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银

往事重现

感觉……我就是在抄原著……
我只是想往里加狮松情节而已……
(来自小号的试探)


  引子
  在树根盘结的小小洞口前,几蓬枯草正被风吹得斜倒在地上。一只猫匆匆穿过幽暗的过道,钻进洞穴。
  一只灰色公猫正端坐在里面等他。
  “你来了,火星。”公猫喵声道。
  火焰色皮毛的猫甩了甩尾巴,恭敬的坐在灰色公猫前:“您找我有事吗?”
  灰猫凝视着火星,用嘶哑的声音对火星说:“火星,我得感谢你。你重建家园,拯救了迷失的族群。你比任何一只猫都要出色。”
  “没有必要道谢,”火星低头说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公猫点点头,侧头向一边,双耳直立起来。火星疑惑的侧头去听,却只听见了渺远的风声。
  “那是超越星族的声音。”公猫低低的叹气,混浊的双眸亮起一丝光来,“有个预言,火星。”
  火星紧张的挪动着步子:“您说什么?”
  “将有三只猫,你至亲的至亲,星权在握!”公猫的声音回荡在火星耳边,盘旋着落在叶子上。
  “请不要走,多告诉我一些!”火星站起身来,向公猫恳求道。
  公猫眨眨眼,仿佛刚从一场梦里惊醒。他也站起身来,尾巴尖拂过火星的肩膀:“很好,火星,你要记得我。”
  火星眼睁睁的看着公猫离开,自己的脚掌仿佛固定在了原地。
  他们,已经来了。
  一
  “小松鸦,快起来了!”小冬青风一般的从育婴室外冲进来,撞在了小松鸦的身上。
  小松鸦咕哝一声,从自己的窝里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苔藓。
  “小狮抢走了我的老鼠。”小冬青抱怨道。
  “没关系,我们可以抢回来。”小松鸦灵活的从巢穴里面钻出去,冲向了哥哥,把他扑倒在地上。
  小狮惊叫一声,被突如其来的小松鸦绊了一跤。但他很快稳住身体,伸出脚掌去击打小松鸦的耳朵,还把老鼠紧紧的护在身下。
  小冬青也跟着冲出巢穴,跟小松鸦一起围住小狮,把那只老鼠叼了起来。
  “看,它是我的了。”小冬青骄傲的宣布。
  “这不公平!”小狮抖松了皮毛,抗议道,“你们是两只猫!”
  “真正的武士可能会面对被好几名敌猫的围攻。”小松鸦松开哥哥,舔了舔脚掌,“你必须做好准备。”
  暴毛从三只幼崽身边走过,温和的说:“你们要尊重猎物,现在是秃叶季了。”
  他的声音隐含着指责。
  秃叶季对于每个族群来说都是一段很难熬的时间,因为它意味着没有食物和药草。现在每名武士都在努力的寻找猎物,好让族猫能够饱餐一顿。
  “对不起,暴毛。”小冬青说,“我们只是想练习一下狩猎技巧。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学徒了,不是吗?”
  “哦,也是。”暴毛的视线从三只小猫身上掠过,最后停在小松鸦身上。他用尾巴尖指了指空地上的猎物堆,对小冬青说:“你们可以再去猎物堆看一下,刚刚莓爪带回来了一只美味的松鼠。”
  小松鸦感受到了暴毛的目光,皮毛如同被松针扎了一般。为什么他们总觉得他不行呢!他很想愤怒的号叫,但他只是愤怒的踢踏着脚掌,重重的走开了。
  小狮追上弟弟,把尾巴搭在他身上:“小松鸦,你想吃松鼠吗?”
  小松鸦甩开哥哥的尾巴:“我不想。”
  小冬青也小步跑过来,跟小狮交换了一个眼神。“那我可以把这只老鼠让给你,你可以用它来练习你的狩猎技巧。我保证你可以像所有武士一样做得很好。”
  听啊。小松鸦很想嘲讽两句,不过他感到了从姐姐身上传来的不安。
  “那好吧。”他抽动一下鼻子,忽然闻到从猎物堆上飘来一股令猫作呕的臭味。小松鸦快步跑到猎物堆边,用爪子拖住了一只喜鹊。
  小冬青露出了恶心的表情。这只猎物的肚子上已经长满了蛆,显然已经不能吃了。
  “谢谢你,小松鸦。”叶池恰好从空地上走过去。她温柔的碰了碰小松鸦的耳朵:“你为我减少了好几位病号。”
  “了不起的嗅觉。”亮心在营地一边喊道。
  “这没什么。”小松鸦嘟哝着,“叶池,你需要我们去帮你采集药草吗?”
  “你们还不允许离开营地。”叶池叼起一只鸽子,含糊不清的回答,“等你们成为学徒之后,我会需要你们的。但现在你们得好好的呆在这里。”
