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舅夜】行至终局

#送给我们最好的舅夜
#致那段不再回来的时光
#祝你们前程似锦

行至终局
  这个故事注定要走到结尾,虽然它不一定那么圆满。
  苏汉伟在离开训练室的时候只拿了衣服和一些粉丝们的礼物,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他都统统扔进了一个大纸箱,假装成留给WE的礼物。
  向人杰和柯昌宇退役的比苏汉伟还要早,这一天早早的就在基地门口等他。南东贤把苏汉伟的行李提到楼下,笑着向这个并不高大、甚至看上去有些小小的男孩子告别。
  没有人知道在2018年的苏汉伟到底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他没日没夜的rank,训练,每天几乎要把自己扔在训练室里。在陈圣俊走了之后,苏汉伟凭借一己之力再次撑起了WE的红色奇迹,带领着几乎是全新的WE冲进了S9世界赛。
  可是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终点了。苏汉伟决定要退役的时候很平静,就像是说“我们去吃火锅吧”一样平静。以至于在苏汉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兽愣了一下,才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小伟你说啥呢?”
  但是这是苏汉伟决定好的路。
  他走的比当年陈圣俊走的还要果断,引起的波澜也不小。小队员们都很懂事,排着队跟苏老板道了别。
  苏汉伟揉了揉每个人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种老去的感觉。等到了小中单的时候,苏汉伟沉默了一会儿,冲着小孩伸出手来:“加油。”
  小中单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他伸出手跟苏汉伟握了握,郑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苏汉伟转身跟南东贤拥抱了一下。他们当年S7的队员,终于只剩下了他一个还坚持在赛场上,尽管只是没法上场的替补。
  “我会看好孩子们的。”南东贤没哭,脸上是招牌的甜甜的笑,“你们放心就是了。”
  “又不是见不到了,西八。”苏汉伟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我会回来看看你们的。”

  一步步离开WE的时候苏汉伟没有回头。他知道很多人站在门口看他,但是他终究还是要承认,自己像个懦夫一样,想要逃开。
  WE.xiye断开连接。
  柯昌宇按了按车喇叭。向人杰下了车,帮苏汉伟把行李箱放到车后备箱里,然后跟着苏汉伟一起上了车。柯昌宇熟练的发动了车子,用像是原来大家在比赛完一起聊天时的语气,无比熟稔的说:“去吃火锅吧,我请。”
  “去去去。”向人杰立刻应和,“腿哥这是有钱了啊,愿意请客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苏老板表示不屑。他倚在车的座椅上,像是原来躺在电竞椅上一般:“向人杰日常不当人啊。”
  “过奖过奖。”向人杰回敬一句。
  之后三个人就没怎么说话。苏汉伟能敏锐的感受到这两个人是在照顾自己的情绪,但是他确实是没有一丝一毫想要说话的动力了。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但也算是个结束。
  到了火锅店之后三个人急不可耐的点了满满一桌的菜。火锅辣汤确实够味,配上冰镇啤酒,三个人闷着头吃,谁也不说话。
  周围一片喧腾,只有他们寂静的宛如一座孤岛。

