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点灯】未完待续

#随手摸鱼
#ooc我的
#大家情人节快乐

  是不是有点太瘦了?张梦南看到刘星图时的第一个反应其实是这个。
  小少年穿着打扮都很随意,笑起来有点张扬,但是耀眼。他平时不跟人交流,只是自己窝在一个角落里,但是若你主动去跟他聊天,就会收获一个大大的笑容。
  比赛进行到1V1之前,张梦南跟刘星图一直都鲜少有交集。一百个选手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也没人要求你必须跟所有人打交道。 张梦南一直是秉持着随缘的想法,居然真的跟刘星图一句话也没说上。
  曾新异说张梦南的性格有点佛系,不争也不抢,张梦南就一本正经的点头。曾新异很无奈的看着他,竟然无端的带了点老母亲的心态。
  到两个人PK的时候,张梦南依旧是那个性格,能让就让,反正没影响到自己的解题就行。虽然最后是输了,但是张梦南也没觉得自己有多么失落。
  打开微博的时候他看到一边倒的骂声。有人一边在曾新异的微博下面骂,一边跑过来安慰他。张梦南拿着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有点抱歉,似乎自己的礼让成了别人困扰的源头。
  曾新异被骂倒也没什么影响,拉着张梦南来了张自拍。“梦南你看吧,我给你说这是比赛,你这样总让我感觉我欺负你了啊。”
  “个人爱好嘛。”张梦南看了看曾新异,“我要是挤你,怕是你连图都看不见了。”
  曾新异笑着说是是是,咱别比谁体格健壮啊。
  张梦南行李收拾好的那一天晚上接到的节目组的电话。节目组的人员语气恳切的问他,愿不愿意多参加一个项目。
  “啊?”张梦南看着自己都收拾好了的行李箱,听着工作人员解释完情况,“所以刘星图没法比了,是吗?”
  “是啊。”对方回答,“现在正在争取给他一个上台的机会。”
   “我考虑考虑。”张梦南挂了电话。
  他把行李箱放回到床头,从选手群里问到了刘星图住的房间。但是他敲门的时候又有点忐忑,担心能不能和刘星图把这个对话进行下去。
  门一会儿就打开了。刘星图穿着睡衣和棉拖,看到是张梦南的时候愣了一下。
  “梦南哥怎么来了。”他把张梦南领进来,自己就随意的坐到床边。
  张梦南看看刘星图露了一半的脚踝,忍不住说:“你不冷吗?”
  “不冷。”刘星图指了指自己对面,“我空调温度调的高。”
  张梦南感觉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自己可能要演化成下一个具有老母亲心态的人了。
  “你知道退赛的事了吧?”张梦南斟酌了一下,最后还是直接问了,“节目组想再给你找个对手,你知道吗?”
  “知道。”刘星图点点头,“他们跟我说了。”
  “你有什么看法吗?”
  “没有啊。对手是谁都一样。”刘星图笑着说,显得元气满满,“我无所谓啦。”
  张梦南看着刘星图自信满满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低看了这个年轻人。 他也忍不住笑了笑,下意识的想去揉一揉刘星图的头发,又想到两个人其实没有那么熟,生生的改成了拍拍刘星图的肩膀。
  “那你加油啊,不打扰你学习了。” 张梦南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顺手制止了刘星图想要站起来的动作,“别送别送,我就住在你们隔壁,自己回去就是了。”
  “那梦南哥再见。”刘星图也不跟张梦南虚让,走到写字台边,拿起夹在书中的笔,连头也没回。
  张梦南看到那本书上做了很多笔记,看上去还挺认真。
  很可爱啊。张梦南关上门的时候这么想。
  他回去了之后给节目组回了个电话,说自己愿意接受这个挑战。曾新异听说了他这个选择之后有点担心,觉得这样子可能会让张梦南受点委屈。
  “很多选手都没接受。”曾新异解释的很冷静,“这样肯定会有人说你黑幕,你以后可能会被骂的很惨。”
  “像你这样?”张梦南笑着问他。
  曾新异看着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张梦南,没有再说话。
  “其实我感觉这样对星图也挺不公平的。”张梦南把外套脱下来,躺到床上,“但我我只能这么帮他了。 ”
  “他是个好孩子啊。”
  第二天的时候节目组把他们的比赛规则发给了张梦南,让他来录制现场试玩一下。当张梦南换好衣服赶到录制现场时,发现刘星图已经等在那里了。
  “梦南哥。”刘星图像是已经得到了消息,表情很从容,没有惊喜也没有失望。他脚步轻快的走到张梦南身边,给了张梦南一个拥抱 。
  张梦南没想到刘星图会抱住他,错愕之余也连忙抱了抱刘星图,还拍了拍他的后背。
  “等下好好比赛。”张梦南说了一句,又觉得这句话有点多余,“鼓励鼓励你。”
  “我尽量。”刘星图眯着眼睛看了看节目组在舞台上降下来的闪烁的灯光,从口袋里拿出眼镜来带上。