  小松鸦正准备再辩解些什么,却听见猫凌乱的脚步声。透过草叶折断的声音,小松鸦听出了慌张。
  发生什么了?小松鸦顾不上叶池,侧耳去听巡逻队员们的话。
  蛛足停在了空地中央,刺掌就站在他身边。小松鸦听见蛛足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宣布:
  “我们的领地里有一只死狐狸!”
  二
  猫儿们迅速围了上去,把刺掌和蛛足留在中央。火星沉下嗓音,安抚道:“好了,蛛足,告诉我你看到的一切。”
  蛛足缓和下恐惧,提高音量好让所有猫都能听见:“我们的领地里有一只死狐狸,就在天橡树那边,是被陷阱杀死的。”
  “公狐狸还是母狐狸?”黑莓掌问道。
  “母的,还有奶水。”刺掌代替蛛足回答。
  “那说明可能还有幼崽。”火星猛地站起身来。
  “天呐,那幼崽怎么办?”黛西焦虑的看了看小狮他们,喵声道,“他们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黛西。”火星安慰了猫后,转头对黑莓掌说,“黑莓掌,你能安排几支队伍去赶走狐崽子吗?”
  “没问题,火星。”黑莓掌也站了起来,环顾四周道,“暴毛,溪儿,你们去营地外围;蜡毛,你守住入口。”
  “那我们呢?”亮心和云尾走到黑莓掌面前,“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你们和松鼠飞去影族边界,带上煤爪。”黑莓掌告诉他们,“小心陷阱。”
  “我和沙风去老雷鬼路看一看。”火星招呼上自己的伴侣,朝营地外飞奔而去。
  刺掌和蛛足被安排去天橡树附近,看看有没有可能追踪到狐狸的气味踪迹。
  他们的学徒也跟着离开了营地。
  小松鸦几乎能感觉到学徒们身上的兴奋。这不公平!他感觉自己的爪子在蠢蠢欲动。他们明明很快就可以成为学徒了!
  小狮跑到父亲面前,期待的问:“那我们可以干什么?”
  “你们啊……”黑莓掌俯下身舔了舔儿子的耳朵,“我安排你们守卫营地,一旦有狐狸的气味就马上告诉武士们,好吗?”
  小狮兴奋的竖起毛发,回到手足身边。
  “黑莓掌需要我们守卫营地。”他骄傲的宣布。
  “哦,你是鼠脑子吗?”小松鸦打断哥哥的话,嘶声说,“你觉得蜡毛会让狐崽子有靠近的机会吗?不可能!黑莓掌只是在敷衍你罢了!”
  “我还以为他真的需要我们呢。”小狮沮丧的放下竖起的尾巴。
  “我们可以去找到狐崽子。”小松鸦小声说。他激动的皮毛的刺痛起来:“我们可以在刺掌找到他们之前就把狐崽子们赶出去!”
  “那不符合武士守则。”小冬青不安的指出。
  “当我们成为拯救族群的英雄之后,有谁可以指责我们呢?”小松鸦不耐烦的说道,同时转头偏向小狮。
  “小松鸦说的没错。”小狮附和弟弟,“我们可以做到。小松鸦的嗅觉比任何一名武士都要好!”
  “那好吧。”小冬青嘟囔着。
  三只小猫从族猫方便的小路钻出了营地。风带着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小松鸦仰起头,深吸一口气,一种自豪从他的心里升腾起来。
  我们要去赶走狐崽子,保卫营地!
  三
  小狮仔细闻嗅着空气里的味道。他能感觉到小松鸦带的路没有错。他们可能会比巡逻队更先找到狐狸。力量似乎在他的脚掌里奔涌着,叫嚣着要经历一场战斗。
  “小心,前面有刺。”他强压下心里的感觉,出声提醒弟弟。小松鸦正沉迷与那些气味当中,根本没注意到面前的灌木丛。
  小狮把尾巴尖放到弟弟肩上,把他领向没有灌木的一边。
  “放开。”小松鸦抖落了小狮的尾巴,“我可以。”
  不,你根本没办法在关注狐崽子的气味的同时关注自己面前的灌木。小狮几乎要反驳小松鸦了。但当他看到弟弟不断抖动的尾巴尖时,他忽然意识到如果自己说了这话会给小松鸦造成多大的伤害。
  “等一下。”小冬青忽然停下了脚步。她用尾巴拦住了兄弟们的路,认真的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探探路。”
  “我跟你去。”小狮连忙主动请缨。
  “我们两个的话会惊动狐崽子的。”小冬青反对。
  “那就我去。”小狮坚持说,“我比你更好隐藏。”
  “那我呢?”小松鸦开口道。他抬眼朝向小狮,又问了一遍:“那我呢?”
