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剧本

#一个很随便的脑洞
#ooc怪我

剧本
  我可能是爱上他了。
  童扬抱着热水袋,躺在剧组提供的躺椅上。他刚刚淋了满身的水,眼角上还挂着没干的眼泪。跟他对戏的明凯正躺在不远的一边,脸上盖着一条毛巾。
  刚刚结束的镜头也很老套,无非是两个人站在雨里,一个走,一个留。童扬虽说是新人,但也算正经的科班出身,这场戏对于他来说没什么难度。
  但是让他忽然有了错觉的,是刚刚明凯的一个吻。
  本来明凯不应该去吻他。剧本里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人只是对视,雨水从天上落下来,砸在两个人身上。然后童扬应该要转身离开,结果被明凯一把拉住胳膊。
  而明凯应该只是深深地看着他,眼里要有绝望和疯狂。
  他们演的一对恋人,在战火硝烟中,在不同的阵营里,最后只能分道扬镳。
  [徐英转身要走,结果却被洛启程拉住。他猛地回头,想要一把甩开洛启程,结果却看到那人眼里浓到化不开的绝望。]
  [徐英定在原地。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水,露出了一个故作轻松的笑。]
  [你留不住我的,你知道。]
  可是在童扬正准备说出那句烂熟于心的台词时,明凯忽然把他往自己的身边一拉,然后毫不顾忌的——当着所有镜头的面,用力吻了下去。
  童扬能感受到明凯的情感。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把明凯推开然后请求重录,但是当童扬望进明凯的眼睛时,他忽然忘记了挣扎。
  在那个时刻——或许仅仅是在那个时刻,童扬体会到了爱别离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紧紧的抓住明凯的衣角,眼睛微微的闭上,任由着风裹着雨滴狠狠地撕扯着他。
  然后直到明凯松开手。
  当明凯松开手时,童扬依旧在怔怔的看着他。仿佛是受到了引领一般,童扬微微低下头,抚了抚自己的衣袖,像是要抹掉什么脏东西。
  然后童扬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说:“你留不住我的。”
  随后就是导演喊cut的声音以及热烈的掌声。洒水机停下工作,让几位助理拿着大浴巾来裹住自己的艺人。童扬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大浴巾罩住了,而当他把浴巾从自己的头上扯下来的时候,明凯已经走开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吻我呢。童扬看着那个背影,没理会旁边田野絮絮叨叨的啰嗦。他盯着明凯看了一会儿,接过田野递过来的水杯,无意识的喝了一口。
  温热的水进了胃里面,终于驱散了一丝寒意。童扬听见导演和编剧讨论着刚刚那个镜头,紧张的舔了舔嘴角。
  这个剧本是童扬自己选下来的。他作为一个新人,可挑选的余地并不多。选择这种小成本的网络剧,靠着原著的粉丝的支持,或许能成为他的一个契机。

  可是千算万算,童扬没有想到,明凯来了。
  明凯作为一个演员,风头正盛。他是演偶像剧出道,结果凭借着自己的外形和性格迅速走红,常年被挂在热搜榜上。在童扬看来,明凯对于网络剧这种资源应该是不屑一顾的。

