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坤勇】孤山不孤 下

#对不起这个结局写的很渣
#ooc怪我
#坤坤日后的被家暴的开端

  孙勇醒来的时候后脖颈还在隐隐作痛。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并没有血。
  看来下黑手的那人还是手下留情了的。孙勇先是庆幸,又感到一点无力感。
  他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站起来,想要走两步,看看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正当他准备挪动的时候,忽然被一个人握住了手腕。
  “谁?”孙勇用尽全身力气一甩,下意识的想要摸腰间的剑。
  “别动啦,你还没好利索呢。”陈泽坤轻轻松松的把孙勇放倒在床上,把手里的碗递给孙勇。
  孙勇挣不开陈泽坤的手劲,颇为憋屈的被陈泽坤按在了床上。
  “把药喝了吧。”陈泽坤冲着那碗药抬了抬下巴,“我特意找人给你配的,别浪费了我将近半个月的工钱。”
  “下山去打劫的工钱吗?”孙勇冷冷的问。
  陈泽坤显然没料到孙勇会这么问。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支支吾吾的说:“这个事儿可说来话长了。”
  孙勇也没期待陈泽坤会给他答复,兀自在床上躺好,闭上眼睛:“我不喝,拿走。”
  陈泽坤若有所思的看了孙勇一眼,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你要是不喝我就喂你啦。”陈泽坤端起碗来,自己先喝了一口。
  孙勇听见陈泽坤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心道不妙。小的时候每当陈泽坤要戏弄孙勇的时候,说话声中总是带有这样微微的笑意。
  但是陈泽坤没给他机会。
  孙勇眼睁睁的看着陈泽坤俯下身来,嘴唇精准的贴在了自己的唇上。苦涩的中药让孙勇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但是他偏偏被陈泽坤嘴唇上的温度压制的动弹不得。
  一口中药从陈泽坤嘴里渡到孙勇嘴里本来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是陈泽坤像是故意的,趴在孙勇身上就是不起来。
  “你这样睁着眼很没情调哎。”陈泽坤蹭了蹭孙勇的鼻尖,然后把手中的药碗往后挪了挪,“来来来我们再试一次。”
  孙勇猛地坐起来,劈手夺过那碗药,咕咚咕咚全部灌下去,然后把碗砸在地上。他死死地盯着陈泽坤,眼眶发红,眼泪一直在眼底打转儿:“行了吧?”
  陈泽坤侧头看着地上的碎片,翻身跳下了床。他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包花生酥,放到孙勇手里:“孙勇。”
  孙勇没有伸手去接。
  陈泽坤自己拿了一块花生酥,放在嘴里嚼了嚼。花生的香味立刻散发出来,萦绕在孙勇的身边。
  “很早之前,我练完剑准备休息,听师傅说有个小师弟死活不肯练软剑,现在正在闹绝食。我到山上的伙房里煮了一碗汤圆,跑到柴房里去看那个小师弟。当我把门打开的时候他抬头看我,我觉得这个小孩子好可爱啊,比我还可爱。”陈泽坤缓缓的说,“然后我想逗逗他,结果一不小心把他弄哭了。所以我给他了一整碗汤圆,然后带他去后山,舞剑给他看。那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舞剑,连师傅也没见过。”
  “后来那个小师弟就练了软剑。师傅说他进步特别快,我听着也特别开心。他每天都跑来找我,要我教给他剑法。让我很苦恼的是,他每次来,我都要损失一块花生酥。但是哪怕这样,我还是很高兴。我喜欢他绕着我转的样子,喜欢他赌气的样子,喜欢他恼羞成怒的样子……他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我下山的事儿我没提前告诉他,怕他难过。我到梦泽城的时候每天都很想他,担心他会不会受欺负,也偷偷猜一下他会不会也在想我。结果昨天他来找我了,可是我好像又惹他不开心了。”陈泽坤把纸包放在孙勇手边,用讲故事的语气说着回忆,“我经常骗骗他,看着他气的掉泪会觉得很可爱。但是孙勇,你信我这一次,成吗?”
  孙勇在陈泽坤讲到一半的时候就转过身去不再看他,眼泪啪嗒啪嗒的砸在陈泽坤的枕头上。他听见陈泽坤出了门,然后轻轻的把门合上。地上那一堆碎瓷片已经被处理妥当,一丝一毫都没剩下。
  孙勇偷偷捏了一块花生酥尝了尝,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甜。
  一个蓝衣服的男孩趴在窗边,另一只手拽着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孩:“闵锐闵锐,咱们二当家的一直那么多愁善感吗?”
