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豪锐】丧钟为谁而鸣 上

#灵异向第三篇
#其实已经不是灵异了
#谨以此文向所有战地记者们致敬

  闵锐蹲在一个破旧的收银台后,呼吸间都充斥着硝烟的气息。他面前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话筒,被小心的安放在仅剩的干净地带。
  收银台周围有一圈背着武器的士兵。他们之中最大的不过二十,最小的甚至才刚刚十五,却已经学会了扣下扳机。
  每当闵锐看到这群孩子的时候,总觉得心里难受。前两天他亲眼看到一个男孩子被飞来的流弹命中胸部,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就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男孩倒下的时候,眼睛大睁着,直直的望向天空,眼角还挂着被干燥的空气熏出的眼泪。
  闵锐仗着防弹服,爬过去给这个男孩子合上了眼睛。
  这本来不应该是这些孩子该承受的东西:血,泪,战火,仇恨,生离死别。
  闵锐从新闻系毕业,在无数的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名战地记者。这两年他辗转在各国边境,出生入死算不上,但也是风雨里来去。
  他见过年幼的女孩死在街头,手里握着一朵蓝色的小花;年迈的妇人坐在炸毁的房子前,固执的守着最后的家园;情人被迫分开,亲人各自离散……
  一个学姐曾告诉他,那里不仅是战场,更有人性。
  “闵锐!”一个同事拍了拍闵锐的肩膀,“你的稿子的照片呢?”
  “我正在处理。”闵锐连忙答应。笔记本电脑上散发着幽幽的光,映着闵锐的表情明明暗暗。 他把写好的文稿和配图打包发给同事,然后就听见远处传来人们惊恐的呼喊。
  零散的枪声响起,一切再次回到可怕的寂静。
  “怎么了?”闵锐随口一问。
  一个小个子士兵跑到前面看了看,又跑回来,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串当地语言。他们大多不会外语,只懂自己本国的语言。而这个小个子因为懂几句英语,被特意分到了闵锐身边。
  闵锐听得头疼,只能假装自己听懂了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在小个子士兵离开的时候,闵锐觉得自己的耳边响起了隐隐约约的钟鸣声。
  “哎,你听到声音了吗?”闵锐用汉语问身边的同事。
  “没什么奇怪的啊。”同事认真的听了一下外面,“没打仗。”
  闵锐环顾四周,发现确实没有人因为莫名其妙的钟声而分神。而那钟鸣声也只响了一声,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概我幻听了。”闵锐摇摇头,“我先去睡一会儿吧。”
  “早点休息,别累坏了。”同事关切的看着他,挥挥手示意闵锐赶快去休息。
  闵锐慢慢的靠着墙坐下,双手环抱住自己,头埋在胳膊里。一切噪音被隔绝,只剩下他自己的世界分外清晰。
  但是在这个不太长的梦境里,那钟声反复的出现,带着厚重的回响和尖利的哭声。 这一切像是刀刃切隔着神经一般,让抽痛从闵锐的大脑传递到四肢百骸。 闵锐试图捂住耳朵,但钟声仿佛是从耳蜗里面冒出来的,根本无从躲闪。
  谁来帮帮我。闵锐近乎绝望的想让自己醒过来,却在梦里越陷越深。
  直到一声嘹亮的犬吠打断了魔咒般的钟声。犬吠一声接一声的响起,终于盖过了一切声音。闵锐站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双明亮的棕色眼睛。那双眼睛温柔的望着他,兴奋而亲切。
  闵锐伸出手去,摸到了温暖的皮毛。
  那是一条大型犬,乖顺的站在闵锐面前,轻轻的拱了拱闵锐。
  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把闵锐推出了梦境。他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张放大的人脸。
  “啊啊啊啊……”闵锐吓得一个激灵,脑袋撞到墙上,疼得他直冒眼泪。
  吓到他的那个男孩笑得眯起了眼睛。
  “我叫杨英豪,你的新同事。”男孩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伸手把闵锐拉起来,“你的头没事吧?”
