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坤勇】孤山不孤 中

#没想到会爆字数
#ooc怪我
#你们要的压寨夫人•孙勇已上线

  店小二被这突兀的一声给吓的跳了起来,膝盖碰在木桌角上,疼得哎哟直叫唤。孙勇不好意思的扶他站好,然后往小二手里塞了十个铜板当赔罪。
  小二拿了铜板,乐呵呵的把地上的碎瓷片扫干净,还给孙勇拿了个新杯子。
  杯子用温水涮过,酒也是温的,刚刚好是口感最佳的时候,但孙勇却觉得这酒苦涩的难以入喉。
  这么几年来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师兄,现在成了一伙儿贼寇的头子。孙勇想破脑袋,也猜不出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今,想要帮着师兄平定一方的梦想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孙勇脸上。
  一桌菜到了最后也没动几筷子。孙勇从酒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沿着街道上没几个人,也没有光,只有孤零零的人影。
  孙勇走在路上,脚步声重重的回响着。附近的客栈都紧紧的关着门,生怕有人闯进来。民居就更不用说了,连窗户都用纸糊了里三层外三层,生怕有人看见了屋里的景象。
  这个时间在听雨城本应该正是热闹的时候,而梦泽城已经沉寂了很久了。
  孙勇无奈,只能折回到那家酒馆,跟人家好说歹说,才得了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拼凑成一人长的空间。木板硌得孙勇浑身不舒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他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勉强垫了一层,才能好好的睡一觉。
  这一觉孙勇睡得不好。他反复的梦见小时候的事儿,包括陈泽坤灿烂的笑容,满天的桃花雨,以及那一口回味无穷的黑芝麻汤圆。
  梦的最后总是他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想哭却又掉不下眼泪。
  第二天早上孙勇被小二晃起来,收拾好自己的包袱,又点了四个包子。临走前,他问那个店小二:“你知道那一字山怎么走吗?”
  小二警惕的看着孙勇,苦口婆心的劝:“客官啊,那一字山上到处都是些贼寇,您可千万别去那里啊。”
  “你就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任凭那小二怎么劝说,孙勇回应的永远是这一句。
  小二见劝不了孙勇,破罐子破摔的回答了孙勇的问题:“从这里往北走,出了城看见的第一座山就是一字山。”
  “多谢。”孙勇又放下十枚铜钱,站起身来离开。那个白玉如意随着他的动作晃了几下,正正好好落在小二的眼里。
  那店小二呆呆地看着孙勇离开的身影,伸手捂住自己嘴巴:“哎哟我的个天呐……”
  顺着小二指的路,孙勇很顺利的找到了一字山。这一字山倒是山如其名,山顶上平平的一道直线,看上去就和一似的。当地人原本把这山叫平山,后来皇帝出游的时候刚好到这里,大笔一挥就给改成了一字山。
  只不过现在这山被一伙贼寇给占住了,根本没人敢独自过来。
  孙勇仰头看了看山顶上的那一横。顺着这个方向,孙勇就可以看到不远处迎风而立的旗帜,上面的字歪歪扭扭的,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等孙勇站到旗子前时他才想起来这字儿为什么会给他熟悉的感觉。那扭曲的笔画,跟那本泛黄的旧书上“陈泽坤”三个字的笔画如出一辙。
  “什么人?”孙勇站到旗帜面前后,立刻就有三五个人围了过来。他们的武器齐刷刷的指向孙勇,警惕的环顾着周围还有没有埋伏。
  孙勇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五杆长矛对着,沉声说:“我要见你们二当家的。”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直接冲孙勇招呼过来。孙勇看着这一通毫无章法的进攻,发出一声冷笑,迎着其中一个人的矛挺上去。那人没见过孙勇这么个打法,迟疑了一下,却被孙勇一手握住矛杆,一推一拉,直接缴了武器。
  拿了长矛的孙勇更是没什么可害怕的了,把长矛当成木棍,抡圆 了横扫一圈,一下子甩出了剩下的四个人。他抢上前两步,趁其中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锋利的矛尖已经直对上那人的脖颈。