  终于,在咕噜咕噜的沸腾声中,向人杰放下筷子,仰头喝了一口酒:“你去韩国看看吗?”
  苏汉伟原本正在锅里捞一个鱼丸,不知怎么的,那个鱼丸竟然又从筷子中间滑进了锅里。
  柯昌宇用胳膊肘戳了向人杰一下,然后用漏勺把那个鱼丸捞到苏汉伟的碗里:“吃完饭再说吧。”
  “去,怎么不去。”苏汉伟戳了戳那个倒霉的鱼丸,也喝了一口啤酒。他像是有一点醉了,啤酒沫顺着他的嘴角滑到脖子上,终于显出一点退役后的落寞来:“我得去跟那傻逼说一声吧。”
  向人杰原本想说“从新闻上应该能看到”,结果看着苏汉伟的表情,坚定的把这句话放回了肚子里。
  当年陈圣俊退役,在WE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了回到韩国去照顾自己的老婆孩子,表现的最淡定的就是苏汉伟了。
向人杰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想要冲上去揍这个AD一拳,结果被苏汉伟和柯昌宇拦住了。
  “你回去吧。”苏汉伟看着收拾好行李的AD,漫不经心的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垃圾桶,“WE又不是没你不行。”
  而说完这句话,苏汉伟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陈圣俊,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最后还是南东贤和柯昌宇去送的陈圣俊。飞机起飞之前陈圣俊一直站在原地看着飞机场的门口,直到广播里一遍一遍的催促着旅客尽快登机,他才略有些落寞的低下头来,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柯昌宇看不下去了,拍了拍陈圣俊的肩膀:“小伟的脾气你知道的。”
  他不可能来的。
  陈圣俊消失在茫茫的人群中时,柯昌宇拿出手机来发了条短信,给苏汉伟。
  “他走了。”
  苏汉伟没有回复。
  这一顿火锅吃完柯昌宇结了帐。他没喝酒,看着带着一丝丝酒气但是也还算清醒的苏汉伟,随口问了一句:“小伟,去哪里?”
  “机场。”苏汉伟晃了晃手机,一双眼睛很清明,但是语气像是有点醉意,“今天下午飞韩国,赵志铭去接我。”
  “走。”柯昌宇拉开车门,“我送你过去。”
  到了机场之后向人杰到底还是不放心,非得陪着苏汉伟办完了一切的手续,然后站在安检口出一遍遍的碎碎念。苏汉伟开始还嗯嗯几句,后来就干脆一句话堵住了向人杰的嘴:“你怎么跟个皮皮虾似的,嗯?”
  向人杰骂了一句畜生,但是还是愤愤不平的停了嘴。柯昌宇把行李递给苏汉伟,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腿哥,我走了。”苏汉伟揉了揉眼睛,最后还是扑过去抱了抱柯昌宇。他们的上一个拥抱还是柯昌宇退役的时候,苏汉伟站在基地门口,跟提着行李的柯昌宇拥抱了一下。
  那时候柯昌宇对他说了一句“WE交给你了”,而现在苏汉伟又将这个任务传给了别人。
  飞机上的时间似乎过的很慢。云层擦着飞机侧翼飞过,翻出一层白色的波浪。苏汉伟有些倦意,但是他还是强打着精神不睡。他害怕自己一旦睡过去了就会不自觉的想起陈圣俊退役的时候,他躺在床上一遍遍的听着不知名的歌曲,眼泪从眼角一直落到枕头上。小辅助和小AD就蹲在门口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不知道干了什么会让苏汉伟觉得难过。他们对于苏汉伟与陈圣俊的往事略有耳闻,但是终究是一知半解。
  那一晚上苏汉伟没睡着,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了训练室,结果被老父亲zero赶了回来。
  zero向来是个温柔的人,对于这群选手也是极尽包容,但是只有那一次,苏汉伟看到zero对他那么的生气。

  可是苏汉伟睡不着。他从药店里拿了一点安眠药,强行睡了过去。
  他必须要像自己说过的那样证明,WE不是必须要有Mystic才能行。
  飞机落地之后苏汉伟拖着行李出来,迎面看见赵志铭和李汭璨。李汭璨正在玩手机,而赵志铭则在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苏汉伟。
  “这边。”他挥挥手,然后拉着李汭璨迎上来,“你小子可以啊,居然退役了。”
  “不行啊,老了老了。”苏汉伟打了个哈欠,“你帮我找个酒店,我得休息休息。”
  赵志铭嫌弃的看了苏汉伟一眼,紧接着跟李汭璨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李汭璨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最后报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酒店。
  苏汉伟倒不在乎。他跟着当地导游李汭璨去了酒店,拿了房卡,在床上倒头就睡。
  等苏汉伟醒了之后就是晚上了。他精神不错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接收到了来自国内柯昌宇和向人杰的友好问候。
  苏汉伟给两个人各报了声平安,然后出去觅食。他懒得打电话给赵志铭让他过来,干脆就从大街上走走。一路上人们都说着苏汉伟听不懂的语言,苏汉伟只能从一些语气中寻觅到一丝丝熟悉的感觉。