  闵锐捂住被撞疼的地方,原本一肚子的气在看到杨英豪可爱的笑容之后撒的一点也不剩:“没事没事,我自己缓缓就好了。”
  “你刚刚睡觉的时候一直在乱动。”杨英豪拍了拍闵锐身上沾着的灰尘,“做噩梦了?”
  “算是吧。”闵锐点了点头,精神倒是恢复了一些,“没什么大事。”
  最后两个人并肩坐在笔记本电脑面前,小声商讨着下一篇发往国内的通告要怎么叙述。在杨英豪低声的说话声中,闵锐精神极度放松,再次昏昏欲睡起来。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头一歪,倒在了杨英豪的肩膀上。
  杨英豪伸手搂住闵锐的肩膀,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这一次闵锐没有做梦。他醒来的时候周围正枪声大作,年轻的男孩子们缩在不多的掩体后面对外扫射,阻挡敌人进入。
  “怎么又来了?”闵锐手忙脚乱的把设备往收银台里一推,然后看到杨英豪正对着掩体外的战斗探头探脑。
  听到闵锐的问话,杨英豪把身子缩了回来,目光冷静的看着闵锐:“刚刚看到有不少人都退回来了,估计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杨英豪说的话,那个小个子士兵绕过人群跑了过来,对闵锐比划了两下,然后说了几句语调奇怪的英文。
  “他问我们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转移。”闵锐叹了口气,把笔记本电脑装到电脑包里,背在身上试了试松紧度。杨英豪也把那些摄影设备敛到一起,拿一个袋子装着。
  另外那个同事也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只等着最后离开。
  他们在这个据点停留了不到四天,就又得踏上颠簸的旅程。
  小个子士兵在前面给他们引路。他怀里抱着枪,一刻不敢松懈的从后门观察了很久,才向闵锐挥了挥手。
  四个身影从狭小的后门溜了出去,通过短短不到五十米的路程,奔向前面接应的车辆。
  闵锐走在最前面,把杨英豪留在相对安全的中间。透过翻起的烟尘,闵锐能看到那辆越野车正等在不远处。
  然后闵锐感到自己仿佛踩到了什么。
  火光迅速的炸裂开,把世界涂抹成血的颜色。那一刹那闵锐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就像是已经死了一样,只有头脑还清晰的可怕。
  杨英豪在炸弹炸开的瞬间扑过来按住了他,紧紧的捂住了他的耳朵。
  等到硝烟都散开、只剩下一些火苗在燃烧的时候,杨英豪才把按住闵锐的手松开。
  闵锐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
  “闵锐!”杨英豪吓得不知所措,只能一遍遍的喊着闵锐的名字,“闵锐!你看看我!”
  “他们都死了吗?”透过无比安静的火光,闵锐的声音传到杨英豪耳朵里。
  杨英豪无言以对。
  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现在已经埋葬在烈火之中,只有灵魂能遥归故土。
  闵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杨英豪:“我为什么还活着?”他知道是自己踩中了炸弹,是他害了所有人。他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就像是从另外几条血淋淋的生命中偷来的苟延残喘。
  “因为我救了你。”杨英豪迎着爆炸后呛人的气息,给了闵锐一个拥抱。
  力度通过双手传递到闵锐的身体里。闵锐能感到杨英豪的手在微微颤抖。男生的胳膊紧紧的环住闵锐,像是抓紧了激流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怪我吧。是我救不了他们。”杨英豪的声音被限制在小小的空间里,显得闷闷的,“我只能救你。”
  “对不起。”
  闵锐也紧紧的抱住了杨英豪。他记得在炸弹炸开的一刻,杨英豪身边流动着璀璨的金色,不容置喙的把他们两个护在下面。
  “我又听到那钟声了。”闵锐的声音散在风里。
  杨英豪抬头看着闵锐。
  “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而鸣。”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