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无他 中

#完了,这个要写不完
#忍不住自己开坑的手
#在无料本搞完之前悄咪咪的蹭一波热度
#求求你们看看我好嘛

  童扬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软软的床上,四周有白色的帷缦垂下来,空气里还飘着淡淡的香气。
  睁着眼愣了一会儿,童扬才后知后觉的从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里证实了自己并没有在做梦。他的手上缠着一圈白色的绸布,布料中间还散发着微微的草药味儿。童扬原来帮着宜春院的几位姑娘抓过药,也大概知道这手上的药是用来治跌打损伤的。
  正在童扬看着一片白色出神时,床上的帘子被微微挑开一个角。一个小侍女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探进头来,看见童扬醒了之后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呀,公子你醒了!”
  童扬自打有了记忆,就从没记得别人恭恭敬敬的喊过他公子。这种称呼只有那些大人物家的孩子才配得上,而他也不过是一个身份下贱的奴仆而已。
  “喝药吧。”小侍女把那个崭新的瓷碗递给童扬,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们家公子说了,要把你伺候好。”
  “你们家公子?”童扬从乱糟糟的记忆里搜索了一圈,好不容易想起了那个名字,“明凯?”
  小侍女听见明凯的名字之后吓了一跳,随即用力点了点头,对待童扬也多了几分敬意。明凯是他们这个院子的主人,哪有谁敢这么直接的喊明凯的名字?小侍女也算是心思活络,脑子这么一转,倒是品出了这个落魄的少年与自家主子不一般的关系来,姿态也放得更加恭敬了些。
  童扬可不知道小侍女心里的这番变化,闻着中药味儿直皱眉头。中药熬出来像是墨的颜色,还掺了点深绿色,看上去就让人倒胃口。童扬拿着碗下了半天的决心,也没敢把这碗凑到嘴边上抿一小口。
  “明公子说了,要您必须把这药喝完。”小侍女看着童扬纠结的表情,从旁边补了一句。
  “我就是个下人。”童扬端着碗苦笑,“这种待遇我受不起。”
  “没事,你进了明家的门,就没人再把你当成下人了。”又一只手把帘子挑起来。那只手骨节分明,虎口处还有着厚厚的茧子,看上去像是多年习武的人才会有的手。
  明凯伸手摒退了小侍女,轻轻松松的坐到床上,冲着童扬笑笑:“把药喝了,早点把伤养好。”
  “宜春院……”童扬舔了舔嘴唇,感觉嘴唇上有一层干裂的纹路,也感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
  明凯像是知道童扬想问什么,立刻截住童扬的话:“那人我已经解决了,与你交好的那位月白姑娘也赎了身,自己谋出路去了。”
  童扬这才放下一颗心来。他本来也不是多么善感的人,只是月白姑娘多少也算是把他养大,不自觉间就带上了面对母亲似的感情。
  明凯见童扬的情绪好了些许,伸手推了推童扬手里的药碗,用近似于命令的语气说:“喝了。”
  童扬把碗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立刻被这气味打消了勇气,犹豫着转过头去看了看明凯,试图讨价还价。
  “你还想不想快点好了?”明凯没等童扬组织好语言,从旁边小侍女端着的盘子里捏了一块桂花糕,“你快喝吧,喝完吃一块糕点缓缓嘴里的味道。”
  童扬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捏着自己的鼻子,闷着头把这一碗药往嘴里灌。有几滴药汁顺着他的嘴角滑下来,趁着童扬不注意,落在了那一床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被子上。
  喝完了一整碗药的童扬被苦的话都说不出来,脸皱成一团,眼睛紧紧的闭着,还轻轻的晃了晃头。明凯见童扬这副表情,眼疾手快的拿了一块桂花糕,塞到了童扬的嘴里。
  桂花的香味中和了嘴里那种又苦又涩的味道,缓解了童扬的窘境。童扬把那一整块桂花糕咽下去,抬手想要抹一抹嘴角,结果又被明凯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手腕。
  那只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的悬在了半空。
  “手不要了?”明凯从床边上跳下去,招招手把那个小侍女叫来,“你好好照顾他,若是在屋子里待的闷了,带他在这院子里走走。”
  “喏。”小侍女低着头应了一声,取出一块干净的帕子,仔仔细细的擦了擦童扬嘴角的碎屑。
  童扬不知所措的受着别人的伺候,却也知道这是明凯的一番好意。他的手被狠狠地碾过,整只手都动弹不得,要让他自己照顾自己根本不可能。
  明凯看着童扬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的样子,向着小侍女点了点头,便转身出去了。他倒也想留在这里陪童扬一会儿,可是今天他还要去见教他经略的师傅,便也只能匆匆看上童扬一眼就作罢。
  不过所幸请来的郎中还算靠谱,按照他开出的方子,童扬的手终于不至于残废。
  只是若童扬以后想要习武,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明凯刚一出门,童扬便稍稍松下一口气。小侍女瞅了瞅童扬的表情,笑着搭话:“公子您这是紧张吗?”                        
