怠就会被责骂。
  为此闵锐也没少吃了苦头。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得爬起来去山上跑圈,回来了之后再去机关室里背书。
  闵锐不知道的是,这山庄可算是有点来头。山庄名为云海山庄,那老头也被称为云海先生,是江湖上制造机关的好手。他所制成的烟幕弹,一直是不少人的必备之物。
  不过这老人生性古怪,说是有缘分的人才能拜入他门下。这么多年来无数的人来云海山庄拜师,都是被他以一句“没有缘分”给堵了回去。
  这么细细的算来,闵锐是这老人家收的第一位徒弟。
  不过闵锐在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他跟着老人学了三年半,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到翩翩少年。到最后老人握着闵锐的手,目光慈爱的看着他,说:“你可以出师了。”
  闵锐跪在老人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他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把小金锁放在自己的包里,在一个夜里离开了云海山庄。
  他想回家去看看。虽然那家人不要他了,但他总得回去看看自己家在哪里。
  离开时的路在闵锐的脑海里描摹的清清楚楚。从云海山庄出发,经过京城,路过听雨湖,沿着潦河顺流而下,最后在会宁城向北走,就到了梦泽城。
   这一路是那个老道士领着他走过来的。那些日子老道士一遍一遍的告诉他,闵锐啊,沿着这一路,你就回家了。
  这一路闵锐走的很顺利,除了在会宁城遇到了一点小插曲。
  他的钱被偷了,而且还是一分没剩的那种。
  当闵锐发现自己的钱丢了的时候,他正在买馒头。小贩看着闵锐拿不出钱来的尴尬表情,非常不耐烦的把他赶到了一边:“去去去,没钱别来耽误别人做生意。”
  闵锐垂头丧气的走到街角,把自己里里外外的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到一枚铜板。
  那他可能根本撑不到梦泽城,就要饿死在半路上了。闵锐把自己环成一团,难过的想着。
  小时候被饥饿支配的恐惧再一次弥漫上心头。家里揭不开锅的日子里,闵锐吃过野草,吃过虫子,甚至连树皮也找来吃过。那个时候肚子里确实有饱胀感,但是四肢百骸里一点力气也没有,让人觉得无比空虚。
  也许是不知道乱吃了什么,闵锐的声音就保持了孩子的样子,尖尖细细的。
  “喂,这是你的包吗?”就在闵锐就要睡着的时候,一个东西碰了碰他的肩。
  闵锐猛地抬起头来。一个男孩拿着一个熟悉的包袱站在他身边,有点别扭的看着闵锐:“给你吧,我不要了。”
  “你偷了我的包?”闵锐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孩。
  男孩刚刚达到他的肩膀,看上去瘦瘦的,此时正摆弄着自己的衣角,耳尖红了一块。
  “嗯……”男孩承认的时候语气弱弱的,但很快就变得好奇,“你包里的那块金锁,是不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士给你的?”
  “你怎么知道?”闵锐抱紧自己的包,不解的看着男孩。那个小金锁上除了闵锐的名字之外只有些乱糟糟的花纹,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谁给的。
  男孩从自己的脖子上拽出一个小金锁,上面正刻着很多杂乱的花纹。闵锐略微打量一眼,就能看出这锁的花纹和他的那个小锁的花纹是一模一样的。
  “那个老道士走的时候告诉我,有个拿着相同小锁的人,会是他给我找的贵人。”男孩把小金锁放回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他蹲到闵锐身边,期待的看着闵锐:“我叫杨英豪。”
  “我叫闵锐。”闵锐不好意思推开杨英豪,就放任对方从自己的身边蹲下,“你是哪里人?”
  “我不知道。”杨英豪摇摇头,满不在乎的回答,“我从记事儿起就是个孤儿了。”
  不知道是不是少年强做坚强的样子太惹人疼了,闵锐心底一软,不由自主的揉了揉杨英豪的头发。
  杨英豪被闵锐的动作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闵锐。
  “咳,你要去哪里?”闵锐咳嗽了一声,从墙跟儿边上站了起来,又顺便给了杨英豪一只手,把他拉起来。
  杨英豪握住闵锐的手,顺势站起来。
  “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他看着闵锐的眼睛,微微仰头,“但是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啊。”
   闵锐承认,在男孩认真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心里的某个地方,有东西悄悄发了芽。
  “我要去梦泽城。”闵锐把包袱丢给了杨英豪,“你拿着。”
  “为什么我拿啊?”杨英豪不理解的抱着包袱,不得不迈大步来跟上闵锐。
  “我拿着的话容易被偷。”闵锐歪了歪头,“你会偷东西的话,你拿着的包就不容易被偷了啊。”
  “我不是小偷!我是正经人!”杨英豪气呼呼的说,但是还是好好的把包袱抱在怀里。
  “那你有没有偷我的包?”