  更何况,这部剧又是敏感话题,一旦出了差错,那可能会给自己抹黑。
  童扬一直是明凯的粉丝。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算顺利。童扬和明凯握了握手,然后互相点了点头,交换了名字。
当然在握手的时候,童扬整个人有一丝丝的僵硬,换来了明凯一个安慰性质的微笑。
  “你别紧张啊,把我当成洛启程就好了。”明凯笑笑,“期待合作。”
  童扬点了点头——他想不出另外的表情和动作:“你好,我是徐英。”
  前面几场戏都是分开拍的,没有对手戏。导演私下里跟童扬聊过,说是让两个人熟悉熟悉再拍感情戏,顺便让童扬多去看看明凯的戏。童扬也知道导演希望自己能早点进入状态,于是天天领着田野,搬着小凳子坐在拍摄现场边上,甚至亲自去帮忙搬道具。
  有的时候他也自己翻翻剧本,翻翻原著,领会一下徐英在各种情景下的心态。导演也早就说好第一场对手戏就要拍雨里面的戏,让童扬早点准备。
  在来拍之外,童扬自认已经做了无数的准备,结果上来就让他猝不及防。
  毫无预兆的吻戏。
  “没事吧你?”田野担忧的看着童扬,不放心的伸手在童扬眼前挥了挥,“要不先把感情戏放放?”
  “当然没事。”童扬抓住田野的手,犹豫着问了一句,“你说,明凯他为什么要加吻戏啊。”
  “什么?”田野没听清,追着问了一遍。
  “没问什么。”童扬摇了摇头,“我的错觉吧。”
  后面的几场戏都很顺利。童扬和明凯之间的对手戏也拍的很快,两个人像是有什么默契一般,拍什么都能有种让人恍惚的真实感。
  唯一的卡顿是拍徐英和洛启程在晚宴上相遇的那一场。
  [徐英端着酒杯站在人群中,听着歌女在吚吚哑哑的唱着,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摆手脚要好些。拉他来的朋友早就不知道溜去哪儿快活去了,只剩下徐英一个人挤在人潮里。]
  [他正寻思着要不自己也一走了之,结果却听见人群里传来一声枪响。汹涌的人潮迅速开始慌乱,徐英本来就瘦削,被这么一挤,更是站不住脚,险些摔在地上。]
  [不过一双手撑住了他。徐英回头看去,正巧望进了一双眸子里。那人揽着徐英的腰扶他站稳,然后推开人群往里走去。徐英往前两步拉住那人的衣服,开口问他叫什么名字。那人笑了笑,回答说:“洛启程。”]
  “等会儿。”导演挥手示意摄像停下,然后叫了童扬,“徐英,你是在仓促之中被人扶住了,怎么现在感觉是你被洛启程拿枪顶住后背了似的?”
  童扬尴尬的站好。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尽量表现出那种猝不及防的感觉,但是他克制不住在明凯扶上他之前就变成了一条直挺挺的棍子。
  明凯被突然截住,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甩了甩手。群众演员们也纷纷活动了一下手脚,向着童扬投去了理解的目光。
  “我试试。”童扬低头不安的看了看地面,声音有些犹豫,“我再试一次。”
  这次并没有比上次好很多。童扬在自己被扶住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自己的表现。导演似乎也看出童扬的状态不对,表情有些无奈:“在雨里拍的那场不是很自然吗?怎么现在反而不行了?”
  童扬不说话。他没办法说正是雨里那场戏,才让他对于两个人的身体接触产生了抗拒。就那一个眼神,让童扬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面对洛启程还是明凯。
  明凯对于任何人,都能做出那种深情地眼神吗?都能吻下去吗?童扬试图慢慢的靠近,但是他又很害怕这真的像是明凯自己所说的那样,把两个人完全的当成了洛启程和徐英。
  “你们两个讨论一下好吗?”导演看了看明凯,直到得到了明凯肯定的答复之后,示意其他几个配角先来拍别的戏份。童扬默默的跟着明凯走到场地边缘上,然后直直的看着镜头不断的移动。
  一瓶水被塞到了童扬手里。明凯坐到他身边,无比自然的把胳膊搭在了童扬肩上:“喂,等着仗打完了,我领你去看看日出怎么样。”
  童扬听得出这是一句台词。在洛启程还不知道徐英留在他身边是为了打探消息时,他坐在草地上,抱着徐英不松手,然后说着未来想做的事。
  “行啊。”童扬慢慢的说,嘴角带着一丝笑容,“咱俩租一辆马车,然后到处走走,想停在哪儿就停在哪儿。”
  他感到明凯在试探性的靠近。童扬强行放松自己,然后顺着明凯的力道,把头放在了明凯的肩上。
  [洛启程看到徐英的眼角有眼泪。他手忙脚乱的帮徐英擦掉,小心翼翼的问他怎么了。]
  [徐英笑着说:“没事,忽然觉得很爱你而已。”]
  从那之后童扬就算是和明凯锁在了一起,到哪里都是两人现身。明凯时常跟童扬勾肩搭背,搂搂抱抱,誓要闪瞎单身狗的双眼。童扬则是一忍二让三纵容,总是被搞得无奈,只好笑着叹气。
  两个人越来越亲密的同时,童扬内心的不安越来越扩大。明凯变得越来越像是洛启程,连一些书里描写的小动作都学的有模有样。
他甚至会在空闲的时候盯着童扬看,开一些点到为止的有色笑话,而这些都是洛启程会对徐英所做的。
  童扬觉得自己正在被迫变成徐英。他眷恋着这种炽热的爱,但是又只能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洛启程给徐英的爱,而不是明凯给童扬的。
  
