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舅夜】 曾少年 下

#完结篇
#流水账式小甜饼
#国际三禁

  两个人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没有纠结,也没有挣扎,平平常常的就像是每个星期都要经历的考试。陈圣俊依旧天天跟在苏汉伟身边,给他接水,买零食。苏汉伟也依旧嫌弃的看着陈圣俊,假装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但是陈圣俊总能在苏汉伟每一个小表情里看出苏汉伟满满的骄傲。
  其实总的来说,第三个学期是他们两个过的最艰难的一个学期。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苏汉伟的成绩开始出现波动,甚至好几次都只考了班级中游水平。而陈圣俊的成绩反而在不断拔高,甚至一度跟苏汉伟只差了两名。
  苏汉伟表面上装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每天依旧跟班里的同学们说说笑笑。但他越是这样陈圣俊就越是担心他,恨不得自己能做到寸步不离。
  直到有一天晚上,陈圣俊日常性的去小凉亭里看月亮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酸伟?”陈圣俊快步跑过去,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
  苏汉伟立刻没有回头,先拿手抹了一把脸。
  隔着清澈的月光,陈圣俊看到苏汉伟脸上满是泪水。
  “酸伟,不哭。”陈圣俊从背后抱住苏汉伟,把嘴凑到苏汉伟的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会更好的。”
  “会更好的。”
  苏汉伟一言不发的任由陈圣俊抱着。直到一阵夜风吹得陈圣俊哆嗦了一下,苏汉伟才像是回过神来,反手紧紧的抱住了陈圣俊。
  “要是下个学期我也要走了怎么办?”
  “那我陪酸伟一起走。”陈圣俊立刻接话。他揉了揉苏汉伟的头发,像是无数个课间对苏汉伟做的那样:“酸伟,没关系。”
  “sb你疯了吗?” 苏汉伟瞪大眼睛,疯狂的拍打着陈圣俊的后背,“在这里这么好的老师,这么好的资源!你能走的更远!”
  “但是没有你。”陈圣俊把脸埋在苏汉伟的肩上,闷声说,“我只要你。”
  要是没有遇见苏汉伟,陈圣俊觉得自己不可能在这里待下去,说不定早就收拾东西回韩国了。他能感受到自己在一天天的改变,而这些改变,都是苏汉伟带给他的。
  苏汉伟一下子哑了火。他看向远处,看到路灯下面有光,驱散了一大片影子。
  “谁都不走。”苏汉伟喃喃的说,“咱们都要留到最后。”
  磕磕绊绊的第三个学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最后苏汉伟和陈圣俊分别以第五名和第二十三名的成绩留到了第四学期。
  第四学期是整个计划的最后一个学期。其实大部分课程都已经学完了,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是到学校的实验室里去,参加具体的实验研究。
  这个学期大家都空前的忙碌。苏汉伟和陈圣俊主攻的方向不同,一个是生命科学,一个是基础物理。陈圣俊每天早上会跟苏汉伟一起出发,到食堂买好早餐,然后再一起走到实验楼去。
  两个学科的实验楼挨得不远,所以每天晚上离开的时候,陈圣俊也都会特意绕到生物楼去,看看苏汉伟的项目结束了吗,然后再一起回宿舍。 苏汉伟也会在做完实验之后来物理楼看看,有时候就坐在楼梯前,一边看书,一边等着陈圣俊匆匆忙忙的跑出来。
  再之后每次有人看到苏汉伟站在门口等着陈圣俊,都会笑着跟陈圣俊说:“你的小男友来了啊。”
  陈圣俊也不反驳,只是笑笑。
  有时候陈圣俊需要在实验室通宵,就会让人跑下去给苏汉伟托口信,让苏汉伟先回去。这时苏汉伟就会站起来,拍拍衣服,冲着陈圣俊实验室的窗户用力挥一挥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陈圣俊也会向苏汉伟挥一挥手。
  两个人视线不会交错,但眼里只有彼此的影子。
  最后陈圣俊的综合排名是全班第十三名,而苏汉伟是第二名。结业的那一天晚上学校给这七十个孩子办了一场晚会,由老师给他们颁发了结业证书。
  晚会上陈圣俊在接过导师给的证书时掉了眼泪。他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只能是深深地给老师鞠了一躬。
  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两句话。
  “你长大了啊。”
  “跟小伟好好的。”
  陈圣俊点了点头。当他再抬起头时苏汉伟正好也看过来,陈圣俊明显的看到苏汉伟眼里有些闪光。
  颁完证书就是一些节目。陈圣俊记不太清到底有多少个节目了,只记得其中有一首歌。那首歌调子很轻快,但是唱歌的女生拿着话筒,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许多年前  你也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结业照的时候陈圣俊和苏汉伟站在一起。苏汉伟站在前面,陈圣俊站在后面,把手放在苏汉伟的肩上。
  照片上的所有人都在笑。
  他们有能够心算各种复杂算式的天才少女,也有有点自闭倾向的问题儿童,他们在这张照片上找到了最后的共同点。
  他们都长大了。
  陈圣俊最后没有遵从老师的想法去搞科研,而是留在学校里当了老师。苏汉伟则当起了实验室的长住居民,每天为了一个小数据而努力。他们两个在学校宿舍里住了几年,然后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一起买了一套房子。位置是陈圣俊定的,但是装修什么的都按照苏汉伟的想法来。
  又过了几年,两个人在国外低调的结了婚。结婚的那天陈圣俊穿着黑色的西装,拉着穿着白色西装的苏汉伟,沿着长长的红毯,一路走到繁花簇拥的拱门。
  陈圣俊把戒指带到苏汉伟的手指上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酸伟,想在一起。”
  在中国生活的这段时间里,陈圣俊的中文已经非常好了,但在苏汉伟听来,依旧是那一年阳光里那句怪里怪气的中文。
  “sb,”苏汉伟笑着锤了陈圣俊一下。
  “我爱你。”
  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当年跟苏汉伟同宿舍的几个男生坐在一桌上,大声的起哄,让他们亲一个。
  苏汉伟冲那个方向竖了个中指,然后就被陈圣俊拉过来,交换了一个吻。
  那些少年的事,都将沉淀成对我们未来最好的馈赠。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