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未知电话 上

#听说最近刀子很多
#其实也不算虐
#灵异向小故事第二篇

  栾雨觉得最近自己的手机出了点问题。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他的手机开始不断的接到一个没有号码的电话。别的人打进来都有来电显示,但偏偏这个电话打进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全都是未知。
  原本栾雨是从来不接这种电话的,但就那一次,他鬼使神差般的接了起来。
  电话里没有人说话,只有很急促的风声。有时候这风声像是从狭窄的隧道里穿过一般,发出类似于呜咽的声音。
  然后栾雨毫不犹豫的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的同一个时间,栾雨依旧接到了这么一个电话。这一次风声里面仿佛又夹杂了水流的声音,裹挟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压抑的声音里散发出来。
  栾雨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没有任何人的声音,连最微弱的呼吸声都没有。
  这个电话像是有无形的东西在操控,在每天上午的九点四十五分准时来到栾雨的手机上。
  第三天的时候出现了叶子晃动的声音;第四天出现了石头滚落的声音;第五天则出现了沙子摩擦的声音……这个电话的发源地似乎在不断的变化,却又执着的准时赴约。
  栾雨也找了在联通公司的朋友帮忙定位这个电话的发出地,但是根本找不到确切的坐标,电话号码也查不到。
  如果栾雨没有接到这个电话,那么这个电话在世界上就是不存在的。
  除了栾雨,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这个电话的存在。
  有朋友劝栾雨换一个电话号码,说这种事情有点邪门,不吉利。不过栾雨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吉利的,再加上换电话号码也很麻烦,就干脆这么用下去了。
  这样的日子坚持了将近半个月,直到有一个星期五,栾雨在上午没有接到熟悉的电话。
  原本应该是好事,但栾雨却心烦意乱了一整天。他总是时不时的拿出手机来看一眼,生怕错过了这个未知来电。
  第二天,这个电话依然没有打过来。
  “你瞎想什么啊。”他的一个学弟看到栾雨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个电话也不一定非得要打给你啊,说不定人家觉得你没意思了,换了别人呢?”
  “就他还能始乱终弃啊?”栾雨拿出手机来看了看那一串的未知来电,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你上次说的那个专门搞灵异事件的那个人,他电话是什么来着?”
  
  第二天早上,栾雨沿着学弟指的路,一路打听着找到了新城路十三号。他都从这个城市里生活了很久了,却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狭小的巷子里。
  幸运的是,他很顺利的就找到了那个人的家门。
  来给他开门的是一个穿的很休闲的少年,带着一个嘻哈风的帽子,脸色不太善意。栾雨还在揣测这人的身份,就看见另外一个男生从卧室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还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你好,我是陈泽坤。”整理完衣服,男生领着栾雨坐到沙发上,笑着跟栾雨握了握手,“请问您遇到的具体事情是什么呢?是见鬼了还是做噩梦了?”
  “也不能算,就是……哎,”栾雨觉得自己也没法解释,只能拿出手机来找到通讯记录,“我一直接到这个电话。”
  最开始来开门的那个少年依旧板着脸坐在一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陈泽坤讨好一般的往少年身边靠了靠,然后接过栾雨的手机,上下翻了翻记录,随后皱了皱眉。
  “已经很长时间了,但前天开始,这个电话就消失了。” 栾雨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这不是好事吗?”陈泽坤把手机放下,“事情解决了啊。”
  “但是我觉得……不安。”栾雨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那种非常习惯的事情忽然消失,在栾雨心里就像是扎了根刺,总是不舒服。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栾雨,这个电话非同寻常。
  “你原来有没有经历过什么灵异事件?”陈泽坤敲了敲桌子,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栾雨。
  “没。”
  “那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人去世?”陈泽坤又问。
  这个问题在栾雨心里稍微停了停,随后他再次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陈泽坤从茶几下面拿出一张表格和一支笔递给栾雨,“你自己好好想想,然后把这个表填完。不知道写什么的可以问孙勇。”
  陈泽坤指了指坐在一边的少年。少年抬起头来看了陈泽坤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又把头低下了。
  栾雨结果那张表格来看了看,发现上面基本上都是些莫名其妙的问题。除了姓名、性别、联系方式这一类比较正常的问题,其他的都是问关于妖怪鬼神之类的东西。
  陈泽坤拿着栾雨的手机,蹲在阳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个东西你随便填填就行。”孙勇看到栾雨填的很艰难,终于开口道,“他也不会仔细看的。”
  “他不看吗?”栾雨看着自己认认真真填着的表格,顿时觉得有点心疼。
  “你可以当成打发时间。”孙勇挪过来一点,看了看栾雨填的内容,“这些都是个参考,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困扰你的那个东西。”
  栾雨又看了阳台上的陈泽坤一眼。少年已经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嘴里念念有词。过了一会儿,陈泽坤把那张纸贴到墙上,从旁边的小盒子里取出一根银针,扎破自己的手指,往黄纸上沾了一滴血。
  迎着阳光,栾雨模模糊糊的看到那滴血在纸上画出了两个字。
  两个字写完,那张黄纸就像是丧失了生命,落到了地上。
  陈泽坤拾起那张黄纸,慢慢悠悠的走到栾雨身边,递给他看:“刚刚我用你的手机回拨了那个电话,试着找了找手机的主人。”
  “这个叫徐萌的人,你认识吗?”
  栾雨怔怔的看着那两个字,刹那间觉得异常熟悉。零碎的片段从大脑中横冲直撞,但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位置。
  “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啊。”孙勇“咦”了一声,拿出手机来打了几个字,然后把结果展示给陈泽坤看。
  那是一则简短的讣告,说是有一架飞机在飞行途中失联,飞机上十二名乘客全部失踪。
  而在这十二个失踪的人之中,就有一个人叫徐萌。
  “已经过去两年多了,这些人相当于已经确认死亡了。”孙勇补充说。
  栾雨盯着那一段文字,从那冷冰冰的手机屏幕上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悲痛,狠狠地砸在心上。
  “我应该记得他。”栾雨一字一顿的说着,刺痛感从脑海里穿梭。他试图抓住些什么,但是很难找到一切的联系。
  陈泽坤和孙勇都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栾雨。
  最后在栾雨脑海中出现的画面是机场。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快步走向登机口。白色的风衣被他走路带起的风卷起,显得很有力度。
  他想起自己跌跌撞撞的跑到机场大厅,面对着那个背影声嘶力竭的喊了一个名字。
  “徐萌!”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