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坤勇】你背后有人 上

#一点也不可怕的灵异向小故事
#可能没有下篇
#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坚持打字

   小女孩和洋娃娃跳舞
  跳啊跳啊转圈圈
  
  孙勇觉得自己今天似乎在街上碰见了个傻子。
  那人也不过十七八岁,穿着很随意的休闲T恤,配了牛仔裤和运动鞋,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挺像个正常人。
  但是他却在孙勇去买关东煮的时候拉住了孙勇,神色严肃的跟他说:“同学,你背后有东西啊。”
  孙勇不假思索的伸手摸了摸后背。他后桌平时总是喜欢搞点小动作,周围的一圈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不是。”那人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孙勇,把他拉到一边,“你背后有个人。”
  虽然在别人这么严肃的表情下笑出声来很不礼貌,但孙勇还是发出了嗤的一声。
  “我叫陈泽坤。”那人见孙勇不屑一顾,只是笑了笑,递给了孙勇一张名片,“如果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孙勇随手把那张名片塞进了兜里,拍拍衣服走的很潇洒。
  怕不是真的有病吧。孙勇在走过了一个路口之后又拿出那张名片来看了看。
  名片上印着陈泽坤三个大字,下面还跟着一串手机号。背景上是一个烫金的图案,上面弯弯曲曲的纹路,随意的就像是孩童涂鸦。
  真是莫名其妙。孙勇看着红灯变成绿灯,然后跟着匆匆忙忙的人群一起行动。
  那张名片再一次被塞回了衣兜里。
   孙勇现在住在学校宿舍。这个周末大家基本上都回家了,整个宿舍只剩下孙勇一个。他自己倒是乐得自在,吃完关东煮之后写了会儿作业,就爬到自己的床上去玩手机了。那件衣服被孙勇随手扔到了下铺,衣服的一个角落在了地上。
  这所宿舍是他们学校最老的一栋,基本上建校时就修好了。因为当时学校经费和空间都不够,这栋宿舍楼只好修在了背阴处,常年看不见阳光,唯一的一扇窗户就跟摆设一样。
  再加上这个时候正好是冬天,天黑的快,外面的风呜呜的吹着,吹得玻璃都跟着抖几下。孙勇听着觉得有点瘆人,从床上探出手把窗帘拉上了。
  拉上窗帘之后室内猛然安静了不少。孙勇裹着被子看了会儿手机,然后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下了床去关灯。
  孙勇特意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是十一点三十二分。
  这一觉孙勇睡得不太安稳。他靠着墙,但总感觉有什么硌着自己的背,冰凉的感觉穿过被子透进来。
  这什么玩意儿啊。孙勇忍无可忍的睁开眼睛,准备看看背后到底有什么。
  但是当孙勇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忽然意识到,外面的风声似乎已经停了。
  死一般的沉寂从小小的宿舍间蔓延开来。孙勇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对面的床铺上做了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个碎花布娃娃。她低着头看向那个娃娃,脖颈形成了诡异的九十度角。而那个布娃娃的眼睛直勾勾的对着孙勇的床铺,细线缝好的嘴巴裂开一个弧度。
  就在孙勇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小女孩也抬起头,两个人刚好对视上了。
  小女孩没有眼珠,眼睛里一片空荡荡的白色。
  孙勇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梦里。小女孩在孙勇抬起头来的那一刻忽然开始哼一首歌,声音压在她的嗓子里,显得阴森而可怖。孙勇仔细听了一会儿才听清女孩唱的歌词:“小女孩和洋娃娃跳舞,跳啊跳啊转圈圈。”
  翻来覆去的一句歌词,却让孙勇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屏住呼吸,悄悄伸手去摸放在床头的手机。
  摸到手机的那一刻,孙勇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如此感激这个坏毛病。他把手机拽到被子里,按了开机键。
  白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孙勇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时间。
  零点零分。
  信号为空。
  亮起的白光似乎让小女孩感到了不适。她抱紧洋娃娃,缓缓的向孙勇爬过来。
  孙勇恐惧到无法呼吸。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膝盖下满是空气,却像是在地面上爬行一般,唱着歌爬过来。红色的裙子在她身后无风自动,洋娃娃的笑也愈发诡异,到最后几乎是在狂笑。
  在小女孩快爬到最中间的时候,孙勇拿住手机,猛地从床上滚了下去。
  两层的双人床打在背上生疼。孙勇不敢停留,用了最快的速度摸到门边,想要开门。
  但是他的手碰到的不是门把手,而是一堵墙。
  小女孩发出嘻嘻嘻的笑声,调转方向,再次爬向孙勇。她微微歪着头,布娃娃挂在她的胳膊上,来回摇晃着。
  孙勇手里只有手机。他紧紧贴着墙,手掌用力到要把手机捏碎。平时算惯了数学题的大脑疯狂运转,但除了害怕之外,孙勇觉得自己几乎无法思考。
  小女孩顺着双人床的梯子爬到地面上,一步一步向孙勇走过来。孙勇看着她的前进路线,忽然想起下午时碰见的那个叫陈泽坤的家伙。
  他说,要是碰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了,记得找他。
  可是现在手机没有信号,孙勇纵然能够越过小女孩跑到那件衣服旁边取出名片,他也没办法打出那个电话。
  小女孩似乎看出了孙勇的恐惧,咯咯的笑着,把布娃娃从身上拽下来,扔到地上。那个布娃娃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从脑袋里爆出一股带着铁锈味的液体。
  小女孩走到孙勇身边,把手机从他的手里抠出来。女孩的手劲大的惊人,那股凉意传遍了孙勇的掌心,让他只能任由小女孩把手机拿走,随意扔在一边。
  女孩拉住孙勇的手,一边转着圈,一边往房间的另一边走去。孙勇跟着小女孩的动作,僵硬的转着圈,往另一边走。这个角度下他几乎能看见小女孩的脖颈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像是……整个头曾经掉下来一样。
  诡异的歌声依旧在屋子里飘着。两个人正在慢慢逼近那扇窗户。窗帘已经被拉开了,窗外的月光安静的落在地面上,像是在邀请什么。
  孙勇恍惚间觉得,这样真好啊,就这么跳下去吧。
  小女孩的歌声愈发欢快。她拉着孙勇往窗边走着,红色的裙子在身后翻出一个个波浪。
  然后一个东西绊住了孙勇。
  那件衣服固执的躺在原来的位置上,伸出来的一个角缠上孙勇的脚踝。
  孙勇抬了抬脚,把衣服从自己的脚上踢开。
  衣服口袋里的东西因为这个动作而散了一地。那张名片落在孙勇脚下,刚刚好处在小女孩与孙勇之间。
  名片上的烫金纹样忽然迸发出猛烈的金光,把孙勇笼罩起来。小女孩的手被金光冲击着,腐蚀出丑陋的疤痕,散发出一团团黑气。
  尖利的叫声从小女孩口中发出,震得孙勇头皮发麻。他缩在这一团金光里,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个人影正走过来。
  一双温暖的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坚定的架住他的胳膊。
  “行了,剩下的我来。”不是很熟悉的声音透过周围的杂乱无章,准确的流进了孙勇的耳朵。他像是终于被安抚了一样,高度紧绷的神经一松,晕了过去。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