故事里的浓烈爱情永垂不朽,但是在生活中的他们却可能是殊途陌路。
  网剧的结尾也是童扬和明凯拍的最后一场对手戏。
  [徐英又一次见到了洛启程。他们站在满是硝烟的街道上,周围铺满了血和尸体。]
  [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
  [徐英强撑着身体,让自己像往常一样站的笔直。他和洛启程隔着不到五米的距离望着,像是忽然都陷入了过去的岁月里。全部的记忆都碾成了粉尘,压在喉咙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洛启程看着徐英举起了枪,他也举起了枪。战争即将结束了,而这样也许算得上是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结局。他只求这两条游魂可以一同奔向地狱里,等下一辈子再一起去看看日出。]
  [枪响了。洛启程看着徐英倒下去,但是自己的身上一丝血花都没见着。他看到徐英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眼里倒映着热烈的红色。]
  [徐英又骗了他。那把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
  童扬胸前的血包炸开,他也跟着仰倒下去。他听见明凯的声音,遥远的像是空气里散开的灰尘。
  “你又骗我。”这句台词扎在童扬的心里。童扬觉得自己在那一刹那分裂成了两个自己,一边是徐英,一边是童扬。
  童扬忽然想问问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动心,到底是对着明凯,还是对着洛启程。
  但他没问。他被明凯从地上拉起来,全剧组都开始欢呼。
  终于结束了。童扬如释重负的想。
  回到家里之后童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任凭田野怎么劝也不出来。田野数次敲门无果之后,气呼呼的去找自己那个傻白甜男朋友撒气去了——那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男生总是和田野吵吵闹闹的。
  童扬一遍一遍的强迫自己思考,但是骤然分开的思念蓦然间席卷了他。明凯那些看似很随意的触碰都成了童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像是蛋糕上的奶油,要是没有的话,总觉得缺了什么。
  这个原来并不重要的问题开始困扰童扬。
  他无法出戏了。

  此时的童扬更加急于要一个答案。他几次想要给明凯发微信,但是打上了一段字又全部删去了。如果脱去了徐英和洛启程这一层身份,童扬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去打扰明凯是无礼的。
  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麻烦,何必要扯上别人。况且明凯的日程要比童扬忙很多,在这部剧拍完的空档期,明凯还要作为形象大使去出席一项慈善活动,还要当一档综艺节目的特邀嘉宾。
  也许下一次两个人一起忙碌,就要是网剧的宣传了。童扬拿着手机,叹了口气,然后开始给田野发消息问自己的行程安排。
  即使与男朋友在一起也没影响了田野回复信息的速度。童扬看着田野秒回的一张工作单,开始在自己的日历上标画。
  紧接着童扬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把笔放到一边,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喂,你好。”
  “你好。”对面传来的声音却让童扬手一抖,把那支笔碰掉在地上,“童扬吗?”
  “嗯。”童扬听见明凯的声音,也顾不上捡那支笔,“怎么了?”
  “我有点想你。”明凯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我觉得太打扰你了不敢说……但是我们能不能一起出来吃个饭?”
  “是洛启程在想徐英吗?”童扬放轻了声音,生怕自己打扰到什么。
  “是明凯在想童扬。”明凯似乎是笑了笑,“我没有把你当成过徐英。自从拍摄结束了之后,我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我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问题。”
  童扬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一点快:“缺点什么?”

  “缺点你。”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