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看不见的恋人

#未知电话番外
#我保证那个小学弟没有暗恋栾雨
#小甜饼

  你那永不寂灭的灵魂穿过幽暗、冷晦的永恒,终于又回到我身边。
                                       ——拜伦
  如果有人问南开大学的奇人有哪些,一定会有人向你大力推荐他们的栾雨学长。
  栾雨学长人长的帅,学习好,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似乎有一个看不见的恋人。
  每天上午栾雨学长都会接到一个电话,大概是那个恋人打来的。这时候栾雨学长总会放下手边的一切事情,带着兴奋和满足向电话里的人问好。所以在南开的所有人都知道,要约栾雨学长一起出去,一定不要选在上午。
  不过谁也没有见过这个神秘的恋人。栾雨学长把这个秘密隐藏的很好,而这个人也从来没有主动出现在栾雨学长的身边。
  唯一的知情人只有经常跟着栾雨学习的一个小学弟。但是当你跑去问他的时候,他也只会摆摆手,意味深长的说一句:“不可说,不可说。”
  于是后来那些南开大学的学生们自动自觉的发散脑洞,补写了一个感人肺腑、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故事里那个女生因为绝症去世,于是栾雨学长就一直守着过去的爱情,假装自己的恋人还在身边。
  某一个阳光很好的上午,栾雨抱着手机,给徐萌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这个故事,并且笑得前仰后合。
  “你说她们怎么这么有才啊。”栾雨自己笑够了,“这差距可有点大啊。”
  徐萌不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不会很温柔的给他念诗,也不是因为绝症而离开,但是他会很温柔的冲栾雨笑,会给他做好晚饭,也会帮他冲一杯咖啡。
  那种不动声色的爱情,足够栾雨回味整整一辈子。
  “我要不然自己写写咱们俩吧,来个官方盖戳,也省的他们从那里乱猜。”栾雨站在校园的小角落里,看着阳光透过叶子的空隙洒落一个个圆斑,“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细微,层层叠叠的盖过来,像是人的呼吸声。
  “那就这么决定吧。”栾雨笑笑,“咱们这么传奇的爱情故事,应该好好写写。”
  之后,网络上悄悄出现了一个无名写手。他在微博上讲着一个故事,讲着爱和生活。他的文笔不是很好,没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是平平淡淡的叙述里,充满了坎坷后的平静。
  很多人被他笔下的故事打动。他从来不回私信,不看评论,像是在繁杂世界里的孤岛。
  在他的故事里,一场空难夺去了主人公爱人的生命。他们之间只剩下由神秘力量连接着的
奇特纽带。
  而在故事结束的时候,主人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爱人。他们迎着温暖的晨光相拥,然后走向未来。
  人们对这个结局议论纷纷。在这最后一个章节下,有一个不起眼的评论:“这好像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长啊。”  
  但是没人看到。
  栾雨非常满意的看着整整齐齐的文档,颇有成就感的对着电话里说:“我把这个故事写完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有更多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了。”
  陈泽坤还偷偷的给栾雨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打算弃理从文了。孙勇似乎也在电话旁边听着,因为不一会儿栾雨就听见了陈泽坤暗暗的抽气声。
  “下辈子我可能就是个作家了。”栾雨笑着回答,“我得提前练个手。”
  电话那边的陈泽坤沉默了一会儿,有些迟疑着说:“等以后你会去找徐萌吗?”
  “嗯?”
  “裂缝里面的空间是无限大。如果徐萌找到了入口,那么他也一定有办法让你进去。但是如果你决定进入裂缝,那么就没有所谓的来生了。”
  “你们的未来只拥有彼此,但是要忍受的可能是无穷尽的孤独。”
  栾雨沉默了片刻,忽然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文艺了?”
  “我可是好心提醒你。”陈泽坤哼哼了两声,“你自己可要想好。”
  “你觉得我舍得让徐萌一个人在那里待着吗?”栾雨语气轻松。
  之后孙勇又和栾雨聊了两句。他上了大学之后就离开了这座城市,连带着把陈泽坤也带走了。现在那座房子里住的是郭小舟,偶尔也会来一个少年。 栾雨听说那个少年叫杨英豪,是个妖,看上去挺年轻,但是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几千年。
  栾雨问郭小舟,杨英豪的来意是什么。郭小舟一边照顾着陈泽坤留下来的花花草草,一边摇摇头。
  “他跟你差不多,也是来找人的。”
  栾雨很少去想自己到底要活多久。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栾雨也就把离别看的淡了。那个学弟在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请栾雨吃了顿饭。小学弟抱着啤酒瓶子哭,絮絮叨叨的跟栾雨说,他觉得自己人生里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就是瞒着栾雨的日子。 他说觉得对不起徐萌,没把栾雨照顾好。
  “小屁孩,是我照顾你,好吧。”栾雨叹口气,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学弟,招手叫来了服务员,“在他醒之前先不要赶他,这桌饭的账我结了。”
  等第二天早上学弟给他发了条微信,上面是一张截图。徐萌在那次出差之前,给跟栾雨关系比较好的人发了微信,让大家记得提醒栾雨按时吃早饭,按时睡觉。
  “每次萌萌哥都给我们发很多消息。”学弟又发了一句,“他怕你不看微信,又怕你不听他的话。”
  栾雨看着那张图片,有些失笑。
  我在你眼里是不是还是个孩子啊,你要这么挂念着我。
  栾雨一直活到了很老,但是一直没有结婚。他离开的那一天天气很好。 栾雨躺在院子的藤椅上,安安静静的看着天空。无数的回忆从他眼前展开了一幅浩荡的画卷,足够他眯着眼睛慢慢的体会。
  手机就放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
  恍惚间,栾雨看到了年轻的徐萌。在无限空间里徐萌没有老去,一直都是栾雨最熟悉的样子。
  “你要接我走吗?”栾雨向徐萌笑了笑。
  徐萌弯下腰来凑近栾雨,伸出手来。
  而栾雨毫不犹豫的握住了那只手。
  两个轻盈而年轻的灵魂并肩远去,迎着阳光,走向属于他们的未知。
  “栾雨,我没找到那一对戒指。”徐萌拉住栾雨,目光很认真。他从背后伸出另外一只手,里面放着一个草编的戒指:“我只能给你这个。栾先生,你还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栾雨回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沉睡的躯壳,然后又回过头来看看徐萌。
  “徐先生,我愿意。”
                                            【END】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