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萌】拜无忧 下

#ooc我的
#剧情不是很连贯的江湖故事系列第二篇
#祝大家新年快乐

  栾雨一直被徐萌拉出了何家大院。他现在有点不在状况,但自觉的跟着徐萌的脚步走着。
  “哎萌萌哥,你生气了?”在走了五十米徐萌还没有跟栾雨说话之后,栾雨率先沉不住气,伸手戳了戳徐萌,“萌萌哥你跟我说句话呗。”
  徐萌猛地站住,回过身来。栾雨一个不注意,直接撞在了徐萌怀里,揉着自己被碰疼的鼻子,倒吸一口冷气。
  “你干什么去的?”徐萌语气生硬,“你怎么进去的?”
  “我看见你进去了,所以就跟着翻进去了。”栾雨听着徐萌语气不好,连带着自己的语气也强硬起来,“你就当我多管闲事了,行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徐萌感觉栾雨像是赌气,无奈的缓和了一下语气,“我只是担心。”他主动伸手拉过栾雨,轻轻的抱了抱:“我不是在生气。”
  栾雨被这个拥抱搞得手足无措。他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又遇到了本来就有好感的人,更是生不起气来。
  “你的衣服还在我这里。”栾雨岔开话题,也掩饰住自己的表情,“还给你吧。”
  徐萌从善如流的接过了这个话题,点点头:“行。你先跟着我去我落脚的地方吧,到时候再把衣服还给我。”
  栾雨没有反对。
  徐萌住的客栈是一家比较大的客栈,门口人来人往的。他领着栾雨上了三层,推开一间屋子。这间屋子里很整洁,一张大床上被褥都是叠好的,常穿的衣服也被叠好放在床头,看得出主人是个很细心的人。
  栾雨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挑了个椅子坐下,然后把那件衣服拿出来放到床上:“这里面的那块银子我花了,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还给你。”
  “不必。”徐萌笑笑,“本来就是拿给你花的。”
  这句话说的太过轻松随意,让栾雨不由自主的怀疑起,自己与徐萌是不是真的在很早之前就遇见过。 他看着徐萌把那件衣服跟其余的衣服放在一起,还压了压衣服上的褶子。
  徐萌在何家与何公子的对话栾雨听见的不多,但是却听见了京城徐家的名号。这徐家说大不大,但要说小却也不小,正正好好是摆在皇都的一根刺。这家没什么特长,最大的功能就是盛产武将。从开国将军到如今的戍边大将,全部都是从徐家出来的英雄儿郎。
  于是皇上一直看不惯徐家,想尽千方百计的要除掉徐家,却又在外敌进犯时不得不求助于徐家。
  这几年何家不断兴起,很快就展露出了想与徐家分一杯羹的念头。徐家自然是不乐意的,于是两家就陷入了暗中角力的状态,互不相让。
  对此皇帝的态度倒是相当微妙,似乎并不打算插手这两家的争端,大概是存了渔翁得利的心思。
  徐萌敢拿家世跟何公子叫板,估计应该是出自京城徐家了。
  可是……栾雨纠结的打量了徐萌这身板几眼,觉得这人除了高,也没什么出众的身体素质。
  “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不学武的,所以就被家里赶出来了。”徐萌像是感受到了栾雨的目光,解释了一句,“我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
  “你不会是来这边替你们家来监视何家的吧?”栾雨盯着徐萌的眼睛,直截了当的说,“那这样徐家就能在京城的争端中牵制住何家,或者是直接扳倒何家,对吗?”