  “……有。”
  “那不就了了。”闵锐弯了弯眼角,“走啦,我们买吃的去。”
  路上多了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奇妙。明明不短的路程,在杨英豪的陪伴下变得近在咫尺。
  闵锐觉得杨英豪完全满足了他对于一个弟弟的全部假设:可爱,贴心,有的时候会发点小脾气,但一般还是稳重可靠。
  只不过有一点闵锐觉得不能理解,那就是杨英豪喜欢无视两个人的身高差,来揉揉他的头顶。 为了迁就杨英豪,他不得不在杨英豪抬起手来的时候蹲下来,让杨英豪顺利的碰到自己的头发。
  但是这样的话,哪怕杨英豪的目的达到了,也总有点不开心。
  闵锐理所应当的把它归结到小孩子心性上。
  到了梦泽城闵锐才知道当年父母为什么要把自己送走。比起听雨城的繁华、会宁城的安定,梦泽城像是这个世界最落魄的一角。 走在街上,一片片凌乱的木屋尽最大努力拥抱着衣衫落魄的百姓们。
  “你家在哪里?”杨英豪问的很平静。他像是经历久了这样的日子,娴熟的避开地上的石块和腐朽的房梁,在屋子与屋子之间穿梭。
  闵锐慢慢的走到一间屋子前,看着门口的石墩上刻下的横线,轻声说:“这里。”
  杨英豪顺着闵锐的目光看下去,看到那些深深地刻痕。
  “小时候我经常在这里蹲着,每到饿得受不了了,就从这里刻一道线。”闵锐伸手想要敲门。但是当他的手碰到门时,那扇木门就吱吱呀呀的开了。
  院子里没有人。各种东西的杂乱的落在地上,院子中央扔着一把锄头,上面沾着些暗红色的痕迹。
  “有人吗?”闵锐的声音在院子里空落落的回荡着。
  杨英豪从闵锐身边溜过去,沿着院子走了一圈,从墙角一个大坛子前停住了脚步。
  “这是干什么用的?”他敲了敲坛子,扭头问闵锐。
  “腌咸菜用的。”闵锐也走过去,摸了摸粗糙的坛壁。
  杨英豪勾起一抹笑容,猛地掀开坛子。
  几块拳头大的石头从坛子里扔出来。闵锐下意识的往后退,却看见杨英豪轻轻松松的把石头拦下来,然后从那个咸菜坛子里拽出来一个散发着霉味儿的男孩。
  男孩看着两个人,翻身起来就要逃跑,却一头撞在了闵锐身上。 他看着闵锐的脸,倔强的梗着脖子:“坏蛋!从我们家滚出去!”
  “怎么说话呢?”杨英豪撇撇嘴,把男孩从闵锐身边拉开,“这是谁啊这?”
  “我是闵锐啊。”闵锐半蹲下来,平视着男孩,“闵言,我是你哥哥啊。”
  男孩怔怔的看着闵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掉下泪来。他想要抹去自己的眼泪,结果却越哭越厉害,最后到上气不接下气。
  “哥哥,咱爹、娘……”闵言一句话也说不利落,小手抓着闵锐的衣角,就是不放开。
  杨英豪看着闵锐耐心的等着闵言哭完,默不作声的转身出去了。这里的路很不好走,但杨英豪走的很快。他觉得自己挺奇怪的。明明这是闵锐与家人相认的时刻,但是他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可能是因为从刚刚开始闵锐就没在看他吧。杨英豪仔细回忆了一下,赌气一般的从路边坐下。
  这样闵锐会不会觉得他无理取闹啊……杨英豪刚坐下一小会儿就开始忐忑了。他怕闵锐看不起他,又害怕闵锐根本没发现他走了。
  他在自己的情绪落了个无可奈何。
  在回去还是不回去里纠结了一会儿,杨英豪不小心看见了一群身影。 他绕过一座房子从背后看过去,正巧看见一群人正在围攻一个少年。
  那少年一把软剑上下翻飞,显得游刃有余。反倒是那群围攻他的人,始终不能给少年造成什么威胁。
  杨英豪躲在屋子后面看了一会儿,凭感觉认定自己应该帮帮那个少年。
  一枚回旋镖从杨英豪的袖子里划出来,带着凛冽的杀气,铛的一声撞在了一人用的大刀上。那人只感觉手腕酸麻,还没反应过来,刀柄便脱了手。
  “漂亮。” 少年笑嘻嘻的喊了一声,卷住另一个人的刀刃向前一拽,第二把刀便铛啷掉在了地上。
  杨英豪又甩出两枚回旋镖,一前一后逼向其中一人的面门。那人不知道这镖从何而来,胡乱的抵挡一气,结果被缴了武器后,又削去了半截头发。
  剩下的人再也不敢乱动,恐惧的看着四周,犹豫了一下,丢下武器四散而逃。
  那少年把软剑卷在手腕上,直直的向着杨英豪藏身的地方走过来,在距离杨英豪只有五步的位置站住:“多谢小兄弟出手啦。”
  “不用不用。”杨英豪从屋子后面走出来,垂头丧气的走到刚刚的地方,把地上的三枚回旋镖捡起来,拍了拍土,又放回到袖子里。
  少年好奇的瞥了一眼他的回旋镖:“你是从会宁城来的?”
