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点灯】山有木兮 上

#我大概是疯了
#一个小系列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在刘星图下山之前,师傅给了他一把剑,叫追星。在这满山的弟子中,刘星图年纪最小,但身手却一点儿也不输给师兄师姐。师傅从剑池里挑了一把上等名剑给他,确实也存了些让他一展拳脚的心思。
  刘星图背上剑,拿了盘缠,潇洒的下了山,留下一众师姐师妹嘤嘤嘤的告别声。
  真是麻烦啊。刘星图兴致缺缺的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无聊的想。
  山下的风光不比山上,但却多了些人气。沿途人声熙攘,终于勾起了刘星图已经丧失的差不多的兴趣。卖花的姑娘脆生生的招呼着客人,篮子里盛着还沾着露水的莲花和莲蓬。嫩绿的颜色撞着粉白相间的花,显得生机勃勃。
  刘星图买了个莲蓬拿在手里。他付钱时,小姑娘双脸羞得通红,像极了朝霞染红的云彩。
  这一切都与山上的生活不同。刘星图把莲子剥下来,一边走一边吃,准备找个歇脚的地方。
  “你们听说了吗?逢春楼这几天请了京城的乐师来奏曲子,据说是要为了何家少爷的生辰助兴。” 一个穿着打扮都很华贵的女人从刘星图身边走过的时候正在跟女伴聊天,身上的金钗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她的女伴捂着嘴笑了几声,语气里掩饰不住雀跃:“那是听说了。逢春楼前排的位子这都炒到几千两银子了。而且到了这个地步啊,怕是你有钱都买不到地方咯。”
  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却是彻底的勾起了刘星图的兴致。 他拦了一位姑娘,问清楚逢春楼的位置,便沿着主街一路逛了过去。
  当刘星图走到逢春楼的时候正好赶上午饭的时辰。小二在门口把客人往里面请,笑容满面的招呼着。
  “客官您几位?”小二眼尖的看着刘星图在门口站着,立刻殷勤的跑过来,双手在衣服上一抹,作势要把刘星图往里拉。
  “听说你们这里请了位乐师?”刘星图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小二的动作,“我打听打听,今天晚上可有演奏?”
  小二一下拉了个空却也没恼,笑眯眯的回答道:“客官您来得不巧,今儿晚上是首场,各位大人都争着来定咱这儿的好位子。所以啊现在您要是想来,恐怕是没有地方了。”
  “这乐师是谁啊,能这么大场面?”刘星图暗自吃了一惊。这逢春楼可是听雨城里最大的酒楼,要是连个位子都没有,未免太夸张了些。
  小二撇了撇嘴,像是在嘲讽刘星图孤陋寡闻:“客官连这都不知道?咱们请来的可是京城第一乐师张公子,要不然也不敢请那么多大人啊。”
  这下刘星图倒是知道这乐师是谁了。要是在京城,这位张公子的名字可谓是家喻户晓。这位公子姓张,名梦南二字,虽然是个乐师,但也称得上是个人物。一张桐木七弦琴,一曲凌霄,让原本寂寂无名的张梦南一下子得了皇帝赏识,亲赐了百两金子。也就从那个时候,无数达官贵人都以能得张梦南一曲为荣。
  看来这何家也是下了血本,非得给自家少爷办个风风光光的生辰宴。
  “那你看明天还有空下的位子吗,替我留一个。”刘星图下了个决心,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碎银子塞到小二手里,“别太靠前了,门口的就行。”
  小二喜笑颜开的把碎银子捏在手里:“好唻,客官您明天晚上来就成,可别误了时辰。”
  刘星图轻快的应下,从附近找了家小客栈住下。客栈老板是个年轻人,一张算盘摆在柜台上,笑容很和善。
  “住三天是吧?”年轻人拨弄了下算盘,“拿着钥匙上二楼左拐第三间,一共六百个铜钱。要吃的还要加钱。”
  刘星图拿了钥匙准备上楼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人飞快的冲进来,手一撑翻过柜台,拿了客栈老板放在柜台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萌萌哥你猜我听说什么了?”
  就这么几下,那杯子里的水居然一点没洒出来。
  “你天天不务正业的,估计下个月客栈就得关门。”刘星图上楼的时候听见客栈老板教育那人的声音。
  虽然是指责,但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反倒是很宠溺。
  刘星图没心思关心这种人情世故。他上了楼之后把不多的衣服堆进柜子里,然后仔仔细细的把钱数了一遍。他带的钱不少,要去听个曲子,应该也不会给他太多压力。
  不过自己为什么要去听这个曲子呢?刘星图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可能想去就去了,哪儿这么多为什么。刘星图自己找了个解释,翻身躺到床上。
  这家客栈的价格不贵,环境却很好,床也柔软舒适。刘星图把外衣盖在身上,枕着陌生的枕头,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
  等到刘星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夏天的天色暗的晚,但是这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灯火通明。刘星图看了看逢春楼门口,一群穿着富贵的人推推挤挤的走出来,隔着一条街刘星图都能感觉到冲天的酒气。
  给这种人弹琴,真是浪费了。刘星图伸了个懒腰,准备上街找点乐子。
  下午坐在柜台前的那个年轻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冲进来的年轻人。
  “现在街上有些闹事儿的人,你一个人小心点啊。”那人打量了一下刘星图,目光在刘星图的剑上停顿了一下,“早点回来。”
  刘星图冲他笑笑,出门去了。
  晚上已经没有了白天燥热的空气,风也吹得刚刚好。刘星图一路沿着街走,也不知道拐了几个弯,直到看见了一个蓝汪汪的湖。
  这个湖就是听雨城名字的来历了。这湖名为听雨,据说一到雨天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所以就出了名,导致很多文人雅客都来到这里,只为一睹听雨湖的风采。
  此时湖边很安静,只有芦苇发出的沙沙声。刘星图踩着草叶往前走,忽然看见湖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衣的人。
  那人身体微微前倾,像是要掉进水里。
  刘星图一惊,脚尖点地,飞身掠过去拽住那人,用力往后一拉。那人被拉了个踉跄,向后仰倒,正好压在刘星图身上。
  两个人摔在湖边柔软的泥土上,发出一声闷响。
  “你不要命了?”刘星图推了一下身上压着的人,“起来。”
  “嗯?”那人慢条斯理的翻了个身,刚好把刘星图限制在身下,“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拉我呢?以为我会掉下去?”
  刘星图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对方把自己压的死死地,一点也动弹不得。
  这人也会武功啊。他盯着面前那双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睛,脸上开始发热,更加用力的向上一推:“我说你起来。”
  那人见刘星图像是真的生气了,笑吟吟的起身,还帮刘星图拍了拍衣服上的土。
  “你来这儿干什么啊?”那人看着刘星图,不紧不慢的问,“这么晚了。”
  “我高兴。”刘星图哼了一声,大步往前走,试图甩开这个人。
  “真巧,我也是。”那人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准确的送到刘星图耳朵里。
  刘星图止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白色的衣服在夜色中很明显,更显出那人丰姿绰约。
  远远的,他听见那个人哼起了一首歌。歌词很模糊,但是调子很好听。
  刘星图就回头看了这一眼,然后就向前走去。
  湖水微微荡漾着,随着飘渺的歌声,散开一丝余韵。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