  徐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定定的看着栾雨。
  栾雨毫不畏惧的与徐萌对视。 视线交叉的时候,栾雨从徐萌眼底看到了一丝如释重负和无可奈何。
  “我是来监视何家的没错,但是我也不是代表徐家来的。”徐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修长的食指抵在栾雨唇间,“你没必要知道这么多。”
  栾雨感到唇间温柔而又强硬的力度,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嘴唇。
  “走吧,我们去吃饭。”徐萌随即就把手指收了回来,把那件斗篷披在身上,“这一带最好的酒楼当属逢春楼。但是你若是想找点儿不一般的,还得去巷子里逛逛。”
  两个人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走遍了有意思的小巷子。期间徐萌没买什么东西,倒是栾雨一路走一路吃吃喝喝不停。
  夜色降临的时候两个人在逢春楼门口道了别。徐萌向栾雨遥遥挥了挥手,然后往自己住的客栈走去。
  栾雨纠结了一下自己要住在哪里。毕竟他现在仅剩的钱都是徐萌接济的,实在没法去一些干净的客栈住一晚。
  最后他去了听雨湖。所幸湖边的那只渔船还没离开,静静的躺在湖边,像是在等着无处可去的旅客。栾雨挑开帘子,没有点灯,就这么披着衣服坐在船上。湖上的晚风带着寒意,卷起一串草叶的沙沙声。
  栾雨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徐萌家世显赫,而他只是个天地为家的游客。这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他又扪心自问了一下,若是徐萌希望就此在听雨城安家,那他自己愿不愿意一辈子跟着徐萌留在这里。
  行世路也好,流浪也罢,栾雨还没想过自己某一天会停下脚步。
  听雨湖沉默的倾听着世间万物,无悲无喜。
  远远的,栾雨看到了一道火光直上云天。从方位上看去,竟然像是徐萌住的客栈的方位。
  怎么回事? 栾雨顾不得多想,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火光亮起的方向赶去。
  街上一片混乱。女人穿着里衣就跑了出来,手里牵着大哭不止的孩子。男人们从水井里打了水,但却被火舌逼退。
  栾雨从四处扫视一圈,没发现徐萌的身影。他心底蓦地一沉,抢过一桶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浇透,转身就往火场里冲。
  “哎你不能进去啊,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被抢了水桶的人试图拽住栾雨,却被栾雨一把甩开。
  滚滚的浓烟很快就把栾雨的身影吞噬掉。一片模糊之中,栾雨只能凭着直觉摸索向徐萌的住处。短短的一段距离,栾雨却感觉自己像是走了一辈子那么长。
  木门已经被火包裹住。栾雨一脚踹开屋门,便被屋里的浓烟冲的倒退了一步。
  “徐萌?徐萌?”栾雨索性放开嗓子,在噼里啪啦的声音里喊出一串回声。
  “栾雨?”浓烟深处传来徐萌的声音。 徐萌拿着被水浸湿的布捂住口鼻,脸上全是烟灰,但眼睛却明亮的吓人。他的表情不知道是生气或是无奈,但更多的是惊诧。
  栾雨拽住徐萌,靠到窗台边上。底下的火光照的栾雨睁不开眼。他身上的水早就干了,火苗正蠢蠢欲动的往他身上扑去。
  “你抱紧我。”栾雨把徐萌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抑制住自己嗓子里的咳嗽声。
  徐萌看着栾雨已经变得灰扑扑的脸,感觉自己的心脏抽痛了一下。他双手紧紧的搂住栾雨,用披风把两个人都裹住。
  随后栾雨也抱住徐萌,毅然决然的从窗口上跳了出去。
  就在两个人跳出去的那一刻,徐萌的屋子塌了。一道横梁砸在刚刚两个人待过的位置,瞬间就点燃了那仅剩的一片空间。
  栾雨从袖子里飞出一只铁爪,在半空中勾住街对面的屋脊。他身上承载着两人的重量,没法直接顺着绳子荡过去,只能在即将撞上对面屋子的时候用力一蹬,跟徐萌一起摔在地上。
  周围的居民连忙把两个人扶住,随后送到请来的郎中那里。郎中给两个人身上烧伤的地方糊上药膏,又拿了两碗中药给他们俩灌下去。
  栾雨被中药苦得呲牙咧嘴说不出话。他向徐萌伸出手来,眼睛里的光芒几乎要把徐萌的眼睛灼伤。
  徐萌握住栾雨伸出来的手,轻轻捏了捏。他心底清楚的很,生死之交的恐惧和被暗害的愤怒,都不及栾雨出现在他面前时那一刹那的悸动。
  栾雨又侧头看了看徐萌,确认对方的安全后,几乎立刻陷入了沉睡。
  徐萌缓慢的从自己的床上站起来,挪动到栾雨身边。他看着栾雨,忽然笑了笑。
  哪怕是神仙也算不中凡人的宿命,他自己也自然算不出自己的命数。
  但是如果遇见的是栾雨,他愿意接受未来无数的未知。
  栾雨像是梦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往徐萌身边蹭了蹭,然后拽住徐萌的衣角,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徐萌俯下身,嘴唇轻轻的蹭过栾雨的额头。
  等到栾雨恢复活蹦乱跳的状态之后,发现徐萌已经把那家客栈的地方买了下来,重修了一家小客栈。
  “你还在这里呆着啊。”栾雨坐在柜台前,看着徐萌熟练的拨弄着算盘。这段时间何家在京城的发展出了点问题,弄得何家老爷子焦头烂额。
  栾雨怎么想,都觉得徐萌肯定发挥了点作用。
  “你真是小心眼啊。”栾雨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看着徐萌。
  “没办法。”徐萌没抬头,找出账本来记了些什么,“他们惹着我了。”
  “那你会不会记我仇啊?”栾雨伸手在徐萌眼底下晃了晃,却被徐萌一把抓住。
  “那当然要记着了。”
  栾雨挣了两下:“那你不会要报复我吧。”
  “嗯,罚你留在这里给我做掌柜的。”
  栾雨勾住徐萌的脖子往自己身边一带,然后大大方方的亲了亲徐萌的脸,笑得灿烂。
  “荣幸之至。”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