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厂荡】真相是真 十

#我们这里下大雨了
#他们那里也是
#那你们呢?

  (十)
  童扬坐在火车上的时候一阵恍惚,仿佛还没明白过来自己要干什么,就凭着一腔热忱踏上了征途。
  明凯一直没有回消息,估计是没来得及看。
  在火车上童扬又问了MOMO。阿布还待在公司里,在剧组那边只有几个小助理和赵志铭。而且到目前为止公司也没有采取任何有价值的行动,就这么冷漠的观望。
  而且在没得到消息之前,赵志铭和明凯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
   “真是烦死了。”赵志铭坐在宾馆的床上,头发乱糟糟一团,眼底下是很明显的黑色,“ 这群记者真他妈难缠,这都等了一天了还不走。”
  “他们能守一个星期。”明凯揉了揉眼睛。长时间得不到休息让他的眼睛有些酸涩,眼前也是一片片重影。
  赵志铭骂了一句,给自己到了一杯凉水,一口灌进去:“你们公司现在的那个老板也不是个东西。阿布现在也没法回来,就让咱们这么耗着,迟早要把攒起来的人气耗光。”
  明凯透过拉的厚厚的窗帘可以看见外面的人群。那么多陌生的面孔,带着饥渴的表情看着酒店的大门。
  他们都在等着一个有价值的新闻。
  “阿布要是明天还没有消息,就直接找一个比较熟的媒体,让他们采访。”明凯从被子底下把手机翻出来。他的手机一整天没开机了,现在估计已经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未接电话。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赵志铭忍了一天,最终还是问了,“你跟那个……”
  “老乡,她说让我帮个忙来着,没想到有人偷拍。”明凯干脆利落的解释,气压有些低,“被人灌了一通,之后我也没再见到她。”
  赵志铭点了点头,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却看见自己的手机上冒出来一条消息。
  田野:救救救救命啊,童扬跑过去了!
  赵志铭:你别逗我!?
  赵志铭:他来干啥啊?!
  田野:我估计是爱情的力量……到时候你接应一下啊,童扬联系不上明凯,应该得跟你说一声吧
  赵志铭连忙甩下田野,疯狂的给童扬发消息。
  赵志铭:你你你理我一下
  赵志铭:你来也帮不上忙啊
  赵志铭:我们这边全是记者,连个苍蝇都进不来。
  过了很久,童扬才回复了他。
  Korol:[图片]
  那是一张照片,背景是当地的火车站。
  “父皇,我得跟你说个事儿……”赵志铭咽了咽口水。
  “阿布有消息了吗?”明凯立刻转过头来。
  “童扬好像已经到这个城市了。”
  童扬心情很好的给赵志铭回完消息,然后沿着导航给出的路线,往明凯他们住的酒店那里赶。
  他在距离那家酒店不到十分钟车程的一家青年旅馆订好了房间。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破旧的大门和有些泛黄的被褥时,童扬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里的老板是个中年大叔,穿着烂了一个洞的白色背心,坐在柜台边上玩手机。
  “老板,我能问一下,你知道《今夜》剧组的那家酒店吗?”童扬把行李都放好之后,跑过来跟老板套近乎。
  他不是本地人,只能先从周边打探消息。
  老板瞥了童扬一眼,把手机放下,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一番:“你也是冲着那事儿来的啊。”
  童扬勉强笑笑,算作答复。
  “你是哪家的记者啊,别人都围了好几天了。”老板絮絮叨叨的说,然后从柜台边上站了起来,“我对那边儿也不太熟,你要不然……”
  童扬把从火车站买的一条烟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往那边推了推:“你看我这是别的市来的,怎么也比不上您呐。”
  老板把那条烟塞到柜台底下,立刻换了一种语气:“小兄弟你这可是问对人了,我老婆在那边的厨房里工作,我对那家酒店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现在我还能进去吗?”童扬往前探了探身子,装出一副急切的样子,像是个急于拿到第一手消息的小记者。
  “行啊。”老板摸出一张广告纸,七扭八歪的画了几条线,“看见没有,这里是个小门,平时都锁着。运货的车都从这里过去。你要去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让我媳妇儿把门给你打开。”
  “谢谢老板了。”童扬笑了笑,从钱包里拿出几张钱来放在桌子上,“房费我给你双倍。”
  老板收了钱之后似乎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又找人来把破旧的被褥换成新的。童扬坐在干净的被子上,感觉心理上舒服了一点。
  他来之前已经看好了,今天晚上这边会下一场大雨。到时候记者们为了保护摄像器材,大多会选择回到车上。这个时候从小门进去,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
  现在就希望这个雨能下起来。童扬盯着窗外,心里百般滋味,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下午四点的时候天已经黑的不成样子。童扬穿着运动鞋跑下楼去,跟大叔打了声招呼。
  “今天晚上?”大叔吓了一跳,“小兄弟你可别这么拼命了,今天晚上这雨大着呢。”
  “没关系。”童扬摇摇头,“要不挑这个时间,那就更麻烦了。”
  “小兄弟我也得告诉你一声,你要是进去的话得翻一道墙。”大叔把摊在桌子上的报纸收起来,“你走外门进不去,只能爬后墙过去。那边的墙不算高,但是雨天可也不好过。”
  童扬抬头看看窗外。雨已经开始下了。豆大的雨点砸在水泥地上,溅起一片破碎的水滴。
  “没办法啊。”童扬喃喃的说,“谁都不好过啊。”
  等到了天完全黑下来已经是八点多了。童扬把手机装到防水袋里,给赵志铭发了条微信。
  Korol:你们是哪个房间?
