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年少有为

#收入本子的最后一篇真相是真的番外
#还是给大家放出来叭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童扬早上是被猫柔软的爪子踩起来的。软软的肉垫在童扬的胳膊上踩了几下,那猫咪见童扬还不起来,干脆一爪子按在了自家主人的脸上。
  “哎。”童扬连忙把那猫爪子挪开,揉着眼睛坐起来。猫的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似乎是有些不满似的,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童扬,小爪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猫的爪子即将再次按到童扬的脸上的时候,一只手捏住猫咪的后颈皮,轻轻松松的把它揪了起来。
  “谁让你上床的?”明凯把猫放到地上,敲了敲猫咪的脑袋,“下次打你,知不知道?”
  猫咪愤怒的甩了甩尾巴,炸起一身的毛。
  “你还不服气了?”明凯见这猫的反应着实有趣,干脆蹲下去,跟猫大眼瞪小眼,“你这……”
  话音还没落下去,猫猛地在明凯鼻子上拍了一爪子,然后趾高气扬的从开着的门中间走过去了。
  童扬强忍着笑意,看明凯一脸震惊的回过头来:“它还打我?”
  “你跟一只猫计较什么?”童扬懒洋洋的套了一件白T恤,踩着拖鞋,晃晃悠悠的往厨房里走,“今天田野要过来,得收拾一下家里。”
  “猫这脾气还不是你惯出来的。”明凯自然而然的搂住童扬的肩膀,亲了亲童扬的侧脸。
  童扬猝不及防的被亲了一下,本能的推了明凯一把,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大早上的,干什么呢你?”
  “我亲我老婆还不行吗?”明凯被童扬推了一下,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在家又没人看见。”
  童扬咳嗽一声,绕过明凯走到客厅的角落里去,从柜子里拿出一袋猫粮,倒在旁边蓝色的小食盆里。
  而那只刚刚消失不见的猫忽然从沙发底下钻出来,得意的冲着明凯甩了甩尾巴,故意溜到童扬脚边,仰起脸来,发出一声软软的叫声。
  童扬把猫粮袋子放到地上,伸手揉了揉猫的小脑袋。
  明凯无可奈何的看着那只猫。这猫是前段时间他跟阿布要来的,想着童扬在家的时候也能有个小家伙儿陪着他。
  可谁知道这么一来,明凯自己的家庭地位反而直线下降,连只猫还不如。
  “早上吃什么?”童扬喂完了猫,转过头来看看明凯,强忍住笑意,“你搞什么啊。”
  “你搞什么啊。”明凯控诉道,“这猫它刚刚挑衅我。”
  “那你又舍不得打它。”童扬用拖鞋蹭了蹭猫的尾巴尖上那一撮毛,看着那条白色的尾巴胡乱的甩动了一下,“不也是你宠的吗?”
  “是啊,你宠着它,我还不得宠着你啊。”明凯故意长长的叹了口气,“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滴?”
  童扬终于笑出声来,伸手在明凯的脑袋上揉了一把,像是对待某只大型犬科动物。
  “今天田野和金赫奎要来,李汭璨和赵志铭要来,苏汉伟和陈圣俊也要来。”明凯心情舒畅了不少,从小烤箱里拿出一个热气腾腾的三明治塞到童扬手里,“你先吃早饭,我看看今天中午做点什么吃的。”
  “订个外卖,再简单做一点就可以了。”童扬咬了一口三明治,声音有点含糊不清,“田野说他大概十点多到,让金赫奎过来帮把手。”
  “赵志铭怎么就没这个觉悟呢。”明凯想起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那个陈圣俊呢?”童扬歪了歪头,看见明凯从冰箱里拿出前几天买好的鸡翅,泡到水里,“他是……”
  “工作室新签下来的艺人,苏汉伟从韩国挖过来的,挺有潜力。”明凯把水盆放到一边,“等会儿你下去买一瓶可乐回来吧。”
  童扬仔仔细细的咽下了最后一口三明治,拍了拍手上的碎屑,从门口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很薄的外套,踩着人字拖就出了门。
  小商店就在小区的门口,里面的阿姨跟童扬也认识了很长时间。
  “怎么忽然买可乐?”阿姨收了钱,笑眯眯的把可乐递给童扬,“家里来客人?”
  “嗯,几个大学的朋友。”童扬笑笑。
  “朋友是该多聚聚。”阿姨的声音跟着童扬出了小商店的门。
  童扬回家之后看见明凯正在跟牛排作斗争。家里的猫躺在客厅的小窝里面,听见声音后懒洋洋的抬头来看了童扬一眼,算是赏了他一个面子。
  “你帮我拿个黑椒汁来,在冰箱里。”明凯接过童扬手里的可乐,“刚刚赵志铭打了电话,马上就到了。”
  童扬从冰箱里翻出黑椒汁来递给明凯。明凯把黑椒汁打开,在每一块牛排上刷了厚厚的一层。
  赵志铭到的时候明凯已经搞定了那几块牛排。李汭璨手里提了一瓶红酒,看着赵志铭一来就像主人似的往沙发上一躺,笑得像个小狐狸。
  “起来啦,起来。”李汭璨踢了踢赵志铭的腿,说着带口音的汉语,“去帮忙。”
  “你怎么不去帮忙呢,畜牲啊你。”赵志铭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但还是翻个身爬起来,溜到厨房里去帮忙。李汭璨也跟着过去,站在厨房门口盯着赵志铭笑。
  厨房本来就不大,一时间倒是塞满了人。
  苏汉伟和陈圣俊十一点多才到,刚来就赶上明凯忍无可忍的把帮倒忙的赵志铭赶出来。赵志铭冷眼看着毫不留情嘲讽他的李汭璨,心里那把刀开始沙沙的磨了起来。
  苏汉伟跟赵志铭也很熟,脑子转了转就猜出刚刚发生了什么,跟着加入到嫌弃赵志铭的队伍里。陈圣俊还听不懂那么多中文,看着苏汉伟笑得开心,自己也跟着傻笑。
  而田野和金赫奎则在路上被堵了一个多小时,来的时候田野还一脸愤愤不平。
  “搞什么啊田野?”赵志铭从被围攻的状态里脱身出来,立刻去攻击田野,“云南野鸽子怎么晚来这么久啊?”
  田野缩在金赫奎的后面,用金赫奎这个人性盾牌挡住赵志铭的疯狂输出:“我不是怕你把明凯家的厨房炸了吗?”
  金赫奎躲了一下,递给童扬一个求助的眼神。童扬正抱着胳膊看着热闹,接收到金赫奎的求助信号,立刻往厨房里一钻,根本不理这可怜的大兄弟。
  明凯憋住笑,撞了撞童扬的肩膀:“可以啊,学坏了。”
  被客厅里的热闹吓到厨房里来的猫长长的喵了一声,算作是附和。
  “这样挺好的。”童扬探出头去看看客厅,避开了田野谴责的目光,“阿布来吗?”
  “他不来。”明凯把可乐鸡翅盛到白瓷盘里,“他让我给大家捎一句话来着。”
  “说什么?”
  “祝你们年少有为。”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