  “是。”
  “你的师傅是绝影吗?”少年又问。
  “是。”杨英豪点点头。
  “哇!大师啊!”少年一下子来了兴致,跟在杨英豪后面,“少年你叫什么?”
  “我叫杨英豪。”
  “我叫陈泽坤。”少年甩开手腕上的软剑,卷起地上的尘土,呛得杨英豪咳嗽了一声,“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山去?”
  “上山?” 杨英豪迫不得已停下脚步,“不去。”
  “先别这么着急啊。”陈泽坤不慌不忙的站到杨英豪面前,“你看见这里的人了没有?”
  杨英豪没做声。
  “朝廷不管这里。”陈泽坤拉着杨英豪坐下,丝毫不顾尘土沾在自己的衣服上,“放这里自生自灭。贵族也不管这里,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名利。”
  杨英豪听着陈泽坤的话,忽然开口问:“如果我帮了你,是不是……就有很多人不会挨饿了?”
  “嗯,必须的呀。”陈泽坤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我去。”杨英豪干脆的答应下来。
  他虽然无法改变闵锐以前的经历,但至少可以给闵锐一个更好一点的故乡。
  “说定了。”陈泽坤向杨英豪伸出拳头。
  两只拳头在半空里碰了碰,完成了一个约定。
  “杨英豪!”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来。闵锐撑着膝盖,累的脸色通红,声音也不怎么稳定,有点破音:“你干什么去了?”
  杨英豪慌张的看了看四周,决定撒个小谎:“我听见有人打架,就出来帮了个忙。”
  闵锐冲着杨英豪的脑袋呼了一巴掌:“这么危险你干嘛不给我说一声?”他声音依旧在发抖,还掺上了哽咽:“我家人都没了,要是你也出了意外,想没想过我怎么办?”
  杨英豪第一次听见闵锐承认自己的重要性,兴奋之余也生出了点难过。
  他们都是被幸福抛弃的孩子,倚着彼此才能相依取暖。
  “我错了。”杨英豪主动凑过去搂住闵锐的腰,像只小奶狗一样从闵锐身上蹭了蹭,“我错了。”
  闵锐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噗通一声,落了下去。
  “我答应陈泽坤哥哥要上山去了。”杨英豪的脸埋在闵锐身上,闷声闷气的说。
  “那我也去。”闵锐的声音不容置疑。他偏头看了看陈泽坤,向他抱了抱拳:“他自己去我放心不下。”
  “可是你弟弟呢?”杨英豪抬起头来。
  闵锐一时语塞。他现在也没什么好的想法,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这个我来解决。”
  “明天我的家人要去会宁城避一避。”陈泽坤开口道,“你可以让你弟弟跟我家人一块走。我兄长略通武艺,一路上能护他们周全。”
  “那麻烦你了。”闵锐拉着杨英豪的手腕,再向陈泽坤抱拳,“我回去跟闵言说一声,把他领过来。”
  杨英豪不声不响的被闵锐拉着往回走。
  闵锐走出去几步才意识到,自己没问那人是什么人,也没问杨英豪到底干什么要上山。
  不过杨英豪信得过的人,应该问题不大。
  “你说你,上山去干什么呢?”闵锐嘀咕了一句。
  “我就是……喜欢你啊。”杨英豪最后四个字说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你说什么?”闵锐理所应当的没有听清,便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没什么。”杨英豪摇了摇头,“不过,咱们上了山可能会有危险的,你……”
  闵锐冲杨英豪无奈的笑笑:“你自己答应的时候就没考虑会有危险,是吧?”
  杨英豪无法回答。他自己一个人自然是没什么,最多就是这条命,反正也没什么所谓。但是一旦牵扯上闵锐,杨英豪就不得不多考虑考虑。
  “我没你想的那么弱。”闵锐走进自己家的屋子,把睡着的闵言抱起来。
  “我师傅说过,既然学了一身本领,就要用到正道儿上,为人为己都是好事。”闵锐絮絮叨叨的说着,把那个大坛子的盖子盖回去。
  杨英豪老老实实的听着闵锐的教育。他跟在闵锐身边,忽然想起老道士把他交给绝影时唱的一句歌词,说“贪嗔痴爱唱逍遥,管他几世浮屠颠倒”。
  自此一世,何惧他人说笑。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