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多cp】自家cp突然变小了肿么破?

#小甜饼速码
#内含坤勇,萌雨,豪锐,森易
#豪锐均已成年,设定为大学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坤勇
  陈泽坤早上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却没碰到熟悉的温度。
  “孙勇?”陈泽坤拖着长腔喊了一句,“你起床了?”
  “没!”一个带着慌张的声音在陈泽坤耳边响了起来。
  陈泽坤侧头看了看,正好看到因为怕被压住而快速逃开的小人。
  “孙勇?”这下陈泽坤的睡意被驱逐的一干二净。他兴冲冲翻了个身,直勾勾的看着十五厘米高的孙勇:“你这是干了什么?”
  “不知道。”孙勇翻了个白眼,用枕巾的一角盖住自己,“你去给我找件能穿的衣服。”
  陈泽坤飞快的答应下来,跑到衣柜边去翻箱倒柜了。孙勇坐在枕头上,内心里逐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陈泽坤拿着一件给芭比娃娃穿的小裙子向孙勇走过来时,那不详的预感成了真。
  “陈泽坤!”孙勇想跳起来,结果被枕巾绊住了脚,咕噜咕噜滚到了枕头底下,原本愤怒的声音也被闷住了,“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陈泽坤把枕头下面的孙勇一把捞出来,小心的捧在手心里,真诚的看着孙勇:“可是我现在只有这一件衣服你可以穿啊。”
  孙勇在陈泽坤的掌心里站好,一抬头就看见陈泽坤正在看着他。少年黑色的眼睛里盛着温柔的笑意,看上去还有的可怜兮兮。
  应该也还好吧……反正不就是一件裙子吗,除了陈泽坤也没别人能看到,不算丢人……孙勇叹了口气,伸手抓住陈泽坤的手指:“你把衣服拿过来。”
  陈泽坤的眼睛唰的亮了起来,其速度之快让孙勇忍不住怀疑,这家伙刚刚的那点可怜是不是装出来的。
  “来来来我帮你把蝴蝶结系好!” 陈泽坤满意的看着孙勇穿着繁复的裙子,一脸纠结的晃着自己的裙摆,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陈泽坤!把照片删了!你听见没有?!”
  萌雨
  徐萌神色复杂的看着栾雨站在餐桌上,抱着一小块面包,吃得不亦乐乎。
  今天早上醒来,徐萌就看到了缩水版的栾雨。虽然以前总是嫌他矮,但徐萌也从来没想过栾雨有朝一日可能会变成这样的袖珍版。
  两个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终是栾雨最先回过神来,义正词严的要求,自己要穿衣服,还要吃早饭。
  徐萌从很早之前的一个玩偶上拆下来一件小衣服,缝缝改改成了栾雨能穿的款式。期间栾雨一直在不停的惊叹,还在穿针引线方面帮上了点小忙。
  “我觉得你要是话少的话,我可以做的更快。”徐萌在栾雨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怼了一句。
  “你以为就凭你能这么快就穿好线吗?”栾雨立刻反击,“徐萌爷爷,拜托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好吗?”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怼怼。徐萌看着换好衣服之后依旧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栾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一顿早饭,栾雨吃得脸上到处都是面包渣。鉴于栾雨现在连一个碗都不如的身高,徐萌只能找了个勺子,让栾雨抱着喝了点水,顺便洗了洗脸。
   “我要去上班了,你怎么办?”徐萌揪着卫生纸的一角,递给栾雨让他擦脸。
  “我跟着你呗。”栾雨擦擦脸,借着勺子,手脚灵敏的爬到了徐萌的西服口袋里,“我保证,我一句话也不乱说。 ”
  徐萌感受着栾雨的温度隔着衣服传过来。
  “你也别乱动。”徐萌把手伸进口袋里,装出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用手掌轻轻的裹住了栾雨。
  栾雨挣扎了一阵就不再乱动了。他扒着徐萌的手,透过衣服口袋看着外面巨大的世界。
  世界那么大,你却总在我的身边。
  豪锐
  上午一共两节课,杨英豪上的心惊胆战。
  并不是因为他作业没写完,而是因为他的书包里放着闵锐。
  杨英豪本来想的是把闵锐放在家里。但是看到闵锐在跨越一张桌子时差点掉下来的危险情况,杨英豪还是觉得把闵锐带在身边比较安全。
  害怕闵锐会觉得书包里太黑,杨英豪还把一个小手电筒塞进了包里。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杨英豪偷偷的把手塞到桌洞里,向书包里面摸索。
  一只手抓住了杨英豪的手掌,杨英豪的书包里就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的手电没电了。
  骗子。
  杨英豪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
  旁边的女生奇怪的看了杨英豪一眼,抱着专业书就出去了,而闵锐则气的狠狠地踢了杨英豪的手腕。
  虽然说是狠狠地,但是闵锐用的力气并不是很大。
  你记得帮我抄一份笔记,下个星期就要考试了。 闵锐抓着杨英豪的手,仔仔细细的写着。
  等闵锐写完,杨英豪轻轻的碰了碰闵锐的脸。
  少年有点粗糙的指尖划过脸颊,瞬间让闵锐的脸羞红了一大片。
  知道啦,下节课我会给你记好笔记的。
  森易
  森海渡手足无措的站在偌大的超市门口,犹豫了很久,才下定决心一般向前走了几步。
  “别害怕啊。”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他的衬衫口袋里冒出来。杨易费力的扒着森海渡的衣服,仰着脸看向他:“我给你翻译啊。”
  “不是,杨易君这个样子……”森海渡苦恼的看了杨易一眼,“真的是很不方便啊。”
  杨易小小的叹了口气。森海渡哪里都好,但就是在人多的场合容易紧张。他明明很想融进热闹的氛围里,但是一到了人多的地方就会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进来吧进去吧。”杨易拽了拽森海渡,“你好不容易来一次中国,总不能老是在家里呆着啊。”他拿出哄小孩子的耐心来,对着森海渡循循善诱:“而且我真的很想吃饼干薯片巧克力啊。”
  “既然这样,那就全听杨易君的了。”森海渡低着头,轻轻把杨易推回到自己的口袋里。
  杨易坐在森海渡的口袋里,贴着他的心口。森海渡心跳声一点一点灌进杨易的耳朵里,各种小心思都暴露在杨易的面前: 他的不安和故作镇定,以及面对新事物的好奇和兴奋。
  当然,还有简单而真挚的感情。
  
  
  
  
  
  
  
  
  
  
  
  
  
  
  

评论(23)

热度(86)

  1. 浅晓清啊君子银 转载了此文字
    妈耶!!!这!太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