  “你们去喊人,要么我在这里把你们解决完了再上去找人。”孙勇往前移动了一下长矛。
  一滴血从那人的脖子上渗出来,然后越流越快。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终回身进了那个山寨。
  “喂,问你句话,你们山上的这位二当家,是什么时候来的?”孙勇看着那四个人离开,手里的劲也稍稍松懈了一点。他看着这山贼也面黄肌瘦,也不像是作威作福的人,反倒像是被迫上山来谋生路的百姓。
  “我也不清楚啊。”那人哭丧着脸,面色惨白的看着距离自己不足一寸的矛尖,“我们就是在这里看个门混口饭吃,哪里知道这么多东西呢?”
  孙勇不动声色的把长矛又退回了一点,让那个人站起身来:“那就好好的等着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孙勇怀疑那几个人是不是自己躲起来的时候,一块石子带着风声从山寨门口直奔孙勇的额头。 孙勇听见那石子飞来的声音,不得已的后退两步,扬起手里的长矛把来势汹汹的石子挑开。
  一串火花从长矛与石子相撞的地方闪过,显示出这枚石子来路不凡。
  “听说有人要找我啊?”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年从山门处绕出来,手里还握着一枚石子。被孙勇胁迫的人就如同见了救星一般,连滚带爬的跑到那少年身边,喘气声就连孙勇都听得清楚。
  孙勇在这少年一露面时就笑了。他把长矛往地上一扔,从自己与少年前进的路线上隔出一道界限。
  “陈泽坤。”短短三个字,孙勇却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力气。
  陈泽坤脸色没变,只是把手里的石子扔掉:“是你啊。”
  “你跟我回去找师傅。”孙勇站在长矛的一侧,看着陈泽坤一步一步走到长矛边上站定。
  少年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但却又如此陌生。
  “如果我说不呢?”陈泽坤笑得一如往昔,像是在逗小孩儿一样,语气也带着调笑。
  孙勇猛地出剑。软剑如同吐着星子的毒蛇,闪电一般的向陈泽坤脖颈上缠去。
  “哇你这就要开打啊?”陈泽坤立刻后跳,紧跟着也出了剑。两把出于同门的软剑在半空中相绕,然后随着各自主人的动作飞散开。
  孙勇不理会陈泽坤的话,一剑一剑向着陈泽坤的要害处。陈泽坤在不大的空地上左躲右闪,就是不跟孙勇硬碰硬。
  几回合下来,孙勇一点优势也没捞着。
  “师傅没告诉你要冷静吗?”陈泽坤甩了甩手腕,“来来来,师兄教给你软剑的正确使用方式。”
  孙勇屏气凝神的看着陈泽坤的动作,随时准备接招。
  随后,他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道风声。
  一块石子精确的打在孙勇的后脖颈上。孙勇连一点抵挡都没有,就被这背后来的阴招放倒了。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孩坐在高大的枝桠上,一只脚在半空中悬着:“泽坤哥哥,我觉得你这样不对啊。”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啊。”陈泽坤翻了个白眼,“你赶快下来吧,坐在那里我看着头晕。”
  男孩轻巧的从树上跳下来:“你刚刚让闵锐干什么去了,非得要现在去?”
  陈泽坤忙着把孙勇抱住,但还是分出神来回答了一句:“怎么,我支使闵锐让你心疼啦?”
  “我随便一问。”男孩哼了一声。
  “没事儿,英豪,喜欢人家要大胆的说,老是从我这里侧敲旁击,你一辈子也追不上闵锐。”陈泽坤终于把孙勇背在了身上,“这小子在我走了这几年真是胖了不少,我都要扛不动了。”
  男孩学着陈泽坤的样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谁让你非得要把这个小哥哥带回去。你带他回去,小心老大盘问你。”
  “我就说我抢了个媳妇儿回来。”陈泽坤笑得没心没肺,一点也不在乎男孩担忧的表情。
  男孩看着陈泽坤的样子,内心里亮起了警戒灯:“那我先溜了,你自己处理好这人,别被人家打死了。”
  不等陈泽坤说话,男孩就消失在下山的路上。
  “这小子真是没义气。”陈泽坤回头看了一眼,夸张的摇了摇头。他一边背着孙勇往寨子里面走,一边嘟嘟囔囔的:“你不会真的要打我吧?你忍心打我吗?不忍心的吧?”
  “哎,我的小哭包最好了。”
  
  
  
  
  
  

评论(2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