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萌雨】拜无忧 上

#江湖系列第二篇
#第一篇萌雨,ooc我的
#继续祝大家除夕快乐

  栾雨自认是江湖上最闲的一位。虽说他懂得东西不少,武功也可以排在前列,但因为行事作风太过随意,所以交了不少好朋友,也得罪了不少人。
  朋友们担心过栾雨的安危,但是栾雨自己却没怎么放在心上。 潇洒来去的真谛被栾雨落实了个彻底,想在某个地方找到栾雨,恐怕是比登天还难。
  由此,江湖人也就笑称这人为全能浪子,从心所欲,世间无处不可安身。
  栾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的,依旧做一个自在的行者。 所以他来到听雨城,其实就是奔着这个听雨湖的名头来的。
  听雨湖所谓听雨湖,自然是要等到雨天才能看到最美的景色。栾雨花了最后的银子租了一条渔船,天天在湖上乱漂,饿了就拿点干粮,再抓一条鱼炖着或烤着吃了。
  不过他运气不好,在湖上漂了半个月,都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
  就在栾雨准备放弃、动作娴熟的把渔船划到岸边时,他听见一个裹着斗篷的人向他招呼着。
  “你愿意带着我到湖上逛一圈吗?”那人客气的问道,斗篷角正好落在他脚踝的位置。
  个子真高。栾雨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然后向他抬了抬手中的桨。
  “上来吧。”
  “谢谢啊。”年轻人向栾雨露出一个笑容,“我叫徐萌。”
  “栾雨。”栾雨报了家门,等徐萌从船边做好,使劲一撑竹篙,让小船再度远离湖岸。
  水面上很平静,如同天上的蓝色染料不经意间洒进了人间,结果全部汇聚在这个湖里。栾雨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船,更多的是让小船自己漂在水面上。
  “你是哪里人?”栾雨跟徐萌搭话,“你也是特意来看听雨湖的吗?”
  “我不是。”徐萌摇了摇头,“我来这里办点事儿,顺便过来看看。”
  “可是这里很久没下雨了。”栾雨惆怅的看了看天色。天空边的夕阳都快要退去了,剩下深深的墨蓝色从天空的边角处聚拢过来。
  徐萌顺着栾雨的目光看了看天色,笃定的说:“今天晚上会下雨的。”
  栾雨震惊的看着徐萌,真的好奇为什么这个人能把原本不确定的事说的这么笃定。
  两个人又在湖面上漂了一会儿,谁也没说话。本来沉默应该是让人尴尬的一件事,但栾雨却总觉得,自己和徐萌就应该是这样。
  他们互不干扰,又彼此融入。
  就在栾雨准备睡着之后的几分钟里,他感到有凉凉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
  紧接着他就被徐萌晃了起来。
  “看见了没,下雨了。”徐萌把自己的斗篷展开,挡在自己和栾雨头上,“咱们进船舱吧。”
  栾雨伸手接住一点雨水,然后揉着脸,跟着徐萌进了船舱。徐萌从船舱的蜡烛边摸出火石,打了几下,把蜡烛点亮。
  雨水轻拍着湖面,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栾雨侧耳听着清脆的响声,挑起帘子往外看去。一片完整的蓝色宝石像是被刹那间打碎,变成一个个涟漪。
  “听雨湖确实名不虚传。”徐萌也透过那条帘子往外看,呼吸轻轻落在栾雨耳畔带着微不可闻的叹息声,“真好啊。”
  栾雨感觉自己耳尖痒痒的,听雨湖清脆的声音与徐萌低沉的男声交杂在一起,让他恍惚了一下,想起很久之前在京城时听到的一首曲子。
  “你来自京城?”栾雨问道。
  “嗯。”徐萌点点头,“我是个算账的。”
  他晃了晃自己包裹里的东西,果然发出了算珠碰撞的声音。
  “那你来听雨城干什么?”栾雨不解,“被赶出来了?”