  那年sbAD来到中国的时候或许也是这样,怀着狼狈和落魄,来到一个根本不熟悉的地方,准备一切重来。
  那一瞬间,苏汉伟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点点想那个大号金毛犬了。
  全基地的人都知道,苏汉伟喜欢过陈圣俊。虽然苏汉伟在面对陈圣俊的时候永远是爱搭不理加“滚”的,但是他确确实实喜欢过那个天天嘴里念叨着“酸伟可爱”的人。
  那个是他的Mystic,但不是那个已经结婚生子的陈圣俊。

  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之后苏老板勉强吃饱,然后慢慢悠悠的回了酒店,顺手拍了几张照片,发在了自己的微博上。
  一群粉丝本来在哭天抢地,结果看见照片,又开始一个个操心。苏汉伟回到酒店房间里,一边吃着买回来的一堆零食,一边刷着微博。
  现在微博里终于没有那么多对他的辱骂与苛责了,大部分人都在祝福,也有人在怀念当初出征S7的那六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紧接着是叮咚一声。苏汉伟看了看手机,发现那个很久之前就没有联系过的号码忽然发了一条消息给他。
  陈圣俊抱着手机,看到了苏汉伟宣布退役的消息。孩子在一旁玩着玩具,而他却怔怔的盯着手机屏幕,眼里满满的还是那个曾经的少年。
  他不知道这么久了,苏汉伟会不会还在怪他,怪他丢下WE,不顾一切的回到了韩国。那个时候他那么想念在中国的一切,每天都在搜索关于WE的新闻。
  可是偏偏苏汉伟一次也没有联系过陈圣俊,仿佛真的在证明那句话。
  S9的时候陈圣俊去了现场。那场比赛苏汉伟坐在那个舞台上,坐镇中路大杀四方。而陈圣俊只能仰着头看大屏幕,看着那个少年跟队友们走到正中央来,迎接属于他们的欢呼与祝贺。
  那个原本属于他的位置,终于换成了别人。

  苏汉伟看着陈圣俊发来的“你在韩国”四个字,犹豫了一下,还是回了一句。
  “是。”
  “我去找你好不好~”
  一如既往的撒娇的语气,可是中间隔了的,却是千千万万的时光。
  “不要,傻逼。”苏汉伟等到自己那股汹涌的情感散下去,最终回了一句。
  他真的非得要个答案吗?苏汉伟扪心自问,觉得其实陈圣俊根本也不欠他什么。最多最多,是欠了WE一个属于中单xiye和AD Mystic两个人的冠军而已。

  “喜欢酸伟,酸伟可爱。”陈圣俊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苏汉伟想笑,但是那些回忆压的他喘不过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打在手机屏幕上,就当是跟过去的自己道了个别。
  “我爱你妹,滚。”
  陈圣俊发了个委屈兮兮的表情。
  这个时候赵志铭也发过来消息,问苏汉伟第二天的安排。
  苏汉伟潇洒的敲着手机,打出哒哒的声音:“明天买机票,回去。”
  不管赵志铭发来的一连串问号,苏汉伟给陈圣俊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在家好好陪老婆孩子,给你妹妹问声好,你别过来,我明天就回去了。”
  隔了很久很久,陈圣俊终于发来了一条消息。那是一张纹着WE标志的手腕的照片,以及一句简简单单的对不起。
  苏汉伟笑了笑,又发了条消息,然后把手机扔到一边。
  他说:“没怪你,傻逼。”
  那些无处安放的时光终于盛大落幕。他们终究走在不同的路上,相逢过,但总要离开。
  所有不再钟情的爱人,渐行渐远的朋友,不相为谋的知己,都是,当初我自云云人海中独独望见了你,如今再将你好好的还回人海去。
  但对于相遇这件事,我们从不后悔。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