  闵锐狠狠地敲了敲男孩的头:“胡说。”
  “你怎么打我呢?”男孩有点委屈,“我好心啊。”
  “杨英豪,咱们这么听墙角已经很危险了,你再说话肯定会被二当家逮住。”闵锐又打了杨英豪一下,“走了走了,明天还有正事儿呢。”
  杨英豪眼巴巴的看着闵锐一点也不回头的走开,连忙跑过去跟上:“我错了还不行吗……”
  第二天早上孙勇是被陈泽坤叫醒的。陈泽坤一身利落的短衣,软剑缠在腰间,丝毫没有了昨天的影响。他把另一把、与自己的一模一样的短剑递给孙勇,然后催促他把衣服换好。
  “干什么去?”孙勇把软剑配在腰间。白玉如意上的红绳被换了新的,绳结打的乱七八糟,但是还算是牢固。
  陈泽坤冲他眨眨眼:“见见我们这里的老大。”
  孙勇哼了一声,但还是跟着陈泽坤出了门。这山寨也不算大,要是聚众会议的话只能在正中间的场地里。陈泽坤一边走一边跟孙勇说话,神态坦然自若。
  孙勇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大步跟着陈泽坤,就这么听着陈泽坤一路叨叨。
  寨子里最大的建筑里已经坐满了人。陈泽坤到场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左手边空下了两个位置。
  陈泽坤拽着孙勇,迎着所有的目光坐到其中一个位置上。孙勇本来不想跟陈泽坤坐在一起,但是四处看了看,只有陈泽坤身边剩这一个位置,于是勉勉强强的坐了下来。
  坐在正中央的是一个看上去就很健壮的男人。他看了孙勇几秒,表情变得有点古怪。
  孙勇觉察到了点不对,但是坚定的选择了闭嘴。
  杨英豪端着菜跑上来,摆到最中间。紧接着闵锐也端着菜进来,恭恭敬敬的把菜摆好。在这两个人的带领下,一群小孩儿鱼贯而入,把一道道菜肴摆在桌子上。
  孙勇看到杨英豪默默的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向陈泽坤比了个手势。
  陈泽坤端着酒杯站起来,向着老大抬了抬手:“今天我先在这里敬老大一杯。”
  孙勇心惊胆战的看着陈泽坤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酒,面色如常的坐下。那老大也哈哈笑着干了一杯,末了还把酒杯倒过来,证明一滴酒也没剩下。
  之后大家就开始吃菜。孙勇不插话他们的聊天,埋头猛吃。这里的菜比梦泽城里的饭菜好了几倍不止,一看就相当昂贵。
  旁边端菜的小孩咽了下口水,目光渴望。
  这里的领头的人过着好的生活,但是下层的人还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孙勇咽下一口菜,觉得原本诱人的饭菜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老大!”就在一群人吃得正开心之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附在坐在主位上的人耳边说了几句。那人神色一变,目光忽然凶狠起来。
  “弟兄们,我们之中,好像有个叛徒。”他站起身来,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掠过。所有人都吓得噤若寒蝉,只有陈泽坤还在努力给孙勇夹菜。
  “老二,”一把匕首狠狠地落在陈泽坤面前,“你干什么呢?”
  “我没干什么啊,发生什么大事儿了?”陈泽坤努力表示出疑惑,但在孙勇眼里却是妥妥的幸灾乐祸。
  “我们的粮仓被人搬空了,然后官兵已经在山下围着了。”老大冷笑一声,“你可不能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陈泽坤气定神闲的把桌子上的匕首拔起来,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抛给了孙勇:“拿着,等会儿下山去卖钱。”
  孙勇莫名其妙的接了一把匕首,拿在手里不知所措。
  “你?”老大被陈泽坤气的发抖,从座位旁边拿起刀就劈头砍过去。孙勇这反应倒是快了,毫不犹豫的抽出剑挡了过去。
  两把相同的软剑向同一个方向用力,把那刀生生断成了两截。
  “默契。”陈泽坤笑着夸了孙勇一句。
  孙勇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条件反射的给了陈泽坤一个白眼。
  “你这是要反了?”那人冷冷的问。
  “不是不是。”陈泽坤笑容满面,“您怎么这么客气呢,我哪天跟你一伙了?”
  周围的人这才像是反应过来,纷纷拿起武器。陈泽坤拉着孙勇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山寨门口那片空地上。
  “杨英豪你靠不靠谱啊?”陈泽坤招架住所有的进犯,忍不住喊了一声后面站着看热闹的杨英豪。
  杨英豪抱着胳膊,哼哼了一声:“现在可是想起我来了。”
  “3,2,1。”闵锐小声地数了三个数,然后冲陈泽坤喊了一句,“好啦!”
  孙勇看见陈泽坤灵活的躲开其中一个人的攻击,拼命向孙勇打手势。孙勇跟着陈泽坤的指示,几剑逼退了正跟自己对打的人,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寨门。
  陈泽坤也灵活的退开,跟着孙勇出了寨门。
  不过他在出来的时候还顺手把门也关上了。
  “你要干什么?”孙勇话还没问完,就被陈泽坤搂着腰带上了一棵树。
  陈泽坤得意的笑了笑,向孙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别说话,看烟花了。”
  孙勇半信半疑的从树上看下去。几道铁栅栏拔地而起,把那一群人困在中间。随后就是两道红色的烟雾从地上冒出来,发出刺鼻的味道。
  铁栅栏周围伴着红色烟雾的出现又响起了爆炸的声音。孙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紧接着就是山下传来了官兵的号令。
  “哎,可算是搞完了。”陈泽坤伸了个懒腰,凑到孙勇身边,捏了捏他的脸,“行啦,咱们回去见师傅吧。”
  孙勇看着陈泽坤笑盈盈的脸,迟疑的问:“你……”
  “哎,这窝山贼有听雨城何家的背景,所以气势挺嚣张,搞不掉。”陈泽坤解释说,“前几天徐萌给我稍了信儿,说是徐家已经限制了何家,所以我们这边也可以动手了。”
  “你们早就计划好的?你猜到我会来?”
  “那倒没有。”陈泽坤默默的往后挪了一点,“我本来想把你弄晕了拖到山下的。但是看你太可爱了,所以没忍住就把你带上来了。”
  “所以你都是演的,是吧?”孙勇面无表情。
  “不是,表白是真的!”陈泽坤惨叫着从树上跳下来,身后跟着一道剑风,“孙勇!勇哥!哥!别打脸啊!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陈泽坤!看剑!”
                                          【END】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