  “算是,也不算。”徐萌笑笑。
  “那行吧,你着急上岸吗?”栾雨打了个哈欠,抱着自己的胳膊,整个人窝在狭窄的座位上,“承你吉言,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不急,咱们在这里凑合一晚上就成。”徐萌把自己的包袱整理了一下,“你睡那边?”
  回应他的是栾雨微微的鼾声。
  也许划了这么长时间的船,确实是累的狠了。徐萌把斗篷抖了抖,发现水滴依旧执着的粘在斗篷上。 他无奈的从包袱里拿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盖在栾雨身上,自己则胡乱的裹着斗篷,在渔船的摇晃中不甚安稳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栾雨醒的时候发现船舱里已经没有徐萌了。他身上还披着一件干净的衣服,上面带着皂荚味。栾雨挑开帘子走出去,发现渔船已经靠在了湖边,麻绳拴在湖边的木杆子上,湿润的泥土上还留着一串脚印。
  他走了啊。栾雨莫名的感觉到一丝遗憾。他很久没有这么想遇见一个人,仿佛他们就该一直在一起。
  那件衣服被栾雨细心的叠好放在包裹里。他沿着主街道一路往前走,有些纠结自己到底该怎么找点吃的。那件衣服里倒是塞了一块碎银子,但是栾雨也不好意思花了徐萌的钱。
  一来是他们确实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二来是栾雨还存着再次相逢的想法。
  但是肚子是真的饿啊。栾雨从自己包裹的角落里翻出了仅剩的六个铜板,走到一家小摊边上买了三个包子。听雨城民风纯朴,一个包子能顶一个大汉拳头那么大,里面的肉馅也足,一口咬下去肉汁都会冒出来。
  栾雨三口两口吃完了包子,觉得重新精力充沛。他一路逛着走,正巧路过一家大院。
  院门口,两个人正在客气的寒暄。栾雨一眼就认出了那件熟悉的斗篷。
  那不是徐萌吗?栾雨疑惑的看这两个人来回推让了一番,随后徐萌就被恭恭敬敬的请进了大院。
  “请问一下,”栾雨随手拦了一个人,指着这家朱红色的大门,“这是哪家啊?”
  “您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吧,这是我们听雨城第一大商家何家的大门,平时来这里的都是大人物。”那人拉着栾雨嘀咕了一句,“这何家可不是好惹的,公子要是没事儿就别久留了,赶快走吧。”
  栾雨跟对方道了谢,眯着眼睛看看高高的院门。何家他还真没听过,但是既然徐萌进去了,那他也进去看看吧。
  两个家丁站在大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四周。栾雨也没想着跟这几个家丁正面对上,装作不经意的绕到后门去。后门的院墙更高,但是在栾雨眼里却也简单。
  他先扔了块石头进去,确定没有人之后,轻轻松松的翻了进去。
  何家院子里也很讲究牌面,各种假山和小亭子弄得栾雨眼花缭乱。他一边躲开别人的视线,一边凭直觉去找徐萌。
  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在栾雨看到的第一间屋子,他就听见了徐萌的声音。
  “我来听雨城,并非家父的意思,也不想再受制于何家。要是何家真想用我,那不如让老爷子亲自来跟我说。”徐萌的声音冷静而镇定,“何公子,回见吧。”
  “徐公子在这里可是到了我们何家的地盘,怕是徐家手长也管不过来吧。”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何公子还想威胁我吗?真是好胆量啊。”徐萌听上去像是笑了一声,声音却是冷了下来,“我现在虽已不再朝廷,但对付何家,也算是绰绰有余。”
  随后里面传出了什么东西破空而出的声音。栾雨听得心惊肉跳,下意识的折下一截树枝,手腕一用力,把树枝甩进屋里。
  窗户纸被这一节树枝穿破,露出一个大洞来。栾雨也不再遮遮掩掩的,大方的迎着两个人惊诧的视线走进去。
  树枝拦住的是一只毛笔。笔杆是镶金的,却被一截树枝生生的碎成了两半。
  “何公子,告辞了。”徐萌连客气的笑都不屑于给了,拽住栾雨就往外走。
  “我奉劝何公子一句,有些人,该动不得,就别乱动心思了。”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