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舅夜】曾少年 上

&少年班优等生与差生的爱情故事
&国际三禁

  陈圣俊曾经想过,如果很久之前,自己没有接受那个邀请,没有来到少年班,没有来到中国,自己的结局又会怎么样。
  他想了很久很久,也想不出答案。
  那一年他十七岁,风尘仆仆的从韩国赶赴中国,成为了“天才计划”中少年新秀的一员。他曾为此感到过骄傲与不安。
  “天才计划”致力于打造一群智力顶尖的人才,让他们成为日后世界科技的支柱。 这是最顶尖少年们的比拼,但是每一年将会有十个人被遣返。校方以此来告诫这群心比天高的孩子们:在这里,要么努力,要么滚。
  陈圣俊是他们学校里惟一有资格来的人。临走前,全校的师生为他准备了一个盛大的晚会,老师和亲人们轮流给陈圣俊了一个拥抱,让他在中国要好好努力。
  陈圣俊曾经也被称为是天才少年,此时倒有些不以为意。
  他想,自己总不可能是最差的。
  直到第一天的入校考试,陈圣俊拿到题目的那一刹那,他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错的。
  一张试卷,他有将近一半的题目没有解答。
  第二天放榜时的成绩也毫无悬念:一百个人参加的考试,陈圣俊拿到的名次是97。
  这是陈圣俊长这么大以来拿到的最屈辱的成绩:倒数第三。
  他一直站在榜单前,看着许多张陌生的脸从自己身边走过,有人笑着,也有人哭了。
  陈圣俊没有表情。
  直到最后有一个个子小小的男生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用英语说:“分班仪式要开始了,一起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陈圣俊就这么听话的跟着这个陌生的男孩一起走了。
  到达大礼堂时,陈圣俊听见有人喊男生:“苏汉伟,你他妈怎么能考这么高啊?”
  对方说的中文,他听不懂,但是他倒是记住了男生的名字。
  苏汉伟。
  成绩榜上的第一名,与陈圣俊这个名字,差了整整96个人名。
  这大概才是所谓的天才吧。
  一百个少年被分成了两个班,分别对应着奇数名次和偶数名次。陈圣俊和苏汉伟毫无疑问的被分在同一个班里。
  “你叫陈圣俊啊。”苏汉伟坐在陈圣俊身边,看见被点到名字的陈圣俊面无表情的向老师举了举手,语气有些微妙。
  他没说出来那一句是:你就是考第九十七那个啊。
  陈圣俊瞥了苏汉伟一眼,没有说话。
  苏汉伟确定自己在这个男生眼睛里看到了难过。
  “咳,那咱们得赶快去教室了,马上还要发学习资料。”苏汉伟站起来,跟着人流往外走,扯了扯陈圣俊的衣袖。
  他的指尖碰到了陈圣俊的手腕。
  这是陈圣俊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感受到的最炽热的温度。
  之后的第一个星期简直是噩梦一般的七天。哪怕陈圣俊很努力的在理解老师的教授内容,但是那一串串字符仿佛已经失去了控制,嚣张的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在一群天才中间的陈圣俊只是个普通人。
  现在他只能努力。
  每天早上五点就赶到教室做题,晚上永远都是最晚离开教室,下课的时候陈圣俊也很少离开座位。他只能卑微的希冀着奇迹的降临,完成一个几乎不可实现的逆转。
  但是这种努力在很多同学眼里,都是可笑的。
  在第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当陈圣俊开始收拾自己的卷子准备回宿舍学习时,同宿舍的美国男生忽然说:“别努力了,傻子。”
  陈圣俊猛地抬起头来盯着那个男生。
  男生耸耸肩,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你够聪明?”一个带着点稚嫩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门口。苏汉伟晃晃手里的钥匙,语气很冷漠:“sb,该锁门了。”
  美国男生气的脸通红,扬起拳头就要招呼到苏汉伟的脸上。
  苏汉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一拳被陈圣俊稳稳的接下来。男生在陈圣俊面前矮了半头,看起来弱不禁风。
  “滚。”陈圣俊松开手。
  美国男生恨恨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转身跑了。
  这时陈圣俊原本想跟苏汉伟表达谢意,但是看到少年的目光,又觉得如果道谢就显得生疏了。
  沉默一直持续到苏汉伟把教室门锁好,转过身来,仰着头看陈圣俊:“你也是sb吗,让人家欺负啊?”
  陈圣俊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月色很好。陈圣俊想,后来他和苏汉伟这么多的牵扯,都怪这月色。
  第一次月考陈圣俊考了第八十九名,勉勉强强及了格。
  而苏汉伟,依旧是稳稳当当的第一名。
  陈圣俊已经对此感到麻木了。月考后成绩按名次排座位,他坐在最后一排,只能看见苏汉伟的发梢。
  这样的平淡一直延续到了期末。
  期末的时候气氛才算是最紧张。老师布置的考试内容是课题研究,把一百个人分成二十个小组,各自领一项实验去做。 最后老师会把每个小组的综合情况进行打分,分最低的两个小组淘汰出局。
  成绩优秀的同学有优先挑选组员的权力。
  陈圣俊近乎绝望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找好了组织。他也试图去找几个成绩差不多的同学来组队,但是无一例外的被拒绝。
  这时候如果能找到一个靠谱的小组,哪怕个人成绩差一点也有留下的可能。所有人都盘算着能找个好点的小组,根本不愿意跟成绩差的人组在一起。
  最后又是苏汉伟跑过来,说自己那里还差一个人,强行拉着陈圣俊完成了组队。
  哪怕只是个普通人都能看出来,这个位置是特意留下的。
  陈圣俊在组员签字的时候,难以描述自己复杂的心情。
  大概是庆幸,还有不甘心。
  嫉妒和自卑交织生长,爬满了陈圣俊的心脏。
  原本以为有苏汉伟在,这个实验应该很快就会完成,但事实上情况也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
  实验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出现了瓶颈。有一个测量数据无论如何都是不和谐的,尽管实验多次,这个位置依旧存在问题。
  那几天小组的五个人几乎都泡在实验室里,反复的尝试着。陈圣俊的黑眼圈重重的压在眼角下,显得憔悴而失魂落魄。
  苏汉伟看得于心不忍。
  “你歇会儿,我来。”他拍拍陈圣俊的肩,想让陈圣俊休息一下。
  陈圣俊第一次没有理苏汉伟。他固执的把操作步骤反复排查,像是孤注一掷,也或许就是放手一搏。
  这个实验数据最终是由陈圣俊测定出来的。当那个正确的结果得出来之后,陈圣俊瘫在椅子上,几乎没有力气喊苏汉伟过来看一眼。
  “厉害啊。”苏汉伟跑过来看着那个结果,正准备让陈圣俊赶快去休息,却听见身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陈圣俊歪着头,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灯光落在少年的脸上,显得有些可怜兮兮。但不知道为什么,苏汉伟觉得自己的心情仿佛在大起大落,欣喜和失落交替出现。
  他站在原地看着陈圣俊的脸,忽然落荒而逃。
  但是那种感觉又紧紧的包围着他,让苏汉伟无法逃脱。
  这大概是喜欢了。
  成绩出来的时候他们小组是得分最高的。苏汉伟开心的像是第一次拿第一,猛地跳起来抱紧了陈圣俊。
  陈圣俊也抱紧了苏汉伟。两个人享受着共同的喜悦,又各自怀着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从对方身上汲取着温度。
  这是陈圣俊在日后无数次回忆时,想起来最温暖的画面。
  他们在人群中相拥,一切也都是少年的模样。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