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未知电话 下

#开放式结局来一个
#我尽力了
#我想写小甜饼

  陈泽坤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出一个声音,就害了这两个人。
  这也不怪他。现在郭小舟和栾雨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可怕,一个比一个痛苦。
  郭小舟算是陈泽坤认识很久的一个师兄,在唤醒记忆方面相当有研究。这次把他请来,陈泽坤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
  但是郭小舟在唤起别人记忆的同时,自己也算是被动的承受了对方的情感,对于他的身心也是种摧残。
  等着结束了得好好给师兄补补身子啊。陈泽坤托着下巴,神情惆怅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又要花钱,难过。
  栾雨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发出了音乐声。陈泽坤吓得一个激灵,扑过去一把按住了手机,结果还是有声音漏了出来。
  茶壶里滚动着的红色骤然变成死寂。栾雨猛地从无尽的心痛中挣脱出来,眼神一片空洞,找不到焦点。
  郭小舟也睁开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发白。
  “栾雨,那个人又给你打电话了。”陈泽坤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顾不得安慰些什么,直接把手机递给栾雨。
  栾雨接过手机,手忙脚乱的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的依然是渺远的风声。栾雨小心翼翼的凑近,努力想要分辨出记忆里的一分一毫。
  “徐萌,你还在吗?”
  栾雨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发抖。他闭上眼回忆着徐萌的模样,仿佛在脑海中勾勒出他走过茫茫旷野的样子。
  “栾雨。”手机里忽然发出微弱的“嘀”的一声,随后传来了徐萌的声音。周围到处都是哭喊声,只有徐萌的声音异常冷静:“如果你能听到的话,这可能是我能给你的最后一条语音信息了。”
  “我把银行卡的密码全部设成了你的生日,里面的钱够你未来的日常生活了。当然了,你自己想怎么安排都可以。”
  “本来我想的是,这次回去之后我们就结婚。我买了一对戒指,样式按着你可能喜欢的样子买的,里面刻了我们的名字。如果它能作为我的遗物回到你手里,你不要难过,就当我很好。”
  “栾雨,我爱你。”
  语音时间不长,听上去录的也很匆忙。栾雨难以想象徐萌是如何在即将要坠毁的飞机上,语气温柔的把一切都交代好,然后说“我爱你”。
  那一对戒指最终也没有来到他手里。它们遗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落满岁月。
  如果栾雨没有想起来,那这就是他和徐萌唯一的见证。
  郭小舟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静静的看着栾雨听完这一段录音。他现在终于从栾雨汹涌的感情中抽离出来,脸色好了不少。
  “这个人是不是在裂缝里被困住了。”郭小舟抬头看了看陈泽坤,轻轻动了动嘴唇,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陈泽坤摇了摇头。
  “与其说是被困住了,不如说他终于找到了。”
  
  栾雨挂掉电话之后,在表面上已经像往常一般平静。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向郭小舟深深地鞠了一躬。
  郭小舟也站了起来,向栾雨鞠了一躬。
  “现在我和坤坤都有一个推断,只是没法证实。”郭小舟的声音有点沙哑,“我们感觉徐萌的灵魂并没有进入轮回,而是找到了一个切割点。”
  “什么切割点?”栾雨皱了皱眉头。他自己现在也有点头疼,思考能力大打折扣。
  “一般来说,人死了之后,要么入轮回,要么变成厉鬼。”陈泽坤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这个话题,“但是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找到了裂缝。我们也说明不了这个裂缝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只能说,那是一个突破了生死的存在。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徐萌能把电话打给你。”
  “不过呢,他对于世界来说,依旧是不存在。”陈泽坤斟酌了一下语句,语速放慢了一些,“他能找到接通两个世界的办法,我只能说,他是个天才。”
  “当然了,裂缝一直在不断移动,所以徐萌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听到的背景音各不相同。”
  “也就是说,如果裂缝一直在移动,那么总有一天它能够回来,对吗?”栾雨忽然打断了陈泽坤的话。
  “是。”郭小舟替陈泽坤回答了这个问题。
  栾雨的眼睛迅速亮了起来,里面的神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他把手机塞到兜里,向陈泽坤和郭小舟挥了挥手:“那就行。我今天下午有课,得先走了。你们要收……”
  “不用啦,以后有机会你请我们三个吃顿饭就可以。”陈泽坤及时的堵住了栾雨的话,“交个朋友呗。”
  “嗯,朋友。”栾雨笑了笑,跟陈泽坤在半空中击掌,“也记得替我跟孙勇问好。”
  陈泽坤用力点了点头,站在门口看着栾雨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
  “感觉我们骗了栾雨啊。”陈泽坤扭过头来看看郭小舟。后者已经开始翻陈泽坤家里的冰箱,试图从里面找点吃的出来。
  最终郭小舟只从冰箱里面找到了一盒酸奶。他看了看保质期,然后拿出吸管来插上,一边小口吸着,一边含糊的说:“不算吧。虽然徐萌能找到这里的概率几乎为零,但是在我们以前的认知里,一个活生生的灵魂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进入裂缝、并且还能与外界联系的可能性,不也是几乎为零吗?”
  “所以说啊,一切皆有可能。”
  
  栾雨回到学校里之后,先去找了那个学弟。学弟听到栾雨主动谈起了徐萌的名字,吓得差点哭出来。
  在栾雨软硬兼施的手段下,学弟给他补充完了最后一点记忆。
  “当时你生了一场大病,我们从你的公寓里把你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神志不清了。然后你醒了之后也没再提过徐萌,我们也就说好谁也不能再说。”学弟眨眨眼,一边喝着栾雨给他买的果汁,一边念叨,“你能想起来当然是最好的了。”
  栾雨咬着奶茶吸管,过了很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他的生活又恢复了常态,那个电话也每天如期而至。栾雨接了电话之后总要向对面絮絮叨叨一会儿,从早上吃了什么到下午要上什么课,巨细无遗。 他期待着徐萌能够听见,并且从他的叙述里知道,这里一切都好。
  那天之后他碰见过孙勇几次。两个人隔着马路打了招呼,然后就能看见陈泽坤从孙勇身后的某个角落里冒出来,一边亲热的搂着孙勇的肩,一边嘀嘀咕咕的说话。孙勇总是嫌弃的推他,但是到最后还是默许陈泽坤把手放在自己的肩上。
  那一刹那栾雨忽然感慨,年轻真好。
  也许又过了一个月,栾雨再次失去了徐萌的电话。这一次他拿着手机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然后找了个角落安静的发了一会儿呆。
  这时,他听到耳畔传来了渺远的风声。
  
  
  
  
  
  
  
  
  
 
  
  
  
  
  

评论(2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