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意外事故 中

#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言乱语什么
#我真的是个甜文写手
#ooc和bug怪我

  童扬默默的看着明凯,不想去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
  大学毕业之后他跟明凯分了手,各奔东西。他赌气似的没跟明凯联络,自己一个人跑到这边来找了份工作,日子过得平平常常的,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
  童扬也想过再遇见明凯会是什么样的一番光景。也许他们各自挽着自己的女朋友,或许还会牵着一个小孩子,然后假装陌生人的样子擦肩而过。
  这样对于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结局。
  明凯低头喝了一口柠檬水,冲童扬笑了笑。
  “你过得怎么样?”他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定定的看着童扬,“咱们分开了两年了,你过得怎么样?”
  “我挺好的。”童扬捏着杯子的把手,“这边离我爸妈挺近,大家在一起,也算是彼此照应。”
  “那就好。”明凯点点头,“田野也跟我说你过得挺好,我就是不太放心。”
  童扬这两年虽然和明凯断了联系,但是一直跟田野这个学弟保持着联络。
  他还记得跟明凯分手的那天晚上,他撑着一把雨伞沿着公园慢慢的走,也不知道走了几圈,直到田野撑着一把大黑伞挡住他的路,一张娃娃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严肃和认真:“你跟我回去。”
  童扬浑浑噩噩的跟着田野回了那间小出租屋,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田野翻箱倒柜的找了一包速溶咖啡给他冲上。热水的温度沿着玻璃杯蔓延到童扬的掌心,催的他一个激灵。
  “我不问你为什么。”田野板着脸,一字一顿的问,“你都想好了吗?”
  一时间童扬都无法相信,田野依旧是那个开朗爱笑、被所有人放在心尖上宠着的那个学弟。他慢慢的点点头,向田野笑了笑。
  田野揉了揉眼睛,打发着童扬去睡觉,顺便帮童扬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
  “金赫奎呢?”童扬看着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打字的田野,从难过中分出了一点别的情绪。
  “他去找明凯了,免得你们俩一起干什么蠢事。”田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在这儿休息好,明天就回去吧。”
  而在童扬到了家的两天后,田野把童扬的所有东西打包寄了回来,连带着还有一个没有署名的再见。
  童扬看着那个熟悉的字体,一点一点把那张字条撕成碎片,倒进了厕所里。
  事已至此,何必呢。
  如果不是这次相亲,童扬怎么也不会想到,明凯居然也来了这里。
  缘分吗?童扬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童扬笑了笑,端起杯子,假借喝奶茶的动作来挡住自己的脸,“我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吗?”
  “你早上起来不吃早饭,总是空腹喝咖啡,还喜欢熬夜,有的时候趴在电脑前面就能睡着。”明凯摇了摇头,像是反驳什么似的,“你什么性格,我还不清楚吗?”
  童扬哑口无言。
  跟明凯在一起之后,童扬的生活变得规律了很多。每天早上都有买好的早点,咖啡旁边也会放几块小饼干防止他饿着。明凯不是个细心的人,平时各种各样的事情全靠童扬在他的电脑上贴小便签,但是关于童扬的这几件事情,却从来没忘过。
  这些不经意的好在当时看来很平常,但当两人分手之后,却给了童扬无数的回忆。
  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分手的呢?童扬忽然有点恍惚。
  很多爱情都是在平凡的小事中被消磨殆尽的。大四毕业了之后童扬忙着找工作,明凯则是选择了自己创业。两个人都忙,一个星期连一顿饭都没法在一起吃。明凯应酬很多,每天晚上回到他们一起租的小公寓时,时间都很晚了。
  童扬总是抱着被子在客厅里,一边开着电视,一边等着明凯回来。
  而且也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声音,他跟明凯的事传到了家里。童扬一边忙着跟家里人作斗争,一边忙着工作,整个人像是背了巨大的山,压的他喘不上气来。
  所有的琐事都积聚在一起,只等着一个爆发点。
  在他们分手的前一天晚上,童扬没等到回家的明凯。客厅的灯亮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熄灭的机会。
  童扬一晚上没有合眼,熬的眼睛通红。在明凯从家里走的时候,他还记得自己叮嘱明凯,回来的时候从楼下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一杯咖啡,要热的。童扬感觉自己困的要出现幻觉,但是头脑还很冷静。
  他在这段极为珍贵的感情里,本来就不是主导者。童扬把那一床被子抱紧,然后慢慢的松开手,让它滑到地上去。
  童扬不够自信。他不敢到这座大城市的每一家饭店里去找明凯,只能一遍一遍的拨打那个没有开机的手机。
  算了吧。童扬把被子捡起来,仔仔细细的叠好,放在沙发上。他拿了一把很小的折叠伞,走到小区门口。小雨淅淅沥沥的打在伞面上,很轻很缓,让人安静。
  明凯的一个朋友把明凯送回来的。明凯下车的时候,童扬看到车的后座上,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微笑着探出头来跟明凯打了个招呼。
  童扬脸上挂着很浅的笑,看着那辆黑车冲破雨帘消失在晨光中,然后扶着明凯走到楼栋底下。明凯的胳膊搂在他的脖颈上,呼吸里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酒气。
  “我送你到这里吧。”童扬看着明凯进了楼梯,用尽量平静的口吻说。
  “你去哪里?”明凯回过身来,眉头微微的皱着。
  “我出去走走。”童扬打着伞,站在楼外,“你回去等我。”
  “不行,你跟我回去。”明凯往前走了两步,伸手要来拉童扬,“你……”
  “明凯,我想喝咖啡,要热的。”童扬往后退了一步,忽然开口,“你去给我买一杯吧。”
  “下着雨呢,下午我去给你买吧。”明凯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像是有些生气了,“童扬,咱们回去。”
  童扬长长的叹了口气,仿佛已经放弃了什么。
  “我们分手吧。”他慢慢的说,眼睛里没有眼泪,但是眼眶是红的。
  明凯愣了一下,像没有反应过来一样。
  童扬转身,大步往前走,连一个回头都没有。他害怕自己一旦回头就会忍不住留下来,忍不住再回到原来那种令人上瘾的幸福里。
  “童扬!”隔着雨点的滴滴答答声传来明凯的声音。
  童扬记得,明凯没有冲出来挽留他,而是隔着那层雨幕,说了一句:“好。”
  沿着小路走了很久,童扬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难过,只是心里忽然空落落的,像丢了什么。他随便找了一家咖啡店进去,点了一杯热咖啡。早上的咖啡店很冷清,里面只有还带着倦意的店员和一只睡得正香的猫。
  热咖啡灌到没有一点食物胃里引起一阵阵的痉挛。童扬克制住自己的不适,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家里发来的。
  “你大了,自己的事,家里不管你了。你自己选的路,记得不要后悔。”
  胃里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童扬按灭了手机屏幕,低头去端咖啡杯。
  “啪嗒”一声,一滴眼泪落了进去。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