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点灯】山有木兮 下

#勤劳的我
#江湖系列第一篇完结
#祝大家除夕快乐

  刘星图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那个年轻人还没走,已经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这样子做生意没被抢真是天命了。刘星图站在门口看了看,轻手轻脚的走回到自己房间。
  走廊上的蜡烛明明暗暗的闪动着,让刘星图自己的心情也起伏不定。
  刘星图吹灭了蜡烛,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眼前不断的浮现着湖边那个白衣男子的身影,还有若有若无的歌声。
  不知不觉的,刘星图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刘星图从床上跳下来,换了一身新衣服,把昨天晚上那件沾满泥土的衣服往盆子里一扔,端着盆子下去打水。
  这次柜台前坐着的是那个算账的人。他向刘星图指了指水井的位置,另一只手底下无聊的播着算盘的珠子。
  刘星图打好水,把衣服往里涮了几下,干脆就把盆子端回屋里晾着。 透过窗子,他看见很多人都匆匆忙忙的赶路。路边有刚刚出炉的包子,热气腾腾的冒出来,蒙住了买包子的人的脸。
  这个烟火味十足的地方跟山上不一样。
   吃过早饭之后刘星图又去了一趟听雨湖。听雨湖边上的游人多了起来,有很多小孩子挽起裤脚,站在水里玩水,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不过那个白衣人不在了。刘星图绕着湖走了一圈,发现白天的听雨湖并不如晚上的好看。
  说到底也就是个普通的湖而已。
  刘星图第一次觉得时间是如此的难挨。夜色从天边徘徊着,就是迟迟不降落下来。他等了一会儿,干脆把追星剑拿上,再拿个钱袋子就出了门。
  “又出门呐?”客栈的老板坐在门口,旁边趴着那个年轻人,“去逢春楼?”
  “是。”刘星图有点奇怪这人为什么要主动跟他搭话,但出于礼貌还是回应了。
  “那你能不能帮我把栾雨领走?”老板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那个年轻人的肩,“到时候你回来我把钱给你。”
  “你就这么把我送人了啊?”名叫栾雨的年轻人愤愤不平的指责,“萌萌你这就不对了啊,抛弃亲夫吗?”
  “什么玩意儿啊你。”老板嫌弃的看了栾雨一眼,“养着你这个人我亏了不少钱了,卖掉怎么了?”
  栾雨笑嘻嘻的跳起来,从老板脸上亲了一口:“那不行,养了就得负责。你等我给你带宵夜回来啊。”
  刘星图看着两个人在一起的小动作,觉得自己还是与世无争的比较好。
  最后栾雨还是跟着刘星图一起出了门。逢春楼门口招呼的还是昨天那个店小二,一看到刘星图就很热情的招呼上来,连带着栾雨也收到了非同一般的待遇。
  “来来来客官这边坐好。”小二把酒壶端到桌子上,然后摆下四碟小菜,麻利的把筷子盘子都一一放好,“有什么需要就再吩咐小的,客官请慢用。”
  刘星图端起酒壶闻了一下,把那只小巧玲珑的壶递给了小二:“换成茶吧。”
  店小二打量着刘星图,似乎无法理解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的想法,但还是跑去端了茶壶上来,给他摆下一个茶杯。此时栾雨已经跑到大堂里去看了,根本不顾及自己与别人身份的差距。
  刘星图给自己满了一杯茶,然后四处张望着。酒楼里人也不少,大多数都已经开始聊天或互相吹捧,大概是在比较谁的位置比较好。
  “客官,今儿晚上呢还有这么个事,就是到结束张公子会给一位客人机会点曲儿。”小二凑到刘星图旁边又给他解释了一句,“不过今天晚上何家小公子也会来,这种机会大概也都定下来了,到时候您可别乱说话,抢了何公子的风头。”
  “行。”刘星图在心里颇不以为意,但还是答应了一句。那小二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听见门口传来马车停住的声音。他慌慌张张的拍了拍衣服,跑到门口去,恭恭敬敬的把那个衣着打扮都很讲究的公子请了进来。
  刘星图的位置在角落,但视野却出乎意料的好,看来那个小二收了钱倒也办了点事儿。那个何公子确实是仪表堂堂,言行举止间倒也谨慎有礼,只是一举一动还是显出高傲的姿态来。
  何家公子坐下之后基本上也就全部坐满了。烛光猛地暗了下来,只留下正中央的木台子上面有两个侍女捧着烛台,照亮了台子上的古琴。
  随后入眼的就是一袭白衣。火光温柔的照在乐师的脸上,被轻柔的琴声拨弄的左右摇摆。乐师的手指扫过琴弦时表情是漫不经心的,流淌出来的琴声也随心所欲,百无禁忌。
  刘星图怔怔的看着台子上乐师的脸,渐渐的和前一天晚上湖边的白衣人的脸重合在一起。
  居然是他。
  乐曲一点一点变得激昂起来。张梦南的衣袖在烛光间翻飞舞动,紧接着是一串越来越快的拨弦。琴声在最后的时刻戛然而止,然后烛光也在那一刹那间全部熄灭。
  人群中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刘星图抑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在微微抖动。那一串琴声仿佛刻每个人心上,不断的颤动。
  随后又是温温柔柔的曲子。烛台一盏一盏的亮起来,逢春楼里又变得灯火通明。张梦南坐在琴边,手指刚刚离开琴弦。他没有站起来,目光随意的从人群中略过,直到看见刘星图时,眼睛里划过一丝诧异,然后又变成了意味深长。
  刘星图确定张梦南也认出了自己,就像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张梦南一样。
