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豪锐】丧钟为谁而鸣 中

#灵异向的故事结局不一定圆满
#但我努力不留遗憾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战地记者们

  当闵锐终于对整个世界有所感知时,他们已经跟着一小队政府军离开了原来的驻扎点。杨英豪坐在闵锐身边,以保护者的姿态堵回去了所有人的质疑。
  不知道为什么,闵锐想起了曾经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那只大型犬。
  “英豪。”闵锐小声喊了一句,“他们的尸体……还能找到吗?”
  杨英豪伸手揉了揉闵锐的头发:“他们说,会让所有人都回家的。”
  闵锐的眼泪顺着脸颊掉下来。他跟另外的同事搭档了一年,几乎每个稿子都是两个人共同完成。
  可是现在,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杨英豪想用袖子给闵锐擦擦眼泪,却看到自己也是满身的灰尘。他把袖子挽了起来,用手背抹了抹闵锐的眼泪。
  滚烫的液体让杨英豪的手瑟缩了一下。 那种炽热的痛苦唤起了他尘封已久的感情。生死带来的痛苦在狭小的空间里无限放大,最终凝聚成闵锐喉咙里发出的啜泣,重重的砸在每个人心上。
  一个刚刚十四岁的男孩也跟着哭了起来。他的脸颊贴着枪,从刚刚服从命令的战士,变成了一个想家的孩子。
  他的长官没有训斥他,只是沉默的递过去一张手帕。
  “Your family will go back.”杨英豪忽然开口。他高高的举起手,像是在表达愤怒,又像是在号召:“Our family will go back.”
  这句英语很简单,很多人都听懂了。
  瞬间,全车的人都开始高呼。男孩们擦干了眼泪,用高昂的声音宣告了自己的未来。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闵锐笑了笑,“我真是……”
  有些话,要弄懂可能是一辈子的事儿,也可能只要一瞬间。
  新的驻扎地点同样很破旧,但是比起原来已经繁华了很多,也安宁了许多。比起刚刚离开的前线,这个后方的据点美好的像是天堂。
  “我联系一下大使馆,跟国家报告一下我们的情况。”闵锐站在简陋的房间里面,满意的看到了床和被子。那个十四岁的男孩端着热水和食物走进来,眼眶红红的,但表情已经高兴了许多。
  杨英豪接过热水和食物,摸出一块水果糖递到男孩子手里。
  这里的孩子很少见过这么新奇的玩意儿。男孩子激动的双手捧着糖果,蹦蹦跳跳的跑远了。
  “我想回家了。”闵锐看着男孩离开,半晌冒出了一句话。
  没有任何迟疑的,杨英豪立刻回答:“那咱们回家。”
  下午闵锐联系到了大使馆,如实的汇报了情况。大使馆的官员对闵锐的情绪表示了理解,并答应立刻派出人来接应他们,护送记者们回国,感谢了他们对于国家和人类做出的贡献。
  杨英豪把电脑打开,筛选出一些照片,开始整理最后的稿子。
  闵锐在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忽然觉得怅然若失。这么长时间的颠簸即将结束,他可以回到安宁的故乡,采访一些和平年代的人,去看看山和海。
  但是这些记忆终究会伴随他一生。就像是曾经在他耳边敲响的钟声一般,锥心刻骨。
  “我想出去走走。”闵锐看了看杨英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你自己能把这些资料整理完吗?”
  “我陪你一起去呗。”杨英豪把手头的工作放下,“咱们晚上再整理也不算晚。”
  闵锐很高兴杨英豪能陪着他。这种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因为有人陪着他,而是因为杨英豪。
  “英豪。”闵锐在出门之前,转头看了看正在换衣服的杨英豪。男孩身材偏瘦,但肌肉线条很流畅,也很有力度。
  “怎么啦?”杨英豪侧头看看闵锐。
  闵锐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最终也没问他是什么身份,只是说:“没事儿,你快点啊。”
  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关系呢?闵锐扪心自问了一下。
  每一场相逢,都是今生注定。
  走在街头的时候,热风吹过,卷起一地沙尘。闵锐好奇的看着当地人摆着小摊,一个个面黄肌瘦,但所幸目光里还有着希望。
  他们大多都是从前线逃出来的,经历了家破人亡,也经历了妻离子散。
  闵锐买了一袋椰枣,一边走一边吃。杨英豪跟在闵锐身边,偷偷的从闵锐的袋子里摸椰枣吃。
  椰枣核跟着两个人的脚步滚了一地。有些恰巧滚到泥土里,试图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转过街角的时候,闵锐恰好看到一群小孩子在难民区的帐篷门口玩耍。小孩子的笑容开朗,似乎没有受到战争的污染,显得异常活泼。
  “其实看到孩子们,我就觉得其实这个民族还是有希望的。”闵锐拍拍杨英豪的肩膀,提着 装椰枣的袋子,伸手招呼着那群孩子。
  为首的男孩看到了闵锐的动作,大胆的跑了过来,站在离闵锐不到三步的地方,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看。
  闵锐从袋子里拿了几个椰枣塞到男孩子手里。其他的孩子看见了,立刻呼啦啦的跑过来,把闵锐围了个水泄不通。
  杨英豪被小孩子们挤到了外面,炸毛似的在外围跺脚,但被闵锐一个眼神劝在了原地。
  每个孩子都拿到了两个椰枣,欢呼着向自己的帐篷里跑去。最后在空地上只剩下了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不远不近的观望着。
  “那个小姑娘父母都去世了。”杨英豪撇了撇嘴,“戒心还挺强的。”
  闵锐略一思索,还是主动向小姑娘走了过去。
  小女孩也不逃开,就睁着大眼睛,看着闵锐走过来。
  “给。”闵锐抓了一把椰枣,放到小女孩脏兮兮的手里。
  在闵锐接触到小女孩的手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再度响起了沉重的钟声。
  有几个椰枣从小女孩的手里滚到了地上。小女孩在看到闵锐刹那间痛苦的神色时慌张了一下,立刻后退了一步,双手护住食物,无助的看着四周。
  杨英豪几步跑过来,把手放到闵锐的头顶。
  温暖的力量从杨英豪的掌心散发出来,抚慰了闵锐的烦躁。
  “Sorry.”闵锐抱歉的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盯了闵锐一会儿,猛地转身跑开了。
  “我是不是吓到她了?”闵锐嘀咕了一句,却看到杨英豪神色凝重的面对着他,“你怎么了?也被吓到了?”
  “你这两天一定不要离开我五步远。”杨英豪紧紧的抓着闵锐的袖子,把他往住处带,“不行,三步。”
  “怎么了?”闵锐不解的被杨英豪拖着往回走。他挣了挣,却看到了杨英豪转头时眼底的绝望。
  闵锐收了力气,任由杨英豪拉着他一路小跑着回到住处,进屋锁门的动作一气呵成。
  “闵锐,你是不是又听到那个钟声了?”杨英豪不多解释,气喘吁吁的问。
  “你也能听见?”
  “我不能。”杨英豪声音颤抖,“那是你的。”
  “那是你的钟声。”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