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未知电话 中

#可能ooc
#栾雨谈恋爱的那些事
#玻璃渣馅小甜饼

  等栾雨从记忆中回过神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这期间孙勇和陈泽坤就坐在一边盯着他的脸色,生怕栾雨情绪一激动把桌子给掀了。
   栾雨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说出来了些什么。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勉强向陈泽坤笑了笑:“对不起啊。”
  “你的记忆不完整啊。”陈泽坤眨眨眼,扯了一张卫生纸,往上面刷刷刷的写了几行字,“明天上午再来一趟,我找个能帮你的人。”
  “行。”栾雨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他现在只希望能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在梦里梳理自己得到的细节。
  徐萌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了几圈,非但没有褪色,反而变得愈发熟悉。
  “我送送他。”孙勇站起身来,用眼神示意陈泽坤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陈泽坤自然也是乖乖的坐在原位置,目送着两个人前后离开。
  “别想太多了。”孙勇走到楼下的时候,看着脸色依旧阴郁的栾雨,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最开始也接受不了,但是还是得面对。”
  “我不是接受不了。”栾雨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看孙勇,“我现在能想起来,当时徐萌走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么隔着人群看了一眼……”
  就那么一个眼神,栾雨几乎就确定,徐萌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可这句话再也没能说出口。
  
  第二天早上栾雨来的很早。这次来开门的不是孙勇,而是另外一个人。
  “你好,我叫郭小舟。”那人向栾雨笑了笑,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栾雨。”栾雨也礼貌的跟郭小舟笑笑。这次孙勇没在屋里,除了郭小舟,只有陈泽坤在客厅里捣鼓着一个白瓷的茶壶。
  “你来啦。”陈泽坤很熟稔的跟栾雨打了个招呼,把那个白色的茶壶递给郭小舟,“今天孙勇上学去了,不在。”
  郭小舟自从最开始那句话之后就一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栾雨。陈泽坤则是一如既往的话多,跟栾雨天南海北的聊了一通,句句不在正事儿上。
  聊过之后栾雨才发现,陈泽坤的知识储备一点也不比名校的毕业生差,甚至在见识上面还略胜于大部分人。
  “别紧张,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陈泽坤最后终于拍了拍栾雨的肩膀,挪到了沙发的最角落,把位置让给郭小舟。
  其实我一点也不紧张。栾雨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郭小舟没有笑容的时候显得相当严肃。他往那个茶壶里面加了半壶水,然后往里滴了一滴血。
  那滴血没有融在水里,反倒是颤颤巍巍的漂了起来,带着晶莹剔透的红色,停在了茶壶的正中间。
  “你也加一滴血进去。”郭小舟把刚刚用过的那根银针递给栾雨,“别太多了。”
  栾雨也不纠结于个人卫生的问题,大大方方的挤了一滴血进去。
  栾雨的血很正常的扩散在水中,变成很浅的颜色。栾雨探着头看向茶壶中央,发现最开始郭小舟的血像是细胞吸水一样,不断的膨胀起来。
  当那一点红色在水中炸裂开时,栾雨眼前化成一片红色。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汇成一片奇特的世界。
  “栾雨,你往前走。”郭小舟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你要找到他。”
  栾雨顺着声音来的方向往前走。画面越来越清晰,所有的繁杂都消退了,只剩下一条空空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穿着白色风衣的、瘦瘦高高的那个人回过头来,很温和的说:“我是徐萌。”
  栾雨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徐萌。他不知所措的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对方。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依赖感,似乎徐萌只是一个眼神,他就已经忘不了了。
  画面猛地一晃,变成了上海的街头。徐萌站在街边的奶茶店边,探着头跟里面的店员说着想要的口味。栾雨站在街的另一边看着,双手揣在兜里。
  徐萌很快点好了奶茶,隔着大街向栾雨挥了挥手。栾雨眯着眼睛看向街对面的这个大高个儿,也跟着挥了挥手。
  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笑着跑过去,嘀嘀咕咕的声音顺着风传到栾雨的耳朵里:“这俩人好帅啊!”
  “看上去真般配啊!”
  “克制不住写文的冲动了!”
  栾雨顿时觉得好笑。那两个女孩子丝毫不知道她们的悄悄话已经被听走了大半,走出去很远了,还在不断的往后张望。
  徐萌提着热奶茶回来的时候,栾雨丝毫不客气的拿走了那杯巧克力味儿的奶茶。
  “刚刚有人说咱俩般配,真有意思。”栾雨咬着吸管,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是吗?”徐萌也喝了一口奶茶,笑容很明朗,“那她们很有眼光啊。”
  栾雨一口珍珠卡到嗓子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意思啊。”栾雨一边咳嗽,一边用余光瞄着正在给他拍后背的徐萌。
  “就是说,我也觉得咱俩挺般配的,不如就在一起吧。”
  上海的灯光勾勒着夜色,但栾雨只能看到徐萌一个人。
  画面转变的愈发急促。两个人一起租的公寓,陪对方熬夜准备材料,一起去看电影……这些一晃而过的画面里,栾雨看到自己的时候,总是在笑着。
  再之后就是被人发现,被迫在家长面前出柜。虽然栾雨平时看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内心比谁都倔。他把话都跟家里说开了,一分退路也没给自己留,就这么干干脆脆的完成了生命里最重要的决定。
  家里断了栾雨的生活费,逼他回家。徐萌就每天晚上加班,硬生生的从不多的工资里挤出了栾雨的生活费和学费。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从来没吵过架,彼此相互扶持着,日子过的很安稳。
  栾雨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丝毫没注意自己的眼泪已经开始往下掉。
  最后一段回忆里,徐萌因为工作原因,要出国一趟。他走的很急,只在桌子上给栾雨留了个纸条。
  栾雨那天晚上有课,怕回去太晚会很麻烦,干脆住在了学校的宿舍里。第二天早上他回到公寓的时候,看见桌子上只剩下徐萌留下的字条。
  “有事出发,三天后回来,勿念。”
  栾雨立刻赶往机场,却只看见了徐萌提着箱子走向登机口。他站在候机室里看着徐萌往前走,心底忽然涌起巨大的恐惧。
  仿佛徐萌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在徐萌出差在外的几天,栾雨坚持每天晚上都给他发消息。每天晚上互相说完晚安之后,栾雨才敢安心的休息。
  第三天的时候徐萌似乎已经没什么事情了,给栾雨发微信的速度也快了。栾雨收到的徐萌发过来的照片,看着那一对简洁的男士戒指发呆。
  “等我回来。”
  这是栾雨收到的徐萌发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第四天,飞机失联。
  之后的画面再也不够清楚。一切都蒙着浑浑噩噩的色彩,让人头晕目眩。栾雨努力的去分辨,最后只得到了一片空白。
  但是故事已经结束了。
  徐萌没有回来。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