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真相是真 番外

#欠了很久的番外

#但是我写了呀

#请慢用

童扬穿着浅蓝色的休闲外套,站在教室门口跟每一个出去的小朋友拥抱。他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当了小学老师,每天跟孩子们呆在一起,倒也轻松自在。

  他和明凯去年在国外结了婚。说起来也好笑,明凯这么一个明骚的人,在求婚的时候居然红了脸。

  那天他还在宿舍里收拾东西,结果忽然听见楼下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田野本来蔫蔫的躺在床上,听到这声音时宛如打了鸡血一般,跳起来拽住童扬,生生的把他拉到了窗口。

  窗外全部的宿舍楼都关着灯,所以显得楼下蜡烛圈里的明凯格外醒目。

  明凯穿着一身粉色卫衣,仰着头,眼里是璀璨的笑意。

  “童先生,你喜欢喝可乐吗?”

明凯的声音被风传上来,很温暖。

  “我喜欢。”童扬站在窗前,定定的看着明凯。


  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此时童扬似乎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个夏天。


  “那你喜欢数学吗?”

  “喜欢。”

  明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束玫瑰花,在蜡烛的光下显得更加鲜艳。

  “那你喜欢明凯吗?”

  童扬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酸涩。他眨眨眼,目光里只剩下明凯的影子。

  “我喜欢。”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明凯慢慢的问道。他的语气很郑重,仿佛一生的重量都压在这一句话里。

  童扬沉默着。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最终定格在最初的那一瞬间。

  田野看着童扬不说话,急得想要跳起来。他碰了碰童扬的后背,小声的说:“说话呀说话呀。”

  童扬笑了笑,清晰而又坚定的说:“我愿意。”


  就在他说完我愿意三个字之后,宿舍楼的灯忽然亮了起来,整整齐齐的亮成了“I LOVE YOU”,全部的窗户都被推开,男生女生们大声的笑着,一切的安静都变成喧嚣。田野从拽着童扬从楼上跑下去,一把把他推到明凯面前。

  童扬哭笑不得的被田野拽下来,一眨眼就看见了明凯的微笑。他能清晰的看到明凯的笑容,那么熟悉,却又像是多年未见。

  明凯走过来拉住他的手。一枚银色的戒指从指尖推到指根,轻缓而坚定,也慢慢的圈住了童扬的心。

  两只手,两个戒指,两个人,一生。

  田野激动的眼圈都红了,紧紧的抓着金赫奎的手。金赫奎也坚定的反握住田野的手,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拍着田野的肩,缓和着他的情绪。

  赵志铭站在另一边的宿舍楼下,身边站着那对戒指的设计师李汭璨。

  “啊……好蠢。”赵志铭抖了抖肩,虽然眼睛也红了,但还是坚持吐槽,“明凯练了这么久,怎么一点进步也没有啊。”


  “没关系。”李汭璨操着口音奇怪的中文,含糊不清的说,“我学会了。”

  “你学会了顶个屁用啊。”赵志铭真想把这个韩国人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你这人说话很奇怪啊。”

  李汭璨没有回嘴,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是只打着小算盘的狐狸。


  赵志铭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只好强行把视线挪到童扬和明凯身上。

那两个人已经不管不顾的拥抱在了一起,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真好啊。”赵志铭终究还是说了一句真心话。他抹了一把眼睛,又重复了一遍:“真好。”

  李汭璨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只是看了看他,然后很笨拙的抱了抱赵志铭。

  赵志铭被吓了一大跳,瞪着眼睛看向这个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的韩国人。

  “你也会很好的。”李汭璨目光柔软的看着赵志铭,很努力的保证,“我会……陪你。”

  或许吧。赵志铭在心里悄悄的叹了口气。

  童扬和明凯的婚礼在国外的一座小岛上举办,两方的家长都到了场。童扬一直很庆幸自己的父母和明凯的父母并没有很激烈阻拦,反而表现出了莫大的包容。金赫奎和田野来当了伴郎,两个人打扮的就像是自己要去参加婚礼。

  那天的天气很好,童扬踩着软软的红毯,在一群朋友的笑声和鼓掌声中,把自己的手交到了明凯手里。


  两个人度完了蜜月就再次安安静静的回到了平凡的生活里。明凯为了工作室而奔波劳碌,童扬也开始了自己的实习工作。两个人都不对彼此的生活指手画脚,童扬也只会在报纸和网络上知晓明凯所经历的事。

  童扬知道自己要是问的话,明凯肯定会巨细无遗的告诉他一切。

  但他不问。

  这也许是相信,也许是潜意识里的自卑,童扬不知道。


  一个小女孩跑到童扬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仰头看着童扬:“老师,你可以再抱抱我吗?”

  童扬半蹲下来,笑着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婷婷,妈妈还没来吗?”

  小女孩眨了眨眼,乖巧的点了点头。

  童扬张开手臂,把小女孩抱起来。婷婷紧紧的抓着童扬的衣服,笑容几乎要飞出来。

  阳光顺着窗檐溜过来,轻轻的站在两个人的肩膀上。

  明凯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他倚在楼梯口,微笑着向童扬挥了挥手。童扬也看见了明凯,轻轻的冲着他点了点头。

  小女孩被童扬抱着,没看见明凯,倒是看见了走过来的妈妈。她兴奋的拽了拽童扬的袖子,在童扬怀里蹭了蹭。

  婷婷的母亲客客气气的跟童扬寒暄了一阵,然后便笑着看婷婷。婷婷从童扬的怀里跳下来,却没有跟着自己的妈妈走,扯着童扬的衣角:“老师,你蹲下来好吗?”

  童扬不明所以的蹲下,然后脸上就收获了一个亲亲。小女孩咯咯笑着,大声的宣布:“我以后要嫁给老师!”

  婷婷的妈妈无奈的摇头,一边给童扬道歉,一边把小女孩领走。

  童扬看着婷婷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正准备回身,却被明凯从背后抱住。

  “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的情敌啊。”明凯把下巴托在童扬的肩上,语气酸酸的。

  童扬忍不住笑起来,像是揉一只大狗狗一样揉了揉明凯的头发:“你怎么还跟六岁的小女孩吃醋啊。”

  明凯哼哼了一声,更加用力的搂住童扬。

  “等会儿有人来了,你起来。”童扬耸了耸肩,想把明凯拱起来。结果明凯反倒是越搂越紧,还耍上了赖:“我不起,我要老婆的亲亲才能起来。”

  童扬拿这样的明凯没办法。他四处张望了一圈,然后扭过头去,在明凯的脸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明凯拉住童扬的手,骄傲的像个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

童扬跟在他的身后,无奈的摇着头。两道影子拖的长长的,落在他们身后。

  多好,童扬快走几步,到明凯的身侧去。

  这是最好的爱情。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