  “有一点吧。”童扬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和肩膀,发现大部分的疼痛已经没那么明显了,只剩下比较严重的背部和手指还依旧能感到明显的痛感,“明公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小侍女没想到童扬会问这种问题,似乎是困惑了一下,然后眼里带了点微微的笑意:“我见我们家公子把您带回来的时候那么紧张,还以为你们相当熟悉了呢。”
  童扬摇了摇头。他自始至终似乎都在受着明凯的照拂,单单说救命之恩这一项,就已经是童扬还不起的了。
  “自打我进了这明家,我就听这里的一些仆人说,明公子待下人是一等一的好。而且明公子也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平日里我倒觉得是他帮我们这些下人多些。”小侍女眼里满是崇敬,一时间像是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一般,就这么滔滔不绝的跟童扬说了起来,“公子自小习武,身上磕磕打打的伤不少,每次他还都要自己上药,我们做奴婢的心疼,可也没法帮忙。”
  “你喜欢他?”童扬看着小侍女一脸仰慕的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可不敢。”小侍女惊惶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人,才算是镇定下来,“公子这话别乱说,我就是个仆人,担不起。”
  “抱歉。”童扬看着小侍女确实是吓了一跳,连忙道了声歉。他无意去调侃这小侍女,只是自小跟着宜春院的姑娘们生活,没想过这些话在大户人家可能是忌讳。
  小侍女眨眨眼,听见童扬道歉,脸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红晕,匆匆忙忙的把脸扭过去:“公子你的伤还没好,不如先休息吧,我守在门口,有什么情况,公子唤我一声就好。”
  “你叫……”童扬见小侍女转身就走,急急的喊住她。
  “奴婢唤作晚晴。”小侍女留下一句,“公子好好休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童扬还没多说两句,就看见小姑娘落荒而逃似的出了门。
  这明家,似乎比在宜春院还要有趣一些。
  明凯走进自己的书院时他的父亲正在跟一个老人相谈甚欢,以至于明凯都已经跪下、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时,他才反应过来,招手让明凯起来。
  “这位是高大人,以后就给你这小子上课了。”明大人捋了捋胡子,把明凯往老人身前一推,“还不快见见。”
  明凯心里对这些老学究们烦的要死,但还是乖乖的跪下,向这位老人行了大礼。
  老人对明凯的态度倒是满意的很,笑眯眯的夸了明凯两句,紧接着又是一套场面话。明凯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心思早就不在这正经地方上了。
  “对了,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安排好了吗?”明大人跟老人客套完,又分出心来多问了一句。虽说明家不在乎多着一张吃饭的嘴,但是探探身份底细还是必须的。
  “我会布置好的。”明凯低头允诺。
  那老人似乎很是欣赏明凯这果断的气质,目光一直落在明凯身上。明凯受不住这一番目光,趁着父亲还在讲话的时候,找了个机会辞别,然后一溜烟儿跑没了影儿。
  以后倒是可以让童扬陪自己一起去上这些无聊的东西,想来会是有趣的多。明凯脑海里过了一下童扬的面容,不由得为自己的决定而赞叹。
  童扬长的干净,一张脸白生生的,看上去就一副有学问的样子。明凯克制住自己想要笑的心情,转了个方向往童扬的那个屋子的方向去。
  再去看看那个人吧。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