  小狮和小冬青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保证在你到之前我们不会动狐崽子的。”小冬青喵呜道。
  小狮趁着妹妹陪在小松鸦身边,率先挤到蕨丛里面。钻过蕨丛,他看到了一个洞口。
  奶香味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小狮听见了狐崽子的声音,尖尖细细的,像是在哭叫着要食物。他没有再多待下去,沿着原路回到弟弟妹妹身边,向他们汇报了情况。
  小冬青还在犹豫。小狮不明白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那只是几只还没断奶的小崽子而已,完全没必要那么小心。他几乎听见刺掌的巡逻队正向这个方向赶来。
  “快点!”他催促着妹妹,“不然刺掌就会发现我们啦!”
  小松鸦率先钻进狐狸窝。小狮紧跟着弟弟。他得保证弟弟的安全,毕竟小松鸦并不像他和小冬青一般。而且在这片黑暗中,小松鸦的鼻子绝对能帮他们找到狐崽子所在的位置。
  三只小猫一起发出威胁的号叫声。直到狐崽子们站起来时,小狮才发现自己错的太离谱了。
  这些狐崽子中的任意一只都能把他们撕成碎片!
  小松鸦从小狮身边冲过去,向狐狸洞外飞奔。小冬青和小狮一前一后的向外逃命,狐崽子们火热的呼吸就跟在小狮的尾巴后面。
  “救命啊!”小狮一头扎进了蕨丛。他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只能寄希望于刺掌的巡逻队快点赶来。小冬青紧紧的跟在哥哥身后,也恐惧的尖叫起来。
  “星族啊!”
  小狮脚掌发疼,但他丝毫不敢减速。他和小冬青从刺掌身边冲过去,引得这名武士发出一声惊呼。
  “你们在干什么!”刺掌高呼一声,带着自己的学徒迎上了一只狐崽子。而蛛足和鼠爪则拦住了另一只狐崽子。学徒和武士们与狐狸缠斗在一起,发出愤怒的嘶叫。
  小狮一直向着不知名的方向跑着,直到黑莓掌一口叼住了小冬青的后颈,把她拽到自己身边。桦落也抓住了小狮的后颈,把他拽了回来。
  直到停下来,小狮才缓了口气。他看着父亲愤怒的眼睛,原本想说些什么,却大脑一片空白。
  “天啊!”他全身发抖,恐惧的看向妹妹,“小松鸦呢?”
  四
  小狮躺在自己的窝里,明明舒适又温暖,他却偏偏浑身发冷,脑海里不住的回放着见到小松鸦的情景:他的弟弟像一堆破烂不堪的皮毛一样堆在那里,了无生机。虽然知道了自己的弟弟并没有死、依旧好好的躺在巫医巢穴里面,他依旧无法让自己安心入睡。
  万一小松鸦死了呢?
  今天在空地上时,他亲耳听见黑莓掌和松鼠飞说,小松鸦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
  一只瞎眼的小猫又能干什么呢?
  他没有办法精准的判断敌猫的位置,没办法有力的还击,甚至没办法看清自己脚下的路。
  或许父母是对的,小松鸦不可能成为武士学徒。
  小冬青蹑手蹑脚的溜到小狮身边,用脚掌戳了戳他的脊背。
  “你干什么?”小狮压低了声音。
  小冬青从哥哥身边躺下,小声喵道:“我睡不着。”
  “我也是。”小狮叹了口气,把脚掌垫在下巴上,“小松鸦没事吧。”
  “叶池说他没事。”小冬青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
  “那就好。”小狮说,“我只是在想……”
  小冬青几乎立刻明白了小狮想说什么。“小松鸦一定会成为一名武士的。”她坚定的对哥哥说,声音有些尖锐,“我们是手足。你必须相信他。”
  如果连我们都不相信小松鸦,又有谁还能相信他呢?
  小狮心里充满了愧疚,为那一瞬间自己对弟弟的怀疑。
  这像是自己背叛了自己的手足一样。
  “小点声。”小狮蹭了蹭妹妹的肩,“你会吵醒香薇云的。”
  小冬青甩了一下尾巴。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小松鸦可以快点好起来。”小狮对妹妹说,语气坚定。
  就算小松鸦没有视觉又怎么样呢?
  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成为小松鸦的眼睛。

评论

热度(1)