  赵志铭:你问这个干啥?
  Korol:告诉我就行了。
  赵志铭:1002……等会儿,你不会打算过来吧?这么大的雨?!
  Korol:那你别管了。
  Korol:我自己有数。
  童扬在九点的时候准时出发了,除了自己的那个背包,还有老板免费送的塑料雨衣。
  这个时间路上没有车也没有行人。童扬背着包慢慢走,感受到雨水打在雨衣上,然后顺着廉价的塑料膜落到地上。
  下了雨的地面更难走。本来走着只要二十分钟左右,结果童扬走了整整四十五分钟,才找到了所谓的后墙。
  而到了老板指的位置之后童扬才发现,虽然那墙确实不高,但是在墙头上却立满了碎玻璃片。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或者是小动物爬墙过来而设置的简单的防护措施。
  童扬只仰头看了一眼就把头低下了。雨点沾在睫毛上,让人睁不开眼。他从书包里拿出了折叠凳子,在墙下面摆好——然后把包扔进墙里,向后退了几步。
  自从上了大学之后童扬运动的不多,但是所幸他小时候跟着一些孩子翻过墙,现在也有点印象。
  估算好了大概的落脚点和借力点,童扬把塑料雨衣扯开扔到地上,然后加快几步助跑,右脚在凳子上猛地蹬了一下,左脚踩到墙面上。这两下借力成功的把童扬送到了距离墙头不到十厘米的地方。
  随后,童扬果断的伸出手,握住了其中一块玻璃碎片。
  玻璃片的棱角不是很锋利,但是架不住童扬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上面,狠狠地嵌进了童扬的手上。童扬顾不得疼,左手摸到一块比较光滑的地方,把自己撑了上去。
  然后他直接摔到了墙的另一边。
  虽然身下垫着自己扔过来的包,但是童扬仍然觉得自己的侧腰在隐隐作痛。
  手上的伤口被雨水冲刷干净,紧接着又有血冒出来。童扬甩了甩手腕,沿着露了一道缝的小门,溜进了仓库。
  仓库里亮着一盏灯,看样子是别人特意留的。童扬在心里暗暗的感激了一下,然后就着昏暗的灯光,从防水袋里拿出干净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换上。
  手上的血抹在湿淋淋的脏衣服上,显出一片暗红色。
  等着一切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童扬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到包里,带着一地滴滴答答的水声,从仓库小门里出来,坐着运货的电梯一直上到十楼。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童扬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自己的手心和腰侧都在疼,而且一阵比一阵厉害,几乎让人无法忍受。借着干净的金属电梯壁,童扬看得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
  这样子来是不是不太好。童扬沿着走廊慢慢的走着,在1002屋子的门口不敢敲门。
  虽然衣服换上了新的,但是很快就被头发上的水弄湿了。空调的风从走廊里穿过,弄得童扬打了个哆嗦。
   在童扬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抬手敲门的时候,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还伴随着赵志铭的喊声。
  童扬的手还没放下,就这么直直的撞进了明凯的眼睛里。
  “童扬!”明凯语气很不善,一把握住童扬的手腕。童扬被拽进了屋子里,一个踉跄坐在了沙发上。
  赵志铭原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明凯的神色之后,果断选择了闭嘴。
  明凯松开手。他手上还沾着没干的血迹,双眼死死地盯着童扬。
  童扬抬起头。他原本有一万句解释自己行为的话,在看到明凯通红的双眼时全部烟消云散。
  “这他妈就是你说的你自己有数?”明凯的声音有些发抖。他把童扬的手拉过来,指尖轻轻的碰了碰那些伤口,虽然最开始动作很粗鲁,但是落在那道割伤上时却异常温柔。
  “童扬,你就算为了我,照顾好自己行不行?”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