  两个人试了几轮,胜负比例差不多,基本上对半开。但刘星图总是不经意间打个哈欠,有点小小的走神。
  “困吗?”试玩完了之后张梦南把一杯咖啡塞到刘星图手里,强忍着不让自己也打哈欠。
  “有点。”刘星图接过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抿了一口,“昨天晚上复习的有点晚了。”
  “熬夜小心长不高。”张梦南拧开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
  刘星图捧着咖啡,仰起头看着站着的张梦南:“梦南哥,我不是小孩子啦。”
  那一瞬间,张梦南看到刘星图眼底闪过的光芒。
  正式录节目的时候张梦南觉得自己已经困到麻木了,连着表情也一并丧失了。记密码图的时候他不得不一遍一遍的重复观察着那些黑色的小点,强迫它们进入自己充满了困意的脑子里。
  所幸在点灯的前几轮这些都没有影响到他,反而是刘星图出了一个失误,被他反超过去。
  这孩子怎么了?最后一轮开始之前,张梦南担心的想着。
  最后一轮刘星图终于花时间看了看分布图,报出了自己选择的号码。当那个号码报出来之后,张梦南听到自己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号码几乎奠定了刘星图的败局。
  结果出来之前刘星图就笑了。张梦南看着那个表情,有点心疼。
  在刘星图离开的时候张梦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很难确定自己是为了刘星图的离开而伤心,还是为自己获得了下一个机会而庆幸。这个结果与他的想象比较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只能默默的看着刘星图灿烂的笑容。
  “抱一下。”刘星图再次主动的抱了抱张梦南,“我走了,你加油。”
  听到刘星图的话之后,所有复杂的感情都在张梦南心里沉淀成了一种难过。
  节目录完了之后张梦南又去了刘星图的房间。他去的时候刘星图正在收拾行李,把所有的衣服都塞到那个鼓鼓囊囊的行李箱里。
  “哎,你这样塞不对。”张梦南眼疾手快的制止了刘星图把一件衣服团成团塞进箱子的行为。 他蹲下来把衣服叠成板正的方形,然后平平整整的放到行李箱的空隙里。
  刘星图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喊了一句:“梦南哥。”
  “啊?”张梦南又把一件衣服拿出来叠好,帮刘星图放回到箱子里。
  刘星图抿了抿唇,还是笑了笑,说:“没事。你要加油啊。”
  “小孩儿。”张梦南仰着头,“回去了好好学习,听见了吗?”
  “听见啦。”刘星图点头,“我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
  “回家还是去加拿大?”张梦南没等刘星图回答,就自顾自的说,“明天早上八点,我送送你吧。”
  “行。”刘星图看着张梦南把自己乱七八糟的行李箱收拾的井井有条,“梦南哥,谢谢啊。”
  “不客气。”张梦南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梦南哥晚安。”
  “晚安。”
  第二天早上张梦南醒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多。他吃完了早饭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见曾新异喊他。
  “怎么?”张梦南诧异的看着曾新异递给他一个信封。
  曾新异把信封塞到张梦南手里:“刘星图今天一大早就走了,让我把这个给你。 ”
  “啊?”张梦南又吃了一惊,“走了吗?”
  “现在他估计都已经到了机场了。”曾新异回答。
  张梦南从床边坐下来,拆开那个白色的信封。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纸,上面只写了几句话。
  “梦南哥我先走了,就不等你了啊。谢谢你陪我录了节目,也给我收拾了行李。你特别好,所以你值得最好的。比赛加油。”
  底下连个落款也没有,看得出写的很匆忙。
  估计这孩子着急快点走。张梦南把信封叠好,放到自己的行李箱里。
  他拿出手机来找到刘星图的微信。两个人虽然是加了微信好友,但是一句话也没说过。
  也许刘星图不怎么用微信吧,连朋友圈也没发过几条。张梦南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对话框。
  “你就是最好的。”
  “星图,一路顺风。”
  
                                          【END】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