  大概,也是缘分吧。
  张梦南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开始了下一首曲子。这首曲子明显就是用来助兴的了,刘星图也听得出张梦南并没有认真。
  大堂里逐渐变得嘈杂起来,人声混合在一起,几乎要把琴声掩盖过去。
  看来今天晚上最值得一听的就是刚刚那首曲子了。刘星图有点遗憾,一转头看见栾雨正在打包准备带走的炸糯米丸子和南瓜饼。
  “后面的听不听都罢了。”栾雨看到刘星图回头,解释道,“刚刚那一曲凌霄已经过了,剩下的就是大家吃吃喝喝,以及炫富了。”
  这家伙懂得倒也挺多。刘星图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是小瞧了这个看上去不太正经的人。
  “诶,那个琴师是不是认识你啊。”栾雨向木台子上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刘星图,“他看了你好几次了。”
  “是吗?”刘星图抬头看了一眼,却正巧对上张梦南的视线。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很久,然后是刘星图率先错开了目光。
  “不认识。”刘星图淡淡的说。
  栾雨并不相信刘星图的回答,但是他明智的选择了不再追问。
  又是几首随随便便的曲子过去,逢春楼的老板喜气洋洋的走上了木台。张梦南客客气气的跟对方点了点头,然后重重的按了一下琴弦。
  这一声响声成功的让全场都静了下来。刘星图托着脸颊看着张梦南,发现张梦南脸上闪过一丝不耐。
  “张公子,请吧。” 老板做了个请的动作,脸上的笑虚伪的堆砌着。
  张梦南随意的撩了一下琴弦,然后转头看向刘星图的方向。
  “那位公子,”张梦南抬手指了指刘星图,“我送你一首曲子,可好?”
   刘星图没想到张梦南当着何家公子的面选择了自己,先是顿了一秒,然后笑了笑,迎着全场的目光说:“那可就有劳张公子了。”
  “不客气。”张梦南坐到琴边,指尖灵巧的在琴弦间跃动。
  柔和的琴声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刘星图笼住。明明所有人都听得见琴声,但那一刹那,刘星图以为张梦南这首曲子只有他一个人听得见。
  张梦南唇边噙着一抹笑,低头看着古琴,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位情人。刘星图渐渐听出曲子里的欢欣或者是犹豫,悲伤或者是感动。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可以把曲子演奏的如此微妙。
  当最后一个音尘埃落定时,刘星图才恍然从张梦南营造的氛围里抽身出来。
  没有人鼓掌。更多的人都小心的打量着表情阴晴不定的何家公子,猜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逢春楼的老板脸色也不太好看,但是却还是强撑着笑容,对张梦南说:“张公子您看,咱们这……”
  “一晚上挑一位客人,规矩不能乱改。”张梦南回答。
  又是一片静默。
  刘星图盯着张梦南,忽然笑了笑。
  “张公子这一曲确实是美妙,星图在此谢过张公子了。” 刘星图答了一句,正考虑着该怎么继续回答,又听见身后传出了栾雨的说话声:“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想必何公子也是懂得风雅之人,不会扰了这一段缘分吧。”
  这一句说完,就是何家公子想不放过刘星图和张梦南,都不得不做出笑脸,向栾雨拱了拱手:“这倒也是。”
  “大家都还愣着干嘛,散了吧。”栾雨又趁机喊了一句。
  一众宾客恍然大悟一般,纷纷离场。何公子看了看栾雨和刘星图,又看了一眼在木台上围观的张梦南,发出一声冷哼:“你们等着吧。”随后披上外衣,大步走向门口的马车。
  等马蹄声渐渐远去,刘星图才抬头看了张梦南一眼:“你这什么意思?”
  张梦南忽视了身边脸色发白的逢春楼老板,微笑着说:“没什么意思。”
  栾雨从旁边看的心急,快言快语的说:“你没听出来张公子给你弹的什么?山有木兮这只曲子你没听过吗?”
  “啊?”刘星图原本想继续质问张梦南为何要把他置于这种境地,听见栾雨的打岔,思绪迅速被拉了回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张梦南依旧紧盯着刘星图,眼底是促狭的笑意,“而今,君可知我心意?”
  刘星图觉得自己晕乎乎的。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舌头却像是被打了结一样,说不出话来。
  “今天这一出听雨城可是待不下去了,京城也估计回不得了。”张梦南摇摇头,“这位公子可愿意收留我段时间?”
  “多长?”刘星图顺着张梦南的话问了下去。
  “不多不少,一百年刚刚好。”
  
  在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张梦南和刘星图都收拾好了行李,在小客栈门口跟栾雨以及客栈老板道别。
  “你们没关系吧?”张梦南向栾雨拱了拱手,“昨天倒是多谢栾公子出言相助了。”
  “没关系。我还在,何家就动不得栾雨。”客栈老板也向张梦南拱了拱手,回了一礼。
  刘星图也向栾雨拱了拱手。
  “我们走了。”张梦南拉过刘星图的胳膊,丝毫不顾刘星图小小的反抗。
  “大家江湖再见。”
  “后会有